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26 頁(1 / 2)

加入書籤

受到當時失去眼睛之時的痛苦。

想到這裡,安澤微微一愣。

剛剛一目連闖入會場的時候,嘴裡說著的話是“把我的眼睛還給我”沒錯吧?

但是名取周一和七瀨女士對他說的是,的場一族的祖先和強大的妖怪簽訂了契約,將家主的眼睛作為代價交給妖怪……

這兩種言論,明顯是彼此相矛盾的,那麼……一目連和的場一族的人,究竟誰說的才是真的?

“晴明,不走嗎?”般若站在安澤身邊,他也看到了一目連的右眼變成了什麼樣子,隻是並沒有做出什麼反應來——對於妖怪來說,這種事情,已經司空見慣了。

“再等一會兒。”安澤低聲說道。

他想看看的場靜司到底會怎麼退治一目連,如果不能成功退治的話,根據剛剛的反應來看,陷入瘋狂的一目連估計會傷害會場裡的其他人,雖然和這些人非親非故,但是安澤也做不到就這麼扔下他們離開。

油紙傘之上似乎加了什麼會讓一目連覺得迷惑的陣法,他一直都沒有分辨出來,到底哪個油紙傘之下是他要尋找的人。

“眼睛……”一目連的聲音聽起來似乎要哭了,他怔怔地看著麵前的油紙傘,然後一陣如同颶風一般的風從他的身邊席卷而起,拿著油紙傘的眾麵具妖怪根本無法抵抗這種強大的妖力,一時間竟然被刮得東倒西歪地,油紙傘更是承受不住這巨大的風力,嘩嘩作響地被刮得七零八落。

最後,竟然隻剩下了的場靜司一個人站在一目連的對麵。

完全沒有預料到事件發展的安澤:???

這種退治妖怪的方法……未免也太不靠譜了吧……

在ssr級彆強大的實力麵前,什麼都隻是沒用的套路嗎?

“……”

的場靜司手裡的油紙傘也已經被刮破了,隻剩下孤零零地一個傘柄。他似乎沒有想到一目連會這麼做,眼底帶上了一抹驚訝的色彩。

“這次竟然變得聰明了,終於有些棘手了。”的場靜司低聲說了一句,似乎有些無奈。“不過,你要是以為這就是唯一的辦法的話……未免也太小看人類了。”

妖異的紅色眼瞳裡閃爍著冷酷異常的光芒,這麼說的的場靜司好像突然又想起了什麼,唇邊勾勒出來了一抹冷笑。

“抱歉,我忘了,滿腦子隻剩下醜惡的欲念的你,是聽不懂我的話是什麼意思的。”

他話音未落,失去了乾擾的一目連就已經動了起來!

他的身影如風一般迅速,光靠肉眼幾乎無法分辨他的身形,隻能看到一道道殘影。

“把眼睛還給我!”他用著充滿怨念和惡意的聲音說著,他的手指甲暴漲到足足有三寸之長,朝著的場靜司眼睛的位置就抓了上去!

“我可不會束手就縛的啊。”的場靜司抬手一張符咒就朝著一目連的方向拍了過去,他的口中念著六字真決,就在一目連的手快要抓過來的時候,符咒像是突然被點燃的煙花似的,在他的麵前炸裂!

一目連似乎根本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做,直接就被符咒迎麵攻擊到,而早有預備的的場靜司身邊眨眼間便出現了一個式神,將他從符咒的影響範圍內給帶了出去!

“啊啊啊……”鮮血順著手流了下來。一目連抱著自己受傷的手臂,發出了痛苦的哀鳴。

然而的場靜司並沒有因此就放過他!

被式神帶離幾步開外的的場靜司從身後的箭筒中抽出了一支箭。

箭頭的位置上纏著各種各樣的符咒,密密麻麻的,看不清到底是寫了什麼。

的場靜司唇邊勾勒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長眠於地,鎖之持有者,應召喚而來,毀岩見之彼物——”低聲的咒語自他口中吐出,的場靜司拉開了手中的長弓!

“是封魔咒……”般若低喃道。

他曾經雖然不是被的場一族的除妖師封印,但是對於這種封印的力量是不會錯認的。

的場靜司若是能夠以此箭徹底封印一目連的話……

安澤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隻是說不清是對於的場靜司的狂傲的敬佩,還是對陷入瘋狂,甚至失去了自己的意識的一目連的可憐。

箭已射出!

破風的箭矢帶起凜冽的風聲,以迅疾非常的速度筆直地朝著一目連的方向射去!

“乃非人之物,回歸塵土哉!”的場靜司已經念完最後一句咒語。

安澤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

會發生什麼事?

一目連……會被的場靜司封印嗎?

係統提示的、目前的他暫時無法打敗的ssr級彆的妖怪……能夠被的場靜司的封魔咒封印嗎?

一目連沒用動。

他還在抱著自己受傷的手臂,鮮紅的血液順著他的手臂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麵上,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破風而來的箭矢!

而就在箭矢已經到達了一目連的麵前的時候,劇烈的狂風自他的周身席卷而起,強大的妖力將無形的風都變成了肉眼可見的狀態,隱隱約約地,可以辨認出那竟然是龍的形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