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ch pter 36(1 / 2)

加入書籤

任郅宸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囧囧剛被撿回來時,每夜瘋狂扒門,祈求上床與他同睡的情形。

女孩與那隻曾被主人殘忍拋棄過的貓類似,目光膽怯又執拗,好像他不答應,她就要在門外站到天荒地老。

“睡不著還是……”

怕張笑溪為難,任郅宸索性不問東問西,往旁邊一讓,“進來吧。”

他的筆記本電腦還亮著,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外文,看樣子是在工作,張笑溪頓住腳步,“要不我等會兒再來?”

“不用,我正打算關機休息。”

深更半夜主動送上門,張笑溪覺得不論她如何遮掩,都似揣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她以龜速走到床邊,連坐下都不好意思,就乾杵著看任郅宸關上電腦,然後到客廳給她倒來杯溫水。

“頭還疼嗎?”

“不了。”

“還在為家裡的事煩心?”

“沒,就是有點想念蓋蓋。”

果然還是小孩兒心性,任郅宸失笑,“明天中午不就回去了?它在那有貓兒一起玩耍,說不定樂不思蜀呢。”

張笑溪隻稍稍喝兩口潤潤嗓子,怕起夜便把杯子擱到床頭櫃上。完蛋,接下來怎麼辦?總不能大眼瞪小眼吧?

她與陸和平在一起,該發生的都發生過,從未有哪刻緊張成這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愣著乾嘛?彆告訴我你不是來睡覺的哦。”

眼前驟然一暗,任郅宸把頂燈關了,隻留床頭的小夜燈,昏昏黃黃,什麼都看不真切。

他走到張笑溪麵前,攬住她的腰身親吻她。

他一貫溫柔,是世間最體貼的紳士,讓張笑溪有被極度珍視的感覺;親著親著,他抵著她的額頭歎息,“笑笑,我有時真不知該怎樣對你……”

愛一個人,當然會想要完完全全擁有她;可這女孩如瓷器般敏感易碎,素來自信滿滿的他亦不能百分百確定,能否嗬護好她,永遠不讓她受傷。

“任老師,好後悔沒早點認識你。”張笑溪低聲呢喃。

在我沒有任何戀愛經曆的時候認識你就好了,可以用一顆最純粹的心去愛你。

“現在也不晚啊,一樣男未婚女未嫁。”

不,不一樣。

張笑溪從未因被任郅宸這樣優秀的男人喜歡而沾沾自喜,恰恰相反,她自卑極了,感覺自己哪哪都配不上他。

偏偏她還和陸和平同居過,情侶間會做的那些浪漫事兒,本該和最愛的人做一起才更刻骨銘心。

“任老師,你對我,有沒有過,男人對女人的……欲念?”

天太冷了,不然她可以穿條性感的吊帶裙過來,鼓起勇氣說這句話的時候,微微露出鎖骨和胸,而不是當下這樣,被長袖長褲睡衣遮得嚴嚴實實,毫無看頭。

任郅宸簡直哭笑不得,他也是正常男人好不好?不碰她是因為尊重她,她怎麼問得出這麼不可思議的問題

“你覺得隻是親親不夠?”

任郅宸伸手一拉,兩人齊齊倒在床上,他翻個身,雙手撐在身體兩側,居高臨下地望著她。

“小妹妹,難道你想ghs?”

張笑溪不敢同他對視,她心裡想,怎麼有膽承認?也不是因為和前男友分手太久,寂寞空虛冷之類,就單純的,想同他做那件事。

想借由他的體溫,溫暖自己;想見自持的男人,因她而失控;亂七八糟的思緒在腦袋裡亂竄時,張笑溪領悟到,她也是個自私的壞孩子。

最後任郅宸也隻是親吻了她,把懷抱給她依偎。

未必女人才有精準的第六感,男人也有。任郅宸認為,張笑溪之所以來找他,是夜色掩蓋下,被酒精激發出的一腔孤勇,等明早醒來,她肯定會後悔的。

追求完美的任老師,不願意他們之間有任何需要後悔的事。

張笑溪裝作很快入睡,一直等到耳畔傳來徐緩的呼吸聲,才悄悄睜開眼。

她望著任郅宸的睡顏,一遍遍責問自己,為什麼因為熬不住寂寞和生活的苦,就貿然選擇一個不那麼愛的男人同居?

世間比你艱難的人多了去了,人家也沒像你這樣啊。歸根究底,還是太不把自己當回事。

曾以為,與陸和平在一起的兩年,即便沒有刻骨銘心的愛情,至少也有兩個普通人相濡以沫的溫暖。

可惜,那段失敗戀情留給她的,隻有無儘的後悔。

當你決定找個人將就著過的時候,命運也會將就著對待你。這兩年,張笑溪蜷縮在他們的小窩裡,拒絕成長,方方麵麵都是停滯的。

"要努力變優秀啊!"

其實她也不清楚,哪樣才算優秀,賺更多的錢,還是出去找份有發展潛力的工作。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