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46 頁(1 / 2)

加入書籤

,瞬間就打斷了安澤的咒術!

夜鬥凜然的冰藍色眼瞳在看到麵前的人的時候,眼裡的驚慌一閃而過,下意識地抱緊了跟著他一起過來的人,“嗚嗚嗚,雪音,為什麼不管在哪裡都能看到安倍晴明啊!”

“那個……我不是雪音……”被他抱住的少女露出了困擾的表情,“夜鬥先生,你能先放開我嗎?”

“欸?!!!”夜鬥和另一邊的雪音都發出來了震驚的大喊,“日和你為什麼會跟著一起來啊!!”

被打斷了咒術的安澤表示自己現在很想把夜鬥一腳給踢進裂縫裡。

“夜鬥神——”

不過沒等安澤動腳,另一邊正在和茨木童子激戰的羸蚌在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夜鬥的到來,他手握長刀,身影猛然朝這邊疾馳過來,然後揮出來了劈天滅地的一刀!

第51章

“羸蚌——”

迅速從震驚中回過神,夜鬥口中大喊一聲雪器,站在他身邊的雪音便化作了一柄長刀,麵對著羸蚌毫不留情的一斬,根本顧不得再耍帥的夜鬥橫刀硬接下來!

“唔……”夜鬥發出了一記悶哼,額頭上隱隱地開始沁出汗珠,他稍微往後滑退了半步,這才徹底穩定下來身形。

“這根本不是你真正的實力——夜鬥神,不會連接吾這一刀都這麼吃力!”羸蚌金色的眼睛裡閃動著瘋狂執拗的光芒,“曾經的夜鬥神哪裡去了?!”

“你簡直莫名其妙!”夜鬥怒吼回去,“快把日和的記憶還給我!”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眼前這一幕有點眼熟,安澤無奈地看了看另一邊被拋棄了的茨木童子。

從來沒有人敢在戰鬥的過程中把自己扔到一邊晾著,茨木童子不敢置信地愣了一秒鐘,然後衝天的怒氣幾乎要把他給徹底燒著了!

“你這家夥——竟然敢這麼對待吾!”茨木童子的身影如同一陣風一般消失在原地,然後轉瞬間就來到了羸蚌麵前。

“嘗嘗我地獄之手的滋味吧!膽敢蔑視吾的狂妄之徒!”茨木童子直接用出了自己的大招。

本來就站在陰界裂縫旁邊,此處陰氣甚為濃重,幾乎要讓人喘不過氣來。再加上茨木童子肆虐張揚的鬼之力,一時之間,守在安澤身邊的螢草和山兔竟然有些承受不住。

“晴明大人……”兩個小妖怪發出微弱的求助聲。

“茨木童子,你熱愛戰鬥我可不管,但是傷害到我的式神的話,那可不行。”安澤給她們下了一個言靈·守,微微皺了皺眉,對茨木童子說道。

“吾現在可沒有和你爭鬥的意願——”羸蚌的身影如射出的箭一般疾馳而出,但是茨木童子的地獄之手明顯屬於大麵積的攻擊招式,他還是被稍微波及到了一些。

“把日和的記憶還給我——”夜鬥緊跟其上。

這邊又陷入到了戰鬥之中,安澤這才轉而重新麵對陰界裂縫。

充沛的靈力聚集在指尖之上,一絲一縷地融入到咒法之中。

也許是因為上次和茨木的戰鬥中靈力透支的感觸太過深刻,就算是此刻,安澤也不敢隨意支配體內的靈力。

“汙穢拔除,災厄肅清……”咒語低聲自唇邊溢出。安澤回想著源博雅曾經說過的話,一點一點地嘗試著。

融入到正五芒星咒法之中的靈力在其中如同流光一般循環流轉著,安澤在察覺到這股力量變得充裕之時,目光凜冽地望向了陰界裂縫。

“急急如律令!”

骨節分明的手指在身前結了一個印,安澤並起兩指,麵色鎮定地將咒法向陰界裂縫的位置推去。

“哈哈哈!好久沒有這麼酣暢淋漓地戰鬥過了!”另一邊的戰鬥似乎已經告了一段段落,茨木童子發出了張揚的笑聲。

陰氣基本被他壓製了下去,安澤往那邊看了一眼,隻見幾人正站在神社之下的河流之中對峙著,夜鬥似乎對於茨木童子的插手非常氣急敗壞,一臉抓狂地衝著茨木童子大吼大叫說著什麼不要來打擾他之類的話。

“嗬嗬嗬……”羸蚌也低聲笑了起來。他伸手扯了扯臉上畫著“目”的麵具,口中念念有詞,“吾名為羸蚌,獲持諱名,止於此麵,以此身為介……”*

他猛然舉起手中的神器,朗聲大喊道:“聚集而來,順從我意——”

伴隨著他的話語,安澤身後的陰界裂縫再度蠢蠢欲動起來,無數的陰氣自陰界裂縫之中翻湧而出!

安澤剛剛結出的咒印在羸蚌的呼喚之下被陰氣徹底衝散,一目連見情況有變,連忙在眾人身上加了一個風神之佑,肆虐著的陰氣如同龍卷風一般自安澤身邊穿越而過,朝著羸蚌的方向而去!

“……這是……”安澤震驚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快阻止他——”羸蚌竟然想要和妖怪同化?!

安澤話音未落,陰界裂縫之中突然伸出來了一雙手臂,將毫無防備地背對著陰界裂縫的安澤抱在了懷裡!

“啊啊……”對方發出了輕聲的喟歎,溫熱的氣息自安澤耳邊掃過。

“我終於找到你了……晴明喲。”

聽到有些熟悉的聲音,安澤猛然回頭,映入眼簾的,赫然是那張和自己如出一轍的麵容!

——黑晴明?!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晴明——”

安澤內心的震驚還沒有來得及消散,站在身邊不遠處的眾式神連忙就要衝上前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