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22(1 / 2)

加入書籤

張笑溪像毫無防備被揪起來答題的學生,懵頭懵腦不知道說什麼好。

她向來對通電話有種本能的排斥,能打字絕不發語音,想到那頭是個陌生人,瞬間失聲。

奇怪的是對方也一言不發,活像在和她比賽誰更有耐心,張笑溪靈光一閃,把手機舉到麵前……

好家夥,根本沒在通話!

任郅宸樂不可支,“你也太好騙了。”

趙曉萌倍感無語,兩個大人在他麵前玩這麼幼稚的遊戲,“無不無聊。”

任郅宸不理會小屁孩,對張笑溪說:“你又沒正式答應,我怎麼可能和朋友吹噓,那樣是不尊重女生。”

話雖暖心,張笑溪卻笑不出來,她剛才的反應,跟默認沒兩樣,而且,好像一點不反感他開那種玩笑。

趙曉萌以受害者的身份提醒張笑溪:“我哥最會捉弄人,小時候他還把用過的尿不濕套我頭上……”

可能覺得有損形象,任郅宸不讓趙曉萌說,趙曉萌偏要泄密:“往我嘴裡塞檸檬片的是不是你?反正我發過誓,等你有兒子,也讓他嘗嘗被耍的滋味!”

任郅宸挑挑眉:“你沒希望了,我這輩子肯定生女兒。”

鍋底開了,張笑溪假借燙菜遠離兄弟二人的紛爭。羊肉卷涮兩分鐘就熟透了,她一股腦兒全添到趙曉萌的碗裡。

任郅宸孩子氣地爭寵:“怎麼不給我?我也餓。”

“哦,稍等一下。”

任郅宸卻一把搶過漏勺,:“算了,我來,你等著吃現成的吧。”

張笑溪生平頭一次被人全程照顧著吃火鍋,想要什麼動動嘴就行,甚至僅一個眼神他就秒懂。

怪不得世人貪戀權勢,奴役彆人的感覺,棒極了。

其後兩日分彆去天涯海角和蜈支洲島,幸好任郅宸租了車,不然張笑溪根本沒打算跑那麼遠。

他好像忘了那天夜裡說過的話,沒有強迫張笑溪給答案,依舊朋友似的相處,隻是較之前待她更寬容體貼。

活了二十多年,張笑溪沒遇見過對自己這麼好的人,她偶爾會想,也許苦儘甘來了,任郅宸是上天對她的補償。

回程票張笑溪定的年初五,比兄弟倆早一天,因為實在沒啥好玩的,任郅宸乾脆改簽到和張笑溪同一班。

“我車停在機場,可以送你回家。”

如此又解決張笑溪一個大難題,春節期間在機場打出租可不是件容易事。

她做好乘地鐵的準備,紀念品和特產都沒敢買太多,怕拎不動,現在有任郅宸和趙曉萌當免費勞力,張笑溪又去免稅店掃了趟貨。

趁任郅宸給趙曉萌選鞋的機會,張笑溪找借口溜到隔壁,給任郅宸買了條羊絨圍巾。

刷卡時她有些肉痛,但想到蹭了他好幾晚免費酒店,再幻想一番他係上圍巾的樣子,張笑溪覺得挺值。

他冬天愛穿大衣,搭圍巾不要太帥。

收到禮物時,任郅宸滿臉驚喜:“Burberry,你眼光不錯呦~”

張笑溪雖說對男裝品牌不甚了解,從他日常穿著打扮也看得出來,任老師不差錢,再者說,送便宜貨她也拿不出手。

任郅宸誠心道謝,張笑溪不好意思地說:“我跟著你們白吃白住,該說謝謝的是我。”

“客氣什麼,”任郅宸把圍巾仔細裝好,“等回S城我就戴上。”

資深電燈泡趙曉萌同學在旁邊跺跺腳:“能回去了嗎?我實在逛不動了。”

在三亞的最後一晚,張笑溪很晚才睡,想到要離開就滿心不舍。這個年過得好似一場夢,好怕明天早上醒來,一切又回歸到老樣子:

她沒有養一隻叫蓋蓋的胖加菲,隔壁沒有住著任郅宸,也沒有認識一個叫趙曉萌的小男孩。

沒人喜歡她,沒人認識她,孤身一人在S城漂泊,以後還將繼續孤獨下去。

張笑溪拿過手機,點開任郅宸的頭像,告訴自己彆胡思亂想,他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在除夕夜親口問過她,要不要做他女朋友。

張笑溪決定勇敢一次,美好的感情值得人奮不顧身,她顫抖著打出一句話,做了半天心理建設才敢點發送。

“任老師,你那晚說的話,還算數嗎?”

任郅宸正靠在床頭刷新聞,收到訊息一時沒反應過來,反手回複一個問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