閱讀歷史 |

ch pter 18(1 / 2)

加入書籤

任郅宸落地第一件事就是問張笑溪感覺如何,“我看你也沒有很害怕。”

“是還行,剛開始有點怕,後來就好多了。”

任郅宸說:“所以大多數時候都是自己嚇自己,真正嘗試過就知道,沒想象中那麼可怕。”

趙曉萌不願意聽大道理,催促二人趕緊走,“馬上中午了,餓著肚子我可玩不動!”

帶娃就是麻煩,一會兒累一會兒餓的,大人無時無刻不得遷就他。

他們來到踏瀑戲水的起點,聽工作人員講解安全注意事項、分發防護裝備。為防止滑倒,遊客們要統一換成草鞋,配戴頭盔。

草鞋很古樸,據說是純手工編製,張笑溪想,等遊玩結束記得帶回家,可以當做紀念品。

然後是自由組隊,每十來個人分配一名教練,隨身行李全部交由專車運至終點。從分好組的那刻起,趙曉萌就安生不下來,一心想著快些開始。

張笑溪忙著塗防曬霜,三亞的陽光不是蓋的,經常沒感覺到曬就被已經被曬傷。

見任郅宸看她,張笑溪問:"你要不要塗?"

"怎麼用?有效果嗎?"

"就像塗麵霜一樣啊,暴露在外麵的皮膚都抹一層,至於效果,反正比裸奔強。"

任郅宸險些笑噴:"我可沒有裸奔。"

雖然漫畫裡張笑溪喜歡高冷的男人,但現實中更中意暖男,任郅宸就是,笑起來愈發像個能照散一切陰霾的小太陽。

張笑溪擠一坨在任郅宸掌心,"還是要用的,我之前在水世界玩水,才一小會兒而已,就被曬出分界線。"

她又問趙曉萌要不要,小男孩哪裡肯,"我還想曬黑呢,像泰格伍茲那樣。"

會參與這個項目的都是年輕人,趙曉萌很快結識到新夥伴,一個比他大兩歲的男孩。他們約定做彼此的拍檔。

第一關人猿泰山張笑溪直接繞道,她無法想象在任郅宸麵前像隻大猩猩一樣掛在繩索上蕩過河麵,他會做何感想。而任郅辰,不曉得是為陪張笑溪,還是也有偶像包袱,同樣選擇旁邊棧道步行過去。

趙曉萌同學意外落水,從頭到腳濕個精光,卻笑得像個傻子。

雨林裡有陽光的地方很熱,到了陰涼地風一吹又冷要命,任郅宸擔心小孩兒感冒,讓他先把衣服晾乾再接著玩,趙曉萌非不肯。

他把t恤脫下來用力一擰,再拎手裡抖兩下,"差不多了。"

任郅宸無語:"耍什麼帥,感冒我可不管你。"

趙曉萌說:"我身體好著呢,不要你管。"

張笑溪有些被嚇到,她以為真如趙曉萌說的那樣,都是小兒科,結果第一關就這麼難。

現在退出可還來得及?

"快來,咱們上獨木橋!"

在她偷偷打退堂鼓的時候,趙曉萌已經在第二關起點等著,張笑溪硬著頭皮跟上,心中瘋狂祈禱:"千萬彆掉下去,我怕水啊!"

這個獨木橋比普通的獨木橋難得多,是不固定的,大家一起走的時候會三百六十度滾動,而你能扶的隻有從起點拉的終點的兩根長繩。

兄弟倆還算體貼,一前一後把張笑溪護在中間,可所有人都是泥菩薩過江,起不到多大用處。

張笑溪快哭了,腳下的水有些渾濁,看不到底,讓她想起張濤推她落水的那條河。

"你還好嗎?"任郅宸在後麵關切地問。

"我好害怕。"張笑溪帶著顫音回答,人在麵臨恐懼時,哪還有工夫顧及形象。

"我扶著你?"

對方到底是年輕女孩子,任郅宸不能隨便上手,見張笑溪狂點頭,他才用右手托住她的腰:"彆看腳下,跟著大家走,就算掉下去還有我,我會救你。"

這樣堅持了一段距離,前麵兩個學生突然身子一扭摔了出去,濺起好大的浪花。

救生員一手一個將人拉出水麵,兩人抹把臉開始狂笑。

張笑溪簡直懷疑那倆家夥是故意的,他們摔下去沒事,可害慘了上麵的人,個個像扭麻花似的拚儘全力穩住。

任郅宸也加了幾分力道,他的掌心很熱,危機情況下,張笑溪根本無暇思考,鬆開一隻手抓緊他的手臂。

管他什麼男女有彆,我隻要好好的彆掉水裡。

"哈哈哈,太刺激了!"趙曉萌回過頭對張笑溪說:"就這樣才好玩對不對?"

張笑溪臉苦成一大把,心說好玩個屁咧,我隻想快點結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