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29 頁(1 / 2)

加入書籤

不猶豫地追了上去。

的場靜司為什麼要把一目連引開?從上次的戰鬥中來看,雖然不想承認,但是的場靜司對一目連有著可以說是處於上風的。

那麼,他故意將一目連引開,難道說是想……

隻要想到的場靜司可能做出來的事情,安澤的內心不自覺地就對一目連產生了同情和心疼的情緒。

就算是不知道哪一麵的說辭才是真的,但是在契約的事情上,一目連並沒有做錯什麼。

違背了契約的人,是的場。

而那個人並不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什麼錯誤的地方。

不過,這一次安澤的擔心明顯是有些多餘了。

他趕到的場靜司和一目連對峙的地方的時候,周圍幾乎已經變成了一片狼藉,而在那一片狼藉中央的,是跪倒在地上的的場靜司。

他單手捂著自己的右眼,紅色的液體從指縫間緩緩地流了下來。

而一目連正站在他的對麵,神色有些瘋狂地低聲說著什麼。

“……!”安澤沒有想到,就是這短短的時間裡,一目連竟然讓的場靜司受傷了!

“哈……這麼狼狽的模樣,竟然被你給看到了啊,安倍君。”的場靜司注意到了安澤的到來,有些漫不經心地抹了一把臉上的血跡,從地上站了起來。“不過,看到我這個樣子,想必安倍君也覺得是理所當然的吧。”

他的態度平和,裡麵並沒有什麼嘲諷的味道。

“……”安澤沒有說話。他往前走了兩步,仔細地打量著一目連的狀態。

一目連並沒有采取進一步的進攻,他站在那兒一動不動,指甲上的血液一滴一滴地滴落在泥土裡。

“眼睛……我的眼睛……”他口中念著的,依舊是同樣的話語。

“的場君。”安澤冷不丁地開口問道。

“嗯?”

“我冒昧問一下,以前的時候,一目連也會這麼經常來襲擊你嗎?”安澤冷靜地問道。他的手已經握緊了懷裡的式神圖鑒,隻待一聲召喚,便會將自己的式神全部召喚到這裡來。

當然,如果並非是萬不得已的狀況的話,他也不想冒險和一目連對抗。

“你問這個問題做什麼?”的場靜司微微閉著右眼。剛剛一目連的攻擊令他的右半邊臉都被抓破了,連帶著右眼也稍微受了點傷,隻是應該並沒有什麼大礙。

他看著姿態莫名變得認真起來的青年,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以前的話並沒有這麼頻繁,我也說過,大概是一個月一次的。要說的話……就在我聽說安倍君撿到那個封妖壺之前的那段時間之後,才三番五次地前來……”

陰界裂縫!

安澤和小白對視了一眼。

一目連果然是受到了陰界裂縫而泄露的陰氣的影響了嗎?受到陰氣浸透的妖怪往往會失去自我,無法控製內心的黑暗……

“安倍君難道知道原因嗎?”的場靜司敏[gǎn]地發現了安澤態度的轉變。

“稍微知道一點,但是具體我也不解釋不清楚?”安澤看了的場靜司一眼。

的場靜司的臉上還在流著血,隻是本人似乎並不怎麼在意,隻是簡單地用手背抹了抹,看來也沒有大礙。

他的手裡拿著之前在會場上用過的那把弓箭,紅色的油紙傘早就不見蹤影,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被陷入瘋狂的一目連給破壞掉了。

“把眼睛還給我——可惡的人類!”一目連終於從他的怔忡中回過神了。他的身體猛地動了起來,朝著的場靜司的方向而去!

“我可是說過了,不要太小看我啊。”的場靜司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幾個妖怪眨眼間就出現在的場靜司的身前,將他保護了起來!

安澤雖然不認識這都是些什麼妖怪,但是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妖力可以感受出來,應該都是比較強大的妖怪。

一目連微微揚手。可怕的風刃隨著他的動作朝著的場靜司攻擊而去!

一目連的風刃夾雜著可怕的妖氣,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竟然將的場靜司的式神全部斬殺!

“言靈守!”

就算再怎麼認同不了的場靜司的做法,但是安澤同樣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就這麼被一目連殺了,連忙給他加了個保護罩。

“我就幫你一次,下次可沒有這種機會了。”安澤抿了抿嘴唇,他攤開了手裡的式神圖鑒,“山兔!白狼!螢草!”

受到召喚的式神紛紛出現在安澤的麵前。

“呼啦呼啦~我來給大家加油啦!”山兔騎著山蛙喊道,山蛙跳動起巨大的身體,地麵似乎都因為它的動作而顫動著。

“相當強大的妖怪呢,晴明大人,請小心了!”白狼率先站到了安澤的麵前。

“嗚哇,這個人受傷了呢。”螢草握緊了蒲公英,感受到血腥味的她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受傷的的場靜司。

“嗬……你這樣做我也不會感謝你的。”螢草的治愈止了血,的場靜司說道。

“我可承受不起你的感謝。”安澤不冷不淡地說道,然後對白狼囑咐道:“白狼,不要瞄準致命的地方。”

“是的,晴明大人!”她拉滿了手裡的弓箭,箭矢如疾風一般射出!

而這支箭並沒有射中一目連!

白狼的攻擊如同虛設,仿佛射到了什麼無形的屏障之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