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40 頁(1 / 2)

加入書籤

手起來。

姑獲鳥感激地看了兩人一眼,一邊保護好了藤原春花,一邊投訴到了戰鬥之中。

雖然這些妖魔的戰鬥力有限,和他們這邊的式神比起來相差很遠,但是勝在數量之多。

而且最讓安澤覺得棘手的是明顯陷入了某種旁人難以理解的瘋狂之中的藤原紅子,已經成為了滋生這些妖魔的溫床。

無數的妖魔以她的位置為中心,密密麻麻地爬了出來。

“沒完沒了了的嗎……”在經曆了一段時間的持久戰之後,的場靜司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

“把春花還給我——”藤原紅子不斷地重複著相同的話語。

安澤完全無法理解她的腦回路到底是什麼造的,明明身為母親卻不能好好愛護自己的孩子,有更好的人選可以帶走孩子,給予她更好的環境的時候,卻似乎突然母愛爆發了,緊緊地抓著不放手。

不過能夠引起這麼可怕的時化現象,是不是也有些太誇張了……

“啊啊啊!快來救救我啊!!”藤原紅子的丈夫發出了淒慘的叫聲。他因為躲避那些妖魔的攻擊而變得狼狽不堪,完全看不出來一開始精英的風範。此刻他臉色發青地被一隻巨型蠍子按倒在了地上,蠍尾朝著他的麵部就要刺了下去!

“喵~!”九命貓一爪子把那隻蠍子給抓了起來,瞬間撕成了碎片。

“乾得好啊,九命貓。”安澤抽空給了她一個讚美。

“本喵可是最棒的喵~”九命貓舔了舔爪子。

“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啊……”安澤有些頭疼地說道,“怎麼樣才能徹底清除這些妖魔呢?”

要是那個叫做夜鬥的家夥在這裡就好了,雖然看起來並不可靠,但是畢竟是這方麵的專業人士沒錯吧?

“啊啊啊……我忍不了了!這些妖怪為什麼會在這裡啊!”藤原紅子的丈夫瘋狂地抓了抓自己的頭發,忿恨的目光投向了的場靜司,“說什麼除妖世家,結果還不是一無是處!我要找其他人幫忙……對,其他人……我聯係了很多除妖的家夥的……”

他低聲喃喃著,從懷裡掏出來了一個手機,手忙腳亂地撥了出去。

“不管是誰也好,快來救救我啊——”

“您好~感謝您撥打電話!我就是快速省錢又令人安心的配送神明夜鬥!請問有什麼事情能夠幫助你的嗎?!”就算是隔了幾步的距離,但是安澤還是清楚地聽到,一個爽朗開心的聲音從話筒裡傳了過來。

安澤:“……”

這種微妙的心情是什麼鬼?

他剛剛想到了夜鬥,而這個男人隨便撥出去的電話,竟然真的聯係到了夜鬥……也許這也是一種緣分也說不定呢。

“快來救救我——有妖怪——”男人話音未落,隻見空氣之中瞬間產生了一道裂縫,然後一個矯健的身影從裂縫之中跳了出來,緊接其後的是黃色短發的少年。

穿著墨藍色運動服的青年一落地就擺出了相當誇張的造型,“哇!好多妖魔!怎麼會突然產生這麼嚴重的時化啊!……欸欸欸?!那邊那個家夥……安倍晴明?!”

安澤無奈地歎了一口氣。“是我沒錯。”

“有你在的地方果然就沒好事!”夜鬥一臉厭煩地挖了挖鼻孔,“雖然不知道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但是招惹問題的本事還是不容小覷啊。”

安澤一臉懵逼地看著他:“你會不會是認錯人了?”上次的時化現象是他和夜鬥的第一次見麵,而夜鬥這種語氣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可能認錯你身上的味道!”夜鬥湊到安澤身邊嗅了嗅,然後誇張地捏住了鼻子,“上次因為時化的味道沒有散去,所以被迷惑了一下,但是你身上這種強烈的、比神明還要明顯的強烈的香氣——沒有人會認錯好嗎!”

突然變成自帶體香的安澤黑人問號臉。

等等,不要莫名其妙的給他隨便加設定好嗎?!

安澤不敢置信地抬起自己的手聞了聞,確定自己身上的確是沒有什麼奇怪的味道的。

“如果用陰陽師的話來說,大概可以用靈力來解釋。”夜鬥見他一臉茫然,好心好意地跟他解釋道,“對於妖魔來說,你現在差不多就是一個移動的美食,誰能把你吃了,誰就成為了人生贏家了,懂嗎?”

“……在說這些廢話之前,我們能先解決這些妖魔嗎?”安澤無語地說道。

“想要讓神明幫忙的話,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哦!起碼也要有些表示嘛。”夜鬥似乎正沉浸於某種喜悅當中,然後又似乎在暗示著什麼,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著給他打電話的男人。

雖然下意識地覺得眼前這個人不太靠譜,但是死馬當成活馬醫的男人已經走投無路了,他屁滾尿流地抱住了夜鬥的小腿,“快救救我!救救我!不管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

“欸?!不管多少都可以給我嗎!”夜鬥興奮地反問道。

“沒錯!不管多少錢都……”

“真是讓人為難啊,明明香火錢隻需要五元就夠了。”夜鬥一臉糾結,“不行,我不可以被金錢所誘惑!隻要五元哦!”

“……我身上沒有五元……”男人卡殼了一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