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20(1 / 2)

加入書籤

任老師歎氣,如今的孩子越來越難帶。

什麼叫他心歪啊?單身狗想努力脫單有錯嗎?

任郅宸從沒如此認真地想追過誰,張笑溪行事一板一眼,搞得他也不得不慎重對待,就算最後不是好的結局,任郅宸也希望受傷的是他,不能讓她傷心難過。

氣球是趙曉萌挑的,其中一袋是卡通形狀,吹足氣就變成兔子、狗狗等動物頭;還有一袋是普通的彩色氣球,熊孩子一口氣打一大堆,全散落在地上。

任郅宸沒留神踩炸一個,發出"嘭"地一聲巨響,兩人麵麵相覷,趙曉萌想到個損招:"除夕夜不允許放鞭炮,我們戳氣球怎樣?聽起來也熱鬨。"

"你不怕被隔壁投訴就行。"

"誰那麼討厭?自己不過節也不讓彆人好好過。"

任郅宸教導他,做事要多替彆人著想,不能想乾啥就乾啥,"自私自利的人在社會上混沒有出路。"

趙曉萌歪著腦袋假意掏耳朵:"能不能彆無時無刻不記著你是老師?"

倆兄弟忙活一個多小時才完工,驗收成果時任郅宸挺滿意,但又覺得還缺少點什麼,"明天我早起去買束花擺在客廳就完美了。"

趙曉萌掩嘴打個哈欠:"要去你去,我反正起不來。"

小學高年級課業也緊張,彆看小趙同學這會兒玩得瀟灑,回家還有好多作業等著呢。任郅宸走過去摟住趙曉萌的肩膀:"好了,回房讓你玩遊戲,明早隨你睡到幾點。"

小孩兒得寸進尺:"起床時動作輕點,彆吵醒我。"

"你對自己有什麼誤解?地震都吵不醒你好吧!"

兩人嘻嘻哈哈往回走,張笑溪對一切渾然不知,看完貓咖老板發來蓋蓋的視頻後,她靠在沙發上邊敷麵膜邊看電視劇。

如今偶像劇拍得越來越奇葩,張笑溪硬著頭皮刷完一集,覺得智商和心靈同時受到了傷害。

儘管她也是織夢人,她的作品裡卻從來不會出現過分誇張的人設,而且真人永遠無法完全演繹出紙片人的魅力。

"男主哪裡是偏執狂,明明是神經病、猥瑣男。"

張笑溪把麵膜揭下來扔進垃圾桶,到衛生間洗臉,照鏡子時才發現,肉眼可見地又黑了一些。

三亞的陽光啊,就是這麼防不勝防。

洗漱完躺床上玩手機,偷摸窺探任郅宸的朋友圈。以前張笑溪沒有翻看朋友圈的習慣,她的朋友圈太冷清,好幾天沒動靜是常事。

任郅宸也不常發,可能是這些天在外旅行,才時不時分享些照片。

張笑溪逐條看下來,大部分都是風景照,偶爾出現兩張他和趙曉萌的合影。

今天明明是他們三個一起玩,她卻像個隱形人一樣,張笑溪微微有些傷感。

不過她心裡清楚,怪不得任郅宸,你與人家非親非故,有什麼權利要求在朋友圈留下印記?

在張笑溪準備退出看會漫畫就睡覺時,突然跳出一條新的,任郅宸分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如何向喜歡的女孩子表白。

光這個標題就讓張笑溪心梗得睡意全無,他有喜歡的女生?為什麼從沒聽他提起過?

也是,你又沒問,他乾嘛主動說或許正處在曖昧階段呢。那他乾嘛對我……

張笑溪快醒醒,人家怎麼你了?待人熱情有錯嗎?是你自己非要胡思亂想!

一萬種念頭在腦袋裡來回衝撞,忽然間,她不那麼期待明天的除夕之夜了。

張笑溪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發呆,敏感又愛幻想的女生,對方還沒怎樣,她已經腦補完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眼下就是悲催的失戀時刻。

偏偏陸和平也不消停,打電話來問張笑溪在哪,"我回家過年經過S城,能不能見個麵?"

"笑笑,我想你了。"

"哦,我在三亞,不在家。"

陸和平不知道抽的什麼風,啞著嗓子央求:"笑笑,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張笑溪懷疑她耳朵有問題,下意識地問:"你喝醉了?"

他在S城有不少同學同事,從外地回來聚聚很正常。當初為追求大好前程拋下她遠走高飛的是他,指責她不願意在愛情裡犧牲的也是他,突然求複合是什麼鬼?

“我沒喝酒,笑笑,我就在家門口,你能不能開下門,我想和你談談。”

"走之前不是都談過了嗎?我真不在家,在度假。"

“那你幾號回來?”陸和平鍥而不舍地追問。

張笑溪心底升起一股厭煩情緒,她不會說重話,即便生氣語調也是溫柔的,“不確定幾號,我和你……沒什麼可談的,都過去了。”

陸和平沉默一會兒,掛斷了電話。

因為兩個小插曲,張笑溪輾轉反側許久。她睡前不能想事兒,有時熬夜畫畫,陷入劇情中徹夜難眠也是常有的。

陸和平為什麼會回頭?張笑溪不信他對自己還有感情,就算有,她也不可能接受。

曾經她以為有陸和平在,好歹有個依靠,可事實證明誰都靠不住,到頭來還得靠自己。

何況離開他的日子也不壞,不用事事為另一個人考慮,想怎樣就怎樣,寂寞是會有一點,和蓋蓋玩玩鬨鬨就煙消雲散了。

呃,複合的話,陸和平肯定會要求把蓋蓋送走,他不是會為她妥協的人,所以,為了蓋蓋也要堅持。

張笑溪把手機裡小胖子的照片翻了個遍,心滿意足地關燈,任老師喜歡彆人也沒關係,我有蓋蓋就足夠了。

第二天搬到親子套房,張笑溪著實吃了一驚,如果不是到處貼著福字掛著氣球,她還以為有人要過生日。

"是酒店幫忙預備的嗎?"

趙曉萌斜自家表哥一眼,意思再明顯不過:做再多不告訴她也沒有用。

任郅宸說:"我和萌萌弄的,在外麵過年也要有過年的樣子。"

張笑溪覺得不好意思:"怎麼不叫我一起?"

"你昨天看起來好累,想讓你好好休息。彆站著,先分配房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