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41 頁(1 / 2)

加入書籤

說,夜鬥你口中的陰陽師‘安倍晴明’,並不是這個人吧?”

隻不過,太過巧合了一些。

的場靜司沒有放過安澤臉上一絲一毫的表情。

畢竟現在可是沒有除妖人會稱呼自己為“陰陽師”的,而且,這個青年的出現也過於神秘,他曾經動用勢力去查探了一番,但是沒有任何關於他的過去的信息。

安澤覺得自己頭都大了一圈。

他應該怎麼解釋自己不是他們口中那個傳說中的“安倍晴明”?怎麼解釋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在線等,挺急的!

“所以說啊!我絕對絕對不要和你扯上關係——”夜鬥舉止誇張地說道,“我還連自己的神社都還沒有,要是因為和你糾纏而變得更加淒慘的話,我可是會恨你一輩子的!”

安澤:“……”

心塞塞的安澤決定回避這個問題。

他看向了一邊正在小聲交談著的姑獲鳥和藤原春花,眉間不自覺地輕皺了起來。“姑獲鳥,這個孩子……”

“春花……”昏迷著的藤原紅子悠悠轉醒,她低聲呢喃了一句,睜開眼的第一時間就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然後看到藤原春花的時候,目光變得溫柔起來。

“媽媽……”藤原春花被她這樣的目光觸動,怯生生地叫了一聲。

“這裡是怎麼回事?你沒事吧,春花?”藤原紅子在看到滿室的狼藉之時,臉上充滿了擔憂,“你……你是我叫過來的……天啊,我究竟是乾了些什麼!”

藤原紅子在看到安澤的時候,所有的記憶瞬間回籠,臉色變得無比蒼白。

“你被妖魔附身,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安澤儘量用溫和的語氣跟她說明白剛剛發生了什麼,免得不小心刺激到這位母親的心靈。

因為被妖魔俯身,所以對女兒的愛意變得極端可怕,擔心她出問題,所以將女兒關在房間裡。而在女兒要被姑獲鳥帶走的時候,心底的恐懼徹底激發,這才讓妖魔被暴露出來。

有時候,太過極端的感情也是一種負擔呢。

“春花……原諒媽媽好不好?”藤原紅子對藤原春花說道,“都是媽媽的錯,原諒我,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以後媽媽絕對不會這麼對待你的。”

藤原春花看了看身邊的姑獲鳥,然後又看了看自己的親生媽媽,眼底浮現出了猶豫的色彩。

“回到你媽媽的身邊吧。”姑獲鳥說道。安澤無法看到她掩藏在鬥笠之下的麵容是什麼樣的表情,隻是從她的聲音聽的話,平靜地讓人不敢置信。

“回到她的身邊吧。她是真的愛你的哦。”見藤原春花還有些猶豫,姑獲鳥再度重複道。

“大姐姐……”

“有機會的話,我還是會來看你的。”姑獲鳥看出來了她的不舍,承諾地保證道。

藤原春花突然伸手給了姑獲鳥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一路小跑地跑到了藤原紅子的身邊。

“不管怎麼樣,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呢。”安澤合起扇子,在手心輕輕一敲。

“……陰陽師大人,那麼,我便告辭了。”姑獲鳥對安澤說道。

“你要離開了嗎?”知道姑獲鳥是喜歡獨來獨往的妖怪,安澤有些遺憾地歎了一口氣,然後補充說道,“要是想要回去的話,就來找我吧。順帶一提,我這裡,也有很多可愛的孩子呢,雖然有時候讓人很頭疼。”

“承蒙好意。”姑獲鳥向安澤微微俯身表示感謝,然後她的身形猛地掠起,如同一陣風般從眾人視線之中一掠而過。

“這麼輕易就走掉……”的場靜司微帶嘲諷的聲音剛起,隻聽外麵傳來清脆的一聲碎裂聲,他口中設立的結界已經被姑獲鳥給破壞掉了。

的場靜司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一言難儘。

安澤默默地在心裡給他點了一根蠟燭。

雖然說是SR級彆的妖怪,但是姑獲鳥可是有著接近SSR級彆的實力的,專業帶崽的姑姑怎麼可能被一個小小的結界給困住呢?

不過姑獲鳥也沒有成為他的式神,要是比這方麵的話,好像他也沒比的場靜司占有什麼優勢。

“看來你我都沒有做到呢,的場君。”安澤說道,“事情已經結束了,我們還是把剩下的時間留給藤原家自己的人吧。”

的場靜司嘴邊扯出來一個微笑的弧度,最後實在是保持不了,從鼻子中發出一記冷哼。

“大言不慚的除妖師,看起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小白非常及時地給的場靜司補了一刀。

“那我們也該離開這裡了,雪音~”夜鬥笑眯眯地招呼著自己的神器,“我們要努力地接受委托才能距離我們的神社更近一步喲~”

“切。”雪音對於他的話表示無語,“感覺這根本就是沒有任何未來的妄想了好嗎!光是接這種無聊的委托,什麼時候才能有信徒供奉才怪啊!”

“不要這麼說嘛,雪音,我可是全知全能的萬能神明,什麼事情都是手到擒來的,不就是信徒嘛,很快就會有的!”夜鬥對雪音的話非常不滿,扭動著身體抗議道。

的場靜司很明顯對於眼前這個神明大人特彆無語,而且姑獲鳥的事情明顯又給了他一個打擊,一走出房間,就臉色有些難看地離開了。

感覺這種人要是成為神明的話,會嚴重拉低神明的平均素質的!

安澤看著他那帥不過三秒的樣子,默默地在心裡吐槽了一句。

要說神明的話,還是我家的一目連大大更有神明的樣子呢~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找到了要守護的人了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