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29(1 / 2)

加入書籤

張笑溪不信世間有什麼能永恒不變,陸和平追求她時也曾對天發誓,會永遠愛她,甚至分手後還假惺惺地來一句,願意做她永遠的朋友。

結果呢,全是廢話。

但對任郅宸,張笑溪樂意破例相信一次。

他剛搬來的那些天,兩人著實過了段神仙眷侶般的好日子。白天任郅宸去學校,張笑溪就窩在家裡畫畫。

不知是不是三次元戀情甜蜜的緣故,新漫從起筆就格外順利,她將一話草稿連同大綱報給編輯,很快便收到過審通知。

傍晚任郅宸下班回來,要麼到張笑溪這兒蹭飯,要麼開車載她走街串巷,品嘗S城的特色美食。

不論出不出門,喵主子們反正都要聚在一起狂歡。在三小隻的關係中,布布是當之無愧的大哥,囧囧是二哥,蓋蓋是小弟。

張笑溪頭回直觀感受到貓社會的等級關係是在任郅宸家,他在客廳加裝一個豪華實木貓爬架,布布占據最上方視野最廣闊的位置,中間的透明貓窩則是囧囧的棲息地。

蓋蓋好奇心盛,老想跳到高處看看,被布布和囧囧發現就會吼它,一來二去,小胖子也認可了,最下麵的小窩才是它的。

任郅宸說話算話,給張笑溪辦了張出入證,可以自由進出校園。

因為K大隻有周末和節假日允許市民參觀,有了這張出入證,加上課表,張笑溪可以很方便地蹭課。

每所大學都存在跨院係蹭課的情況,尤其公開課,老師壓根不會管。張笑溪長得顯小,好幾次臨座的男生問她,是哪個專業的學妹。

K大以工科稱雄,男女比例嚴重失衡,難得遇見一位嬌俏可人的小學妹,大家自然爭先恐後地套近乎。

張笑溪將這事兒當笑話講給任郅宸聽,他佯裝吃醋,"看來不應該讓你去學校,等於送羊入虎口呀。"

張笑溪說,"我隻做任老師一個人的小綿羊。"

回應她的,是濃情的熱吻。

沒過多久,任郅宸的學生都得知老師戀愛的消息,課上起哄問什麼時候吃到他和師娘的喜糖。

任郅宸答,暫時不確定,但在你們畢業前應該沒問題。學生們又說,再過一個月左右K大的櫻花就該開了,到時一定記得帶小師娘來賞櫻。

K大櫻花是S城一景,每逢花期都會上頭條的那種,但任郅宸從未留意過,經學生一提醒,他倒是記在了心上。

早春的氣息漸漸在城市裡鋪展開,河岸垂柳長出翠綠的嫩芽,紫荊花在光禿禿的棕黑枝乾上綻放出深紫的細蕊。有了花,城市不再荒涼蕭索,一派熱鬨氣息。

每成功捱過一個冬日,張笑溪就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四季之中她最喜歡夏天,夏裝普遍不貴且花樣繁多,還可以吹著空調吃冰淇淋。

其次便是春天,春暖花開,萬物複蘇,充滿希望。

張笑溪以為,她已把過去拋諸身後,即將擁有全新的未來,然而父親張楓林的意外出現,戳破她所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張楓林在警察的指引下氣勢洶洶找上門時,張笑溪剛喂完蓋蓋,站在水池邊洗手準備做午飯。

任郅宸到外地出差去了,據說是帶學生參加全國性比賽,要在首都呆一周左右。聽到門鈴聲,張笑溪當是快遞小哥,還疑惑自己最近好像沒網購什麼大件物品。

她從貓眼裡向外望,看到一位身穿製服的中年警察。長到這麼大,張笑溪從未和警察叔叔打過交道,不由得心中一緊。

她把門拉開一條縫,警察先做番自我介紹,說他是負責這片的街道民警,然後問:"張笑溪是住這兒麼"

張笑溪幾不可聞地應一聲,警察微微側身,露出身後矮小精乾的男人:"你爸來找你了。"

聽到“爸”這個字的瞬間,張笑溪血液凝固,僵在原地。

她的藏身之所,還是被他們找到了。張笑溪心知這是遲早的事,血緣關係不可能人為切斷,隻沒料想這一天來得這樣快。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