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31(1 / 2)

加入書籤

萌寵不知主人心事,蓋蓋在客棧過得不要太快活,與新夥伴追逐打鬨,還學會了□□。

老式院牆足有一條人多高,小家夥以拐角的垃圾桶做墊腳石,縱身一躍,輕而易舉就跳到牆頭上。

它喜歡亦步亦趨地跟在大貓身後,沿著院牆來回走,活像領主在巡視他的疆域。

客棧所有的貓咪中,與蓋蓋相處最和諧的正是那隻大黑。大黑外表凶悍,內心卻十分柔軟,蓋蓋尾隨著它,頗有些狐假虎威的意思。

偶爾有大貓對蓋蓋伸爪子,大黑總是第一時間趕到,將小胖子護在身後。

老板說,大黑是在去年一個雪夜裡領著它的崽崽來客棧投奔他們的。母子倆大概在外麵流浪很久,都落得一身病,且瘦得皮包骨,經過好幾天的精心救治,崽崽還是不幸回了喵星。

"大黑恐怕把蓋蓋當成它的孩子了,儘管它倆長得一點都不像。"

張笑溪覺得貓的世界裡,應該也講究眼緣或者審美。大黑與蓋蓋隻是有緣分,不見得是母愛發作。

母貓通常在小奶貓三四個月的時候,就不再帶它,而是趕走它,讓它獨立生活。

不論真實緣由是什麼,把蓋蓋安頓好,張笑溪可以專心忙正事。畫畫的裝備沒帶出來,她隻能用紙筆打草稿。

這家客棧餐廳麵積挺大,提供三明治、果汁、奶茶等冷餐,還兼做書房和電影院。書是兩位老板旅行時精心搜集的,各國語言各種類型都有。

電影院和任郅宸家一樣,裝了投影儀和音響,巧的是,張笑溪午後過來時,正在播放宮崎駿的動畫。

張笑溪坐在書房的長條桌前,時不時走神。她想起那晚和任郅宸一起看《哈爾的移動城堡》。

蘇菲有哈爾守護,她呢?

算了,煩惱永遠得自己麵對。"畫畫賺錢,賺很多很多錢,人生百分之九十的煩惱,都可以用錢解決。"

老板送飲料過來,看見張笑溪繪畫本上的線稿,問:"你是畫師?"

張笑溪謙虛道:"算不上,不過我的工作和繪畫相關。"

"太好了,能不能麻煩你幫個忙?我一直想在院牆上畫我家的貓,顏料刷子都買好了,可惜我和男朋友都沒有繪畫細胞。"

畫貓咪並不是什麼難事,如果要求不是太高的話。

女老板為人大方豪爽,"可以的話,你這幾天的住宿費全免。"

張笑溪覺得,畫畫不過舉手之勞,不值那麼高的報酬,她謝過老板的好意,說幫他們畫可以,住宿費照付。

"嗨呀,你也彆客氣,我和男朋友開客棧不為賺錢,他有本職工作,我呢討厭朝九晚五被困在格子間裡,更喜歡自由自在。”

“乾這行能結交來自五湖四海的驢友,遇見形形色色的陌生人,我們現在也算是朋友啦,對不對?"

人家以朋友相稱,張笑溪自然沒理由不答應。說乾就乾,把飲料喝完,東西放回客房,她和女老板係上圍裙開始在牆上作畫。

"有什麼具體要求沒?"

"萌一點,調皮一點,能看得出是我們家哪隻貓就行。"

客棧養著三隻狸花,一隻奶牛貓、兩隻胖橘,再有就是大黑。張笑溪先在院牆頂上勾出奶牛貓的臉,把比較難的眼睛畫完,由老板給身體塗色。

她蹲下來畫另外的喵,小狸花肚皮朝天,用兩隻前爪捕捉偶然經過的蝴蝶。

原本張笑溪有些悶悶的,這會兒沐浴在午後暖陽下,和老板邊聊天邊畫畫,心情豁然開朗。

"這樣行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