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34(1 / 2)

加入書籤

張笑溪以為這個在異鄉的夜晚,她與任郅宸之間會發生些什麼。結果等各自洗漱完畢,看了會電視,任老師分配好臥房歸屬,便叮囑張笑溪早點休息。

“明天陪你去看美術展,估計要走不少路。”

按理說,能在首都辦展的畫家都是已經混出名號的,票得提前好久預定,而張笑溪是臨時起意過來的,任郅宸不可能事先預備好。

她將心中疑惑問出口,任郅宸解釋,“還是拜托借房子的那位叔叔搞的票,他不是做室內設計的嘛,與畫家算半個同行。”

張笑溪主要怕任郅宸花高價買彆人轉賣的票,知道不是便放下心來。

她這間臥室很大,僅擺套實木床和床頭櫃,以及一個四開門衣櫃,顯得空曠極了。張笑溪睡慣了小房間,冷不丁換個大的,還有點不適應。

裹著被子翻來覆去,回想任郅宸說想與她共度餘生的情景,張笑溪心裡甜澀雜糅。

世間幸福的女孩子千千萬,為什麼就不能多她一個呢?她願用十年壽命,換一個正常家庭,不必多富有,父母恩愛,對她沒那麼殘忍就足夠了。

翌日清晨,任郅宸領張笑溪出門吃早餐,說他在巷子裡發現家店蠻有意思,賣一種叫“貓仔粥”的食物。

“我上網查了,好像是福建那邊的特產。”

張笑溪沒去過南方城市,自然也沒聽過貓仔粥的名號。任郅宸把網上看來的介紹講給她聽,叫貓仔粥其實是有典故的。

“說是古時候有位少爺和家裡的婢女真心相愛,卻遭到老夫人的極力反對。她把婢女關在柴房裡,每天隻給些餿了的剩飯剩菜。”

“少爺看到了非常心疼,偷偷溜到廚房給心上人煮粥,被老夫人發現了,就騙母親說是煮給他的貓吃的。因為粥裡放的都是海鮮、魚片那些,老夫人便沒有懷疑。”

張笑溪彎起嘴角,“最後肯定是好的結局吧?”

民間故事都愛以Happyending收尾,如果是悲劇,這個粥大約也成不了特產。

“對,大少爺平時也是嬌生慣養的,為了煮這個粥,弄得手上全是傷。”

“後來送粥時被老夫人捉個現行,也沒有怪罪他們,而是被兩人的真情所感動,答應了他們的婚事。”

張笑溪轉過臉對任郅宸說:“那隻貓肯定沒想到,它能助主人成就一段好姻緣。”

這日空氣質量優良,晨光暖洋洋的,照得她眼睛微微眯起,能看得清臉頰上細細的絨毛。

任郅宸忍不住抬手去摸,觸感滑不溜丟,像批上好的綢緞,“我們去喝貓仔粥,希望也能求來一段好姻緣。”

他目光堅定,沒有半分開玩笑的意思。

張笑溪後退一步,壓下心頭泛起的酸澀,打趣道:“我長這麼大頭一回聽說喝粥可以求姻緣。”

任郅宸說:“心誠則靈。”

萬幸粥的味道沒讓他們失望,張笑溪想,衝著可愛喵星人的旗號,廚師也不好意思做得不好吃吧?

“任老師喜歡吃貓耳朵嗎?”品著貓仔粥,張笑溪不由得聯想到另一個與貓有關的零食。

“那是什麼?”

“啊?你沒聽過?”

任郅宸搖搖頭。

“一種油炸的麵片,因為形狀花紋像貓的耳朵,就以此命名嘍。”

貓耳朵曾是張笑溪兒時的最愛,香甜酥脆,關鍵價格便宜。如今隻能在超市自製麵點區找得到,幾塊錢一大袋。

男人普遍不怎樣吃零食,就算吃,任郅宸大概也不會留意到這種油炸的不健康食品,沒聽過不足為奇。

“等回去你買點,我到你那嘗嘗。”

“想吃為什麼不自己買?”

任郅宸笑女朋友是小氣鬼,“我家零食都由我媽負責,當然,錢是我爸出。你買,我給你發紅包總行吧?”

說到做到,他拿過手機,當場給張笑溪發個521。

張笑溪哪裡肯收,想著等時間過了自動退回。任郅宸說,笑笑你是不是真不懂,男人給女朋友花錢是最幸福的事,“不要剝奪我追求幸福的權利呀。”

搞得好像不收就是張笑溪的錯,是她對不起他,服了服了,張笑溪戰戰兢兢點了領取紅包。

“你下半輩子的貓耳朵,我包了。”

任郅宸促狹地笑:“隻包貓耳朵嗎?不如我的人你也包了吧?”

張笑溪的臉,比碗裡煮熟的蝦子還紅。

如果說她談戀愛的段位是1,任郅宸至少已經達到10級,絕對的高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