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7 頁(1 / 2)

加入書籤

沛的靈力伴隨著安澤的舉動籠罩住了少女的身體,將她體內的陰氣慢慢地給出來。

等到陰氣徹底散儘,少女的臉色已經紅潤了許多,隻是雙眼仍舊緊閉著,沒有恢複意識。

“她的體質太弱,就算是祛除了陰氣,一時半會也很難恢複過來。”安澤回頭看著跟在他身後的螢草,道:“螢草,接下來就麻煩你了。”

“欸?”螢草愣了愣。

“這個少女身上的妖氣是屬於般若的,如果她能醒過來的話,我們就能更早地發現般若的蹤跡,”安澤對著有些茫然的螢草解釋道,“所以就麻煩你給她治療一下啦。”

“可是……”螢草緊張地抓緊了手裡的蒲公英,不知所措地看著安澤,眼底又開始浮現出水光。

“怎麼又要哭了?”安澤無奈地揉了揉螢草的頭發,“我現在很需要螢草哦,拜托了。”

聽到他這麼說,螢草眼裡的眼淚更明顯了,手裡的蒲公英著急地晃了晃,螢草手足無措地說道:“可是……可是我不會治療啊……”

安澤:“……”

他突然可以理解妖狐被螢草一記暴擊砸暈了的心情了。

這隻螢草竟然完全沒有點亮治愈之光的技能嗎!??

就連九命貓和白狼都沒有想到螢草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而妖狐則是臉色有些難看,估計是想起了曾經被草霸霸的暴擊所支配的恐懼。

現場全都陷入了沉默,這讓螢草更緊張了,豆大的眼淚開始在眼眶裡滾動,但是又擔心自己的軟弱被安澤嫌棄,隻能強忍著不敢流下來。

“都說了不要哭了,螢草。”安澤簡直拿螢草一點辦法都沒有,他給螢草擦了擦眼淚,“我沒有在怪你,不要哭了。”

“可是……”螢草抽噎著。可是她幫不到晴明大人了。

“螢草願意幫助我嗎?”安澤柔聲問道。

螢草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如果一開始是為了自己可以回家,但是在待了這麼長時間之後,螢草已經喜歡上了待在這裡。

晴明大人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人啊。

“那麼,就為了我嘗試一下吧。治愈是屬於你的本能,你一定能夠做到的,不是嗎?”

安澤的話讓螢草慢慢地鼓起了勇氣。

她咬了咬嘴唇,堅定地點了點頭,“為了晴明大人,螢草會努力的!”

她走到床邊,看著床上躺著的少女,手中的蒲公英在她的身上輕輕一點。

一陣瑩綠色的光芒從蒲公英的上麵擴散,溫柔地籠罩住了少女。

“……唔……”隻見沒一會兒,少女發出了一記輕哼,緊閉的眼瞼微微顫動著就要醒來。

“我成功了!晴明大人!我成功了呢!”螢草開心地幾乎要跳了起來,興奮得對安澤說道。

第20章靈視

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之前,螢草在自己的部落裡一直都是被欺負的存在。這個原因不僅僅是因為她生性敏[gǎn]脆弱,更是因為她完全沒有學會螢草天性中的治愈技能,所以,所有人都把她當做廢物來看待。

但是晴明大人不一樣。

他不僅願意幫她找到回家的方法,還願意相信她、信任她,這種情感對於螢草來說是非常難得的,因而在安澤的鼓勵之下,做到了治愈的螢草更是感動得要哭了。

“我就說螢草一定可以的,”安澤回給她一個讚賞的笑容,“你做的很好哦,螢草。”

“嗯!”螢草眼裡還噙著淚花,此刻卻不由得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明明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她才不要再哭了呢。

“唔……”而就在這時,床上的少女發出一聲輕微的呻.吟。她的眼睫輕輕地顫動著,沒一會兒,這才徹底睜開了眼。

入目是陌生的地方和人,少女微微緊張地瑟縮了一下,對著安澤說道:“你是……我怎麼會在這裡?”

“我的家人發現你昏倒在路邊,沒有辦法,隻好把你帶了回來,希望你不要介意。”安澤儘量用溫和的語調說著,以免會驚嚇到這個柔弱的少女。“我是安倍晴明,是這個神社裡麵的陰陽師。”

“我叫詩織,花開院詩織。”自稱是花開院詩織的少女微笑著說道,她雖然麵帶病容,但是笑起來卻如春風拂麵,不由得讓人心生好感。“陰陽師?是和除妖師類似的人嗎?你身邊的這些人……那是你的式神嗎?”

“人類,你能看到我們喵?”嘴最快的九命貓已經好奇地問了出來。

九命貓的話問出了所有人的疑問。

在京都的時候,很多普通人也都能看到妖怪,但是在這個世界裡,能看見妖怪的人少之又少,這也是安澤敢於把式神們派出去查探般若下落的原因。

花開院詩織點了點頭,她的笑容溫柔,聲音也是輕輕柔柔的,“我能看到你哦,小貓咪,還有那邊的……狼小姐、狐狸先生和……”從外形很難認出來螢草是什麼妖怪,所以她停頓了一下。

“螢草,我叫螢草哦!”螢草主動自我介紹道。

“嗯,螢草!”

“既然你能看到他們的話就好辦了,”雖然對眼前這個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很有好感,但是安澤現在最為關心的事情是般若的動向,所以他直接問道:“你見過一個穿著和服、黃色短發的看起來和人類沒什麼區彆的妖怪嗎?”

“你說的是般若嗎?”

花開院詩織果然是見過般若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