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2 頁(1 / 2)

加入書籤

回來再慢慢敘舊,現在趕緊過去看看吧。”

有了白狼的出現,安澤覺得自己心也不虛了,腿也不軟了,全身都充滿了戰鬥力!

成為人生贏家,坐擁三千後宮什麼的,完全不在話下了!

第2章召喚

小白和白狼不愧是犬科類的,憑借著靈敏的嗅覺,很快就找到了打鬥的所在地,而在那裡,安澤一行人發現了屬於另一個夥伴、弓術高手,同時也是京都中的貴族源博雅的斷箭。

安澤環視了一下周圍,此地一片狼藉,到處可見戰鬥的痕跡,一種陰沉的氛圍籠罩在這裡,讓人覺得非常不適。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陰氣嗎?

“晴明,這裡的陰氣好重。”

神樂的話證實了安澤心中的猜想,看來這個身體裡還殘留著一些安倍晴明本身所擁有的常識,不過這種常識要是都是這種被動型的話,安澤覺得自己的前途還是一片無亮。

“戰鬥非常激烈,也不知道博雅他現在怎麼樣了。”安澤關心了一下源博雅的安危。

作為遊戲玩家的安澤對於源博雅的最大印象就是很強,和脆皮的晴明完全不同,除此之外就是特彆帥氣的胸肌,讓人羨慕死了有木有。

在沒有親眼見識到那個傷風敗俗不好好穿衣服的男人之前,他就狗帶了的話,安澤可是會覺得很遺憾的。

“白狼,小白,你們現在還能追蹤到博雅的蹤跡嗎?”然而,零技能的安澤也隻能求助於這兩個看起來比較靠譜的式神了。

“非常抱歉,晴明大人。”姿態一直都是很恭敬的白狼一臉歉意地說道,“剛剛因為是正在戰鬥當中,那位博雅大人的氣息比較明顯,所以才很容易就感受到了,但是現在……”

她在來到京都之前,一直都是在山中修行弓術,此行下山而來,除了是為了來協助安倍晴明之外,也是因為修行遇到了瓶頸,想要和安倍晴明身邊的弓術高手源博雅請教一下。

但是現在連人都沒有見到不說,甚至可以說是行蹤不明、生死不知了。

“小白也是這樣!”小白用爪子撥弄了一下地上的斷箭,“對了,如果以箭為媒介的話,應該能夠追蹤到主人的蹤跡的吧!”

小白這句話說完,白狼和神樂都一臉期待地看著安澤。

可是寶寶什麼都不知道啊!安澤欲哭無淚。

“那麼,這件事就交給我吧。”八百比丘尼主動請纓道。

嚶嚶嚶,女神大人受我一拜!安澤對八百比丘尼投以感激的目光。

在八百比丘尼的幫助下,他們很快就發現了源博雅的蹤跡。

“你果然還是來了,晴明。”源博雅虛弱地靠在一棵大樹下,臉色蒼白地衝著安澤露出一個笑容。“我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還有空說這些廢話,看來你沒什麼大問題了。”安澤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臉好身材好武力值也高,居然還點亮了撩人技能,源博雅你咋不上天呢!

“沒什麼大事,我想你也猜到了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源博雅並沒有發現安澤語氣中的羨慕嫉妒恨,有些虛弱地繼續說道,“那個妖怪是首無,力量還算看得過去,不過我一時大意,手被他弄傷了,雖然一路追到了這裡,他卻跳進了陰界的裂縫中……”

安澤微微皺了皺眉,比起他們剛剛所在的地方,這裡的陰氣更重,讓他覺得渾身都不舒服,恨不得在這裡放個空氣清新劑。“果然是在這裡啊,陰界的裂縫。”

“沒錯,而且似乎是最近才出現的。”源博雅嘖了一聲,一臉不耐地說道,“真是的,最近京都裡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唔……博雅你真的沒事嗎?”安澤看了看源博雅的臉色,還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源博雅的臉色蒼白如紙,看起來實在不像是沒事的樣子。

“我沒事,隻是稍微有些不舒服,過一會兒就好了吧。”源博雅回答道,然後他微微撇過頭去,一臉彆扭地說道,“不要轉移話題。接下來才是重點,我可是忍辱負重地很認真地在拜托你……這個裂縫真的很大,所以必須動用你的力量,來封印這裡。”

安澤臉上的表情僵硬了一秒鐘。

“力量”這種東西聽起來好高大上啊,說的是宅男之魂嗎?!

“你身邊的這位,是你新的式神嗎?”源博雅注意到了白狼身上背著的弓箭,“用弓的妖怪,非常少見啊,正好,你也過來幫忙吧。”

源博雅非常自然地使喚起了彆人家的式神。

看源博雅一臉虛弱的模樣,安澤也懶得和他一般見識,簡單的和他解釋了一下白狼的來曆後,他看了看一邊的白狼,“白狼,那你……”

“是,白狼才疏學淺,能幫上忙的話是我的榮幸!”麵對源博雅,白狼的神色明顯帶了一分激動。

安澤可沒有白狼這麼謙虛,想想自己的處境,他隻覺得一個頭兩個大,白狼的力量毋庸置疑,他這個一無所知的穿越人士完全不知道怎麼做啊!

難道和遊戲語音裡一樣喊幾句“結界·守”就可以大功告成了嗎?想想也覺得不靠譜!

然而現實可沒有機會給安澤咆哮。

可能是他麵部表情控製得不錯,沒有人看得出來他的底氣不足,源博雅有些吃力地從地上撐起身體,“不過是轉瞬之間,首無已經把陰界的裂縫隱藏地這麼好,看來的確還有幾分手段……晴明,找到裂縫對你來說不在話下吧!”

安澤淚流滿麵。

也許對於安倍晴明的確沒什麼問題,但是對他安澤來說,問題就大了啊!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qaq

是誰給了他可以成為人生贏家的自信,他要是有命回去一定要狠狠地扇那個人兩巴掌!

那邊源博雅已經在和白狼說應該怎麼做,而這邊的安澤卻是完全的一臉生無可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