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49 頁(1 / 2)

加入書籤

,安澤心裡猛地一緊,然後他看到安倍晴明的身影被一道黑影給穿透了!

安倍晴明的身影如同泡沫一般,瞬間消失在了這個夢境之中。

“……”

剛才說話的到底是誰?“安倍晴明”到底在計劃著什麼?這個計劃,和他上次在夢境之中窺探到的陰陽逆轉一事有關嗎?難道這就是剛剛他口中所說的、違禁的咒術?

無數個問題在安澤的腦海中糾纏著,但是卻隻能像是一團亂麻一樣越纏越亂,完全理不出頭緒。

本來覺得自己隻是隨隨便便地穿越到了一個遊戲之中,結果現在卻發現,好像有什麼了不起的大事要發生了啊?

就在安澤一臉糾結地在想著安倍晴明的事情的時候,剛剛穿透安倍晴明的黑影卻不聲不響地湊近了毫無防備的安澤。

“啊……”安澤發出一聲短暫的驚呼。

突如其來的黑影如同繩子一樣將他給纏了起來,似乎是擔心他的掙紮,黑影的束縛非常緊,緊緊地勒緊了皮膚之中,安澤幾乎能夠感受到那種滑膩的觸?感。

呃?等、等一下……?

那道黑影並沒有給安澤思考的機會,它無聲無息地分裂出來了很多細長的姿態,想要如同籠子一般,將安澤包裹在其中。

滑膩冰冷的觸?感讓安澤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腦中有著一種非常不可思議的想法,但是想了想又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連忙晃了晃頭,將這種匪夷所思的想法給甩了出去。

這種觸?感……絕對是他想多了吧。

“美味的食糧啊……讓我吞吃入肚,成為我複活的祭品吧……”黑影中突然響起了和剛剛與安倍晴明說話時一模一樣的聲音。

“一言不合地就對彆人使用了捆綁play,還說著這種可怕的話語,是不是也太過分了一點。”要是自己的身體還是自由的話,安澤絕對會忍不住以手扶額了。所以現在他隻是微微闔上了眼睛,然後無形卻強大的靈力自他的身上慢慢地開始溢出。

纏在他身上的那些黑影似乎被他的靈力所淨化,竟然一點一點地被消蝕了,那個聲音發出了忿恨痛苦的聲音,然後隨著黑影越來越少,那痛苦的聲音也慢慢地減弱了,然後徹底消弭。

“……”身上失去了束縛,安澤似乎聽到了一陣非常悅耳的手鼓樂聲和少女甜美的嗓音,眼前的黑暗似乎也因此而徹底散開。

他醒了。

“啊啦,晴明先生,你沒事吧?”八百比丘尼麵帶擔憂地問道。

“終於從夢境中走出來了呢,晴明大人。”蝴蝶精說道,“要是陷入到夢境的世界裡的話,那可就太糟糕了。”

“唔……我沒事。”

“說起來,有一種說法是夢境是內心中真實一麵的映照,這樣說的話,我對晴明先生的夢境也非常感興趣呢。”八百比丘尼見安澤沒事,笑著打趣道。

“那麼詭異陰森的夢境,還是不要讓比丘尼小姐見到比較好。”安澤微笑,轉移開了這個話題,“我們還是趕緊叫醒其他人吧。”

真實一麵的映照?難道他的真實就是安倍晴明的過去麼?完全不靠譜嘛。

將神樂和源博雅從睡夢中喚醒了,這兩人似乎也沒有經曆什麼美好的夢境,臉色都是有些難看。

“對不起晴明大人,山兔沒有做好,一不小心睡過去了……”山兔耷拉著耳朵,蔫蔫地說道。

一向充滿了活力的山兔竟然這樣,安澤還怎麼會說些什麼?隻好安撫地摸了摸山兔的腦袋。

“晴明,這樣的話,我們該怎麼做才能解決掉這些豬啊!”源博雅煩躁地說道,對於他的對戰方式無非就是不要慫直接懟了,但是在食夢貘的“入夢”麵前,他連弓都拉不起來,還說什麼直接懟?

“食夢貘之前不是這樣的。”蝴蝶精苦惱地說道,“它和我是好朋友,我們一起在夢中生活。食夢貘吞噬人類的噩夢生存,但是並不會傷害到人類,然而有一次,它說遇見了一個特彆特彆黑暗陰沉的夢境,那次之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好吃,好吃!我還想要更多……這麼美味的夢境,竟然第二次被遇見了,一定要吃個飽才行……”食夢貘搖頭晃腦地啃食著安澤的夢境,同時自言自語地說道。

第二次遇見?

安澤耳尖地抓到了它話語中的重點,他這絕對是第一次見到食夢貘,為什麼它說這是第二次遇見?

“看來它已經經過了不斷地分裂,麵前的這個不知道是已經分離過多少次之後的食夢貘了……”八百比丘尼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如果能夠找到最初的那一隻,並且打敗它的話,估計我們就能解決掉這件事了吧?”

“隻是誰知道最初的那一隻在哪裡啊!”源博雅說道。

“我倒是稍微有點線索,隻是不知道這個猜測是否正確。”安澤給眾人下了一個罩子,避免再次被食夢貘的技能攻擊到。他微微皺著眉,說道。

主動進入夢境這件事,除了因為聯係蝴蝶精的原因之外,他還有一個問題想要驗證一下。

而食夢貘剛剛的話更是提醒了他這一點。

為什麼食夢貘說這是第二次遇見他的夢境?

那是因為……他第一次遇見的,是傳說中的另一個安倍晴明,黑晴明的夢境吧。

而那次黑晴明可以通過夢境進入到他的夢境之中,說了那些放肆無禮的話語,做了那些僭越無恥的舉動,恐怕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