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30 頁(1 / 2)

加入書籤

草的額頭之上,注視著少女充滿了畏懼的雙眼。

“拜托了,螢草。”安澤微笑著說道,“我需要你的幫助。如果大家受傷了的話,一定要幫忙治療哦。”

螢草似乎被安澤的動作嚇了一跳。她用濕漉漉的眼睛看著安澤,終於下定了決心,重重地點了點頭:“請交給我吧,晴明大人!螢草一定會努力做到最好的!”

“哈哈,晴明大人,如果我跑的比他快的話,是不是就可以贏了?”山兔似乎並沒有發現眼前的狀況是多麼的嚴重。粗神經的她萌萌地晃著耳朵,騎在山蛙的背上說道。

“這怎麼可能啊,你就不要讓晴明大人覺得苦惱了!”山蛙無奈地說道。

“……也許的確是這樣沒錯。”山兔的話讓安澤腦中靈光一閃。

之前和般若的對戰已經讓安澤徹底明白了自己所處的世界並不是遊戲而是現實。但是式神們的技能並沒有和遊戲中有很大的差彆——反而受到的限製更少了。

比如說缺少了回合製戰鬥和鬼火的限製。

一目連是係統設定的隱藏式神,他的技能應該同樣受到了這個規則的限定。

所以他隻能比一目連的速度要快。

在他還沒來得及做出防禦的時候,就製止一目連進一步進攻……

“山兔,那就麻煩你給大家加油打氣了,速度快的話,誰也比不過你不是嗎?”

安澤突然對自己的陣容充滿了信心。

他雖然不知道一目連的速度有多快,但是他一邊攻擊的場靜司,一邊又要保護自己,中間一定會有空隙的時候!

“沒問題!呼啦呼啦,我們跑吧,山蛙先生!”山兔充滿了活力地說道,萌萌的兔耳朵因為山蛙的跳躍而晃動著。

就算是在這種危急關頭,安澤還是忍不住露出了輕微的笑意。

“白狼,攻擊的話,就拜托你了。”安澤對身邊的白狼說道,“還是那句話,儘量不要危害一目連的性命。”

“小白也能幫忙!”小白自告奮勇道。

“請放心地交給我吧,晴明大人。”白狼拉滿了弓箭,一雙眼睛目不斜視地緊緊地鎖在了一目連的身上。

隻待他稍微露出來一絲一毫的破綻,白狼的箭就會毫不留情地打破一目連的防禦!

而處在一目連攻擊之下的,的場靜司此刻哪裡還找得到身為的場一族的家主的氣勢?

他的式神基本都被一目連給一擊秒殺,隻能狼狼狽狽地躲著一目連的攻擊。

安澤並沒有急於出手相救。

他一麵分神偶爾給的場靜司加個罩子,一麵集中了全部的精神力來感受著一目連在攻擊與防禦之間的短暫的破綻。

“……白狼,動手!”

“文射!”安澤話音未落,白狼的箭矢脫手而出,朝著一目連毫不留情地射了過去!

安澤的心臟幾乎都要停止了跳動。

他緊緊地看著一目連,連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停了幾秒鐘。

箭矢帶出一片耀眼的紅色光芒,那是白狼的妖力實質化而形成的。

而下一秒,那支箭以肉眼難以辨認的速度瞬間穿透了一目連的肩膀!!

“……”一目連身邊的龍發出痛苦的嘶吼。

“祛除汙穢,拔除不淨,急急如律令——”安澤也沒有放過這個機會,緊跟著白狼的攻擊,他也毫不遲疑地出手了!

隻要能夠將一目連身上的陰氣祛除的話,他應該就能夠恢複理智……

安澤對於這件事並沒有太大的把握,一顆心一直就待在嗓子眼沒有落下來。

如果失敗了的話……

“……我的……”一目連捂住受傷的肩膀,眼底的黑暗情緒漸漸地消散開來。

“……”

在安澤的靈力的洗滌之下,一目連身上圍繞著的黑色氣息竟然慢慢地從他的身上跑了出來,然後悄無聲息地消失在空氣中。

“一目連……?”

“……是你將我從那片黑暗中拉出來的嗎……年輕的陰陽師啊。”一目連緩緩地抬起頭。

他眼中一片清明,清澈的眼波溫和平靜。

這是一種讓人難以企及的歲月的沉澱,隻需要一眼,便能徹底沉醉在他的眼神裡。

“成功了呢!晴明大人!”小白興奮地說道。“你真的做到了!果然不愧是晴明大人!!”

見一目連竟然真的徹底恢複了正常,安澤連忙讓螢草給他治療。

“謝謝你。”一目連微笑著向螢草道謝,在螢草的幫助下,白狼的箭所造成的傷害已經徹底被恢複了。

他看了看因為他的攻擊而變得遍體鱗傷的的場靜司,眼底憐憫的情緒一閃而過。

“你……”的場靜司不敢置信的看著麵前的一目連。

他所麵對的一目連隻知道一味地渴望著的場一族的右眼,一直都是黑暗、扭曲的代名詞,根本不會有這麼溫和的姿態。

難道說,這才是一目連的真麵目?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