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0 頁(1 / 2)

加入書籤

句話付出代價!”

不作不死的安澤不慌不忙地給自己放了一個結界,但是這次他明顯低估了妖狐的能力,隻聽哢地一聲,這個結界便被妖狐的攻擊徹底擊毀!

臥槽!臉狐有你這樣的嗎!對著敵人突突,對著你的主人就是突突突突突突???

而怒不可遏的妖狐顯然對這樣的結果根本不滿意,他再度抬起了紙扇——

“你竟然敢又傷害晴明大人!”小白憤怒地大吼道,朝著妖狐撲了過去。

螢草也已經擋在了安澤的身前,手裡的蒲公英朝著妖狐的臉就砸了下去。

繼首無之後,妖狐也一臉懵逼地倒了下去。

等一下……螢草,不應該是個治愈係嗎?!!!

第11章貓咪老師

也許是因為妖狐妖力要比首無強大得多,被螢草打暈之後,沒一會兒就蘇醒了過來。

醒過來的時候,妖狐的神誌還有些不清楚,看著在自己的視線裡晃悠著的白色蒲公英,臉上的表情變得非常一言難儘。

他居然被一個治愈係的小妖怪打暈了,這簡直是狐生的恥辱!

“呀,晴明大人,他醒過來了呢。”螢草用軟軟的聲音說道。

“雖然是個廢物,但是恢複能力意外的強呢。”小白湊過去看了一眼,說道。

眼看妖狐眼底又開始浮現出怒意,安澤連忙製止道:“小白。”

“雖然收服式神的手段還算不錯,但你可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讓小生屈服了。”妖狐冷笑了一聲,試圖從地上撐起身體,然後他就發現自己的尾巴正被安澤抓在手裡。

妖狐:“……”

“因為看起來手感真的很好,所以……”安澤一臉無辜地說道。

“小生的尾巴可不是你的玩具!”妖狐怒道,“還不趕緊放開小生的尾巴!”

“不要。”安澤果斷的拒絕道。

“放開!”妖狐咬牙切齒地說道。

“不放。”安澤抱著妖狐的毛蓬蓬的尾巴,愛不釋手地又摸了兩把。

手感真好,完全不想放手了怎麼破。

“你——”妖狐簡直就要被這個人類的無恥給打敗了,他剛準備動手將自己的尾巴給搶救過來,便看到螢草的蒲公英在麵前微微一晃。

妖狐一下子就蔫了。

#那些年被草霸霸的暴擊所支配的恐懼#

感覺這要成為臉狐一輩子的心理陰影了有木有。

安澤看他這副樣子,忍不住在心裡偷笑,不過臉上也沒有表現出來:“是我先前說話難聽了,抱歉。”

妖狐似乎很意外安澤會這麼說,呆愣的表情一閃而過,最後冷冷地哼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他似乎也明白現在是彆想從安澤手裡奪回自己的尾巴了,隻能臭著臉任由安澤的動作。

“隻是我的確有些疑惑,為何你……”安澤點到即止,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小生、小生隻是有些發揮失常而已。”拿起紙扇略微擋住了臉,受製於人的妖狐不情不願地回答道,“小生真正的實力可是毋庸置疑的。”

“就是你發揮失常的時候有點多……啊。”安澤嘴快地吐槽了一句,然後在妖狐控訴的目光下默默地閉上了嘴。

氣氛一瞬間變得有些尷尬,就算是沒有得到答案的安澤也不好再繼續問下去,就在他也不知道再應該說些什麼的時候,煙煙羅出現在庭院內,對安澤說道,“晴明大人,集會已經準備好了,請動身前往吧。”

安澤點頭應下,“好。你的朋友已經都沒事了嗎?”說著,放下了妖狐的尾巴起了身。

而一見自己的尾巴終於獲得了自由,妖狐一句話沒說就鑽進了式神圖鑒中。

安澤:“……”

本來還想約臉狐一起去呢,竟然連開口的機會都不給。

“是的,已經沒什麼問題了。”置行堀的得救,讓煙煙羅的語氣都變得愉快得多。“她現在正在外麵——因為晴明大人的庭院中設有結界,沒有晴明大人的同意的話,她沒有辦法進來。”

從來也不知道自己的庭院竟然有這樣的設定,安澤愣了愣,然後說道,“原來如此。如果下次來的話,就帶她一起進來吧。”

說話間,幾人已經走到了門口。

站在門口的是一個穿著和服的少女,見安澤從庭院裡出來,一瞬間就閃了過來:“多謝晴明大人出手相救!我是置行堀~”

安澤微笑著點了點頭,“你沒事就好。”

“那,我們去參加集會吧!”置行堀是一個性格頗為活潑開朗的一個妖怪,見安澤態度溫和,便也不覺得害怕,嘰嘰喳喳地在安澤身邊說道:“為了感謝晴明大人,大家把珍藏著的美酒都拿出來了……”

***

“夏目那個笨蛋,明明說了一定要跟在我的後麵,結果還是走丟了!”一隻胖得超乎人類想象的白色招財貓一扭一扭地走在森林裡,嘴裡輕聲抱怨著。

“聽這附近的小妖怪說,這邊最近不太太平,夏目那個傻瓜不會又被什麼事情居然卷進去了吧!”招財貓挪動著肥胖地過了頭的身體,雖然說著抱怨的話,但是實際上的關心卻是隱藏不了的。

不過它的身體對於一隻貓來說實在是太過肥胖了。

森林裡的道路略有些泥濘,所以當它一腳踩在泥塘裡的樹葉的時候,竟然嗖地一下滑倒了!

“喵——!”招財貓的身體瞬間就滾了出去,它發出淒厲的慘叫聲,因為這一段路基本都是下坡路,居然就這麼一路飛了出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