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36 頁(1 / 2)

加入書籤

滋潤下透著微微的粉色,妖狐腦中的猶豫隻是那麼短短的幾秒鐘,然後他腳步放輕,走到了溫泉池邊,小心翼翼地跪在了還帶著水汽的溫泉石上。

“這麼毫無防備的樣子,真是讓小生覺得心動不已……”妖狐的目光變得癡迷而執著,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輕輕地觸碰了一下安澤的臉頰,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遇到了這麼好的機會。

陰陽師沒有醒來。

他闔著雙眼,在一片朦朧的水汽中,安靜地像是一幅美麗的畫。

妖狐一直都知道,陰陽師有著非常出色的容貌,而此刻在水汽的氤氳之下,眼尾處那抹紅色朱砂也似乎變得更加明顯,甚至有些許嫵媚的意味。

妖狐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天因為被酒液沾染而顯得越發瑩潤光澤的嘴唇。

身體仿佛一瞬間都失去了控製,妖狐的手不由自主地順著臉頰的方向往下而去,最後輕如鴻毛地落在了那紅潤的嘴唇之上。

啊……這美好的觸?感。

人類的生命是短暫的,這份美好也遲早會隨著年華的老去而衰退。

所以,要是能夠徹底將這份美好徹底地留存在最美麗的時候就好了。

妖狐完全難以控製自己腦海中如同野草一般不斷瘋漲的可怕的念頭,按壓在安澤嘴唇之上的手指不受控製地稍微用了幾分力道。

“小生……小生對美麗的事物可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呐,晴明喲……”妖狐的聲音因為故意壓低了聲線而變得喑啞,透著明顯的壓抑的味道。“要怪的話,就怪你……”

心臟在怦怦跳動著,妖狐的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而伴隨著他眼底的迷戀越來越深,一種扭曲而可怕的情感也與之同時蔓延開來。

妖狐的指甲在瞬間變得鋒利無比。

停留在嘴唇之上的手慢慢往下劃去,停留在了修長白皙的脖頸之上。

“言靈·縛!”

就在妖狐的指甲要順著最為致命的地方刺下去的時候,一直沉睡著的陰陽師突然睜開了雙眼。

淡青色的靈力鎖鏈一瞬間就將妖狐緊緊地束縛了起來,強大的靈力撲頭蓋臉地迎麵而來,竟然讓完全掙脫不得妖狐狼狽地趴在了地上!

“晴……晴明……”妖狐顫唞著出聲喊道。

因為強大的靈力壓製,妖狐甚至無法直起自己的身體,他頗有些吃力地抬起頭注視著眼前的陰陽師,“小生……”

而眼前的陰陽師用著一種異常冷淡的語氣說道:“竟然想要做出這種以下犯上之事,妖狐你真是膽大妄為呢。”

他的姿態淡漠高傲,就算是隻是穿著浴衣泡在溫泉池中,卻依然有著凜然不可侵犯的高貴氣質。

第41章懲罰

溫泉裡水汽氤氳。

妖狐以一種難以掙脫的姿態跪趴在大理石石麵上,澄金色的眼底充滿了不可置信的色彩。

加注於身體之上的靈力帶著強烈的壓迫感,就連呼吸似乎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晴明……你……”

這種可怕的靈力是怎麼回事……?

就連是神隱事件中,安倍晴明也沒有展現出來如此可怕的靈力,被召喚到這個世界裡來也是,從外表甚至完全感受不到他曾經被譽為平安京第一陰陽師的強大。

而此刻,麵容俊秀的陰陽師麵無表情地注視著自己,隻是一個眼神,便讓人無法動彈。

難道……這才是安倍晴明真正的實力?那麼試圖奪取他性命的自己……

因為不知道對方將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妖狐心中泛起了淡淡的恐慌。

“這樣的眼神,看起來真是美麗呢。”

仍然坐在溫泉中的安倍晴明伸手摸了摸妖狐微微顫動著的眼瞼,“你這樣瑟瑟發抖的樣子,簡直可愛極了。”

“小生……小生才沒有瑟瑟發抖呢。”妖狐緊張地身體都要變得僵硬了起來,嘴裡卻嘴硬地說道。

“嗬……”安倍晴明發出一記輕笑。

他傾過身往妖狐身邊湊了湊,距離近到妖狐幾乎可以看清他濃密的眼睫,和眼尾紅砂勾勒出的妖異紋路。

“你到底想做什麼,小生任憑你處置便是!”從未經曆過這種狀況的妖狐破罐子破摔地說道,隻是眼睛在看著安倍晴明的時候,眼底控製不住地閃過迷戀的神色。

“任我處置?”安倍晴明捏了捏他的鼻尖,動作親昵而自然。聽見妖狐這麼說,他嘴邊的笑意變得越發明顯了起來,帶著明顯的不懷好意的味道。

“……”妖狐一瞬間被他的笑容吸引住了視線,等到他反應過來安倍晴明剛剛說了什麼的時候,頓時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一向是身為獵人的妖狐最為懂得這種感覺是什麼。

那是作為獵物被老練的獵人盯上而產生的恐懼感。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的話……那麼,想必你也做好了接受懲罰的準備了。”安倍晴明似乎並沒有發現他的畏縮,他嘴中念念有詞地念了一句短咒,妖狐瞬間便覺得身上的壓力減輕了許多。“更何況,做錯事的,自然也是要接受懲罰的,是吧?”

在陰陽師蒼青色的眼眸的注視下,妖狐怎麼也不敢說出否定的話語。雖然壓製著自己的靈力減輕了,但是他依舊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他知道,就算是身邊沒有任何式神存在,此刻的安倍晴明憑借一己之力,也能夠製服自己。

“嗯?”沒有得到妖狐的回答,陰陽師淡淡的目光掃了過來。

“……是的,晴明……大人……”妖狐不由自主地對眼前的陰陽師用上了敬稱。

他雖然不知道安倍晴明怎麼會突然發生這麼大的變化,但是這個時候也許順應著他的意思才是對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