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33(1 / 2)

加入書籤

“有沒有人形容過你像貓?”

“沒有呀。”

張笑溪被自己的嗓音嚇一跳,許是被親得氣息不穩的緣故,聽起來格外綿軟,倒真像隻撒嬌邀寵的貓兒。

任郅宸擁著她,發自肺腑地感慨,“從認識你那天我就發現,你總是格外小心謹慎,輕易不信任彆人。不過一旦付出真心,就是百分百。”

“這和貓不是很像嗎?”

張笑溪恨不得學貓咕嚕兩聲,可惜她做不到,沒有貓爺那本事,隻能把臉埋在任郅宸胸前蹭蹭。

“任老師把我當貓養啊?”

“不,我拿你當小公主。”

“公主”這詞兒離張笑溪太遙遠,她打小就不做公主夢。但任郅宸的話仍觸動她內心某個隱秘的角落。

哪個女生不想當公主,被男朋友無條件寵愛著呢?

“想好晚上吃什麼了嗎?”

為免任郅宸帶她去些高消費的餐廳,張笑溪提議吃老北京涮羊肉,“我在S城試過幾家,都不夠正宗。”

任郅宸表示懷疑,“你是真饞涮羊肉,還是想幫我省錢?”

“不為省錢,難道涮羊肉不香嗎?”

女朋友都這樣說了,任郅宸沒理由不答應。他們原路折返,手牽手站在巷子口等出租。

學生時代的張笑溪老實且自卑,儘管也曾被男生表白過,卻都因為她的躲閃無疾而終。

走出校園後在街角、車站遇見牽手或擁抱的學生情侶,她都會滿心羨慕,那個年紀的愛慕才最純粹呀,可惜她這輩子再沒機會經曆。

眼下手被任郅宸緊握著,她忍不住幻想,任老師的學生時代是怎樣的,學習好顏值高,肯定是校草級的存在,站到領獎台上輕鬆迷倒一大票小女生……

"發什麼呆?”

任郅宸輕輕撓撓女朋友的手心。

張笑溪收回思緒,問:"你不用陪學生也可以嗎?”

"當然,比賽已經結束了,他們約好這個周末去爬長城,我不想跟一幫小年輕自虐。"

張笑溪扭過臉打量他,一身休閒裝,精神又利落,與大學生並無多大分彆,"你和學生在一起,彆人應該一眼認不出你是老師吧?”

"能啊,我待他們很凶的。"

"吹牛。"

明明他們都哥們兒似的稱呼你老任。

任郅宸堅稱他在課堂上是位嚴師,"嚴師出高徒。"

他意有所指地補充一句:"我的溫柔隻對喜歡的人。"

出租車到了,任郅宸不忘紳士地替張笑溪開車門,他向司機報了餐廳名號,師傅了然地笑笑:"這個點去得等位啊。"

"沒關係,我們有的是時間。"

旅行的樂趣正在於,可以花大把時間候一餐美食。

正宗的老北京涮羊肉講究銅鍋炭火配麻醬,羊肉卷薄如紙,肥瘦適宜,涮一分鐘就能熟透。

讀大學時張笑溪就好這口,無奈彼時囊中羞澀,逢年過節才能和室友們湊錢搓上一頓。

經過漫長的等待,終得滿足時,她爽得眼睛都眯起來,任郅宸瞧著覺得好笑。

"真有那麼好吃?”

"嗯,等會加兩個麻醬燒餅吧。"

任郅宸本來不怎樣餓,張笑溪這個吃法倒勾起他的食欲,兩人成功消滅掉好幾盤牛羊肉。

因為實在吃得太撐,張笑溪提議散會步再叫車,正好欣賞下沿途的夜景。

晚風夾雜著涼意,送來若有似無的花香,張笑溪十分慶幸,用這種方式將美好的夜晚拉長。

他們邊走邊聊天,望著不遠處的高樓大廈,張笑溪問:"任老師有沒有想過到一線城市發展?”

"我可能比較戀舊,家在S城,母校也在那裡,還有許多誌同道合的朋友,不願到陌生的地方打拚。"

也對,有能耐的人無論在哪裡都能過得有滋有味。

"你呢?”任郅宸問張笑溪,"怎麼想到在S城安家?”

"第一份工作簽在那,後來懶得搬,反正我住哪都一樣。"

"得感謝你隨遇而安的性子,不然我也沒機會認識你。"任郅宸停下腳步,直視張笑溪的眼睛,鄭重地說。

"不出意外的話,我這輩子都會在K大當老師,收入嘛,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養家糊口肯定沒問題。"

張笑溪似乎預感到什麼,心臟砰砰跳的厲害,垂下頭小聲嘟噥,"怎麼突然跟我說這個?”

任郅宸不許她躲,抬起她的下巴逼她與自己對視,"笑笑,你願意把餘生交給我,在S城一起生活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