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52 頁(1 / 2)

加入書籤

表現。“好,那我就等待著妖狐你的勝利咯。”

“那是自然。”妖狐被他臉上的笑容吸引住,微微愣了一秒鐘,然後他收斂了一下臉上的笑意,對著夜叉的攻擊迎了上去!

接下來的戰鬥安澤完全不想再經曆一遍。看著兩個全程靠臉發動攻擊的妖怪大戰了三百回合,最後安澤忍無可忍地捏了個咒術扔了過去。

“言靈·縛!”

世界和平了。

“這是什麼,還不趕緊放開本大爺!”被重重鎖鏈束縛住,完全無計可施的夜叉用著憤怒的視線瞪視著安澤。

“你似乎忘了我為何身在此處了。已經接了健治先生的委托,身為陰陽師,我可不能放任你這個危害民眾的妖怪不管啊。”

“那你想對本大爺做什麼?”夜叉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因為他發現他竟然完全無法掙脫陰陽師的咒術——眼前這個人類,有著難以想象的強大的力量!

這就是……平安京第一陰陽師,安倍晴明嗎?

安澤是不會知道夜叉內心對他進行了什麼樣的腦補的,事實上安澤僅僅隻是覺得自己終於可以輕而易舉地製服SR級彆的妖怪了,隻要對方被束縛住的話,彆的什麼就完全好說了。

“和我締結契約,成為我的式神吧。”

安澤說道。

“你以前做過的事情雖然不能說當做沒有發生過,而現在我並不想傷你性命,但也定然是不會讓你再危害民眾了。”

“成為我的式神,接受我的束縛,聽從我的指令。”安澤用著不容置喙的語氣說道,“或者選擇被我永久封印——你,如何抉擇?”

“讓本大爺臣服於你?彆開玩笑了——”夜叉似乎像是聽到了什麼好聽的笑話似的張狂得大笑了起來,“這些人類,我想殺便殺,想宰便宰,哪裡輪得到你對本大爺的行為指手畫腳……呃……”

束縛在身上的鎖鏈變得越來越緊,幾乎要勒進肌膚血肉之中,夜叉發出隱忍的悶哼聲。

“你為何殺害他們?”安澤皺眉問道。

“你的問題可真多啊,陰陽師大人……”夜叉喘熄著說道,“不過,既然你這麼好奇的話,回答你也不是不可以。因為本大爺沒有家,沒有家人,也沒有朋友,所以我就殺害了他們,明白了嗎?”

“……那麼,我再給你第三種選擇。”安澤沉吟了一會兒,扇骨在手心輕輕一擊。

“我的家很大,你要不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呢?

第58章

“……那麼,我再給你第三種選擇。”安澤沉吟了一會兒,扇骨在手心輕輕一擊。

“我的家很大,你要不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呢?”

安澤的話語讓夜叉猛地一愣。

他保持著呆滯的表情足足有好幾秒的時間,然後這種呆滯被有些瘋狂的大笑聲給打斷了。

“哈哈哈哈——”夜叉似乎聽到了什麼可笑的笑話似的,笑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你這家夥,你這家夥是白癡嗎?哈哈哈,實在是太好笑了哈哈哈!”

安澤麵帶微笑地看著他,並不介意自己的好意被當成了笑話。

“陰陽師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這個惡鬼殺害了我的家人,燒毀了村落,就這種罪無可赦的妖怪,你竟然不打算處決他嗎?”健治不敢置信地看著安澤,完全無法想象他是怎麼會說出來這樣的話來的。“殺了他啊!這種不得好死的妖怪,你為什麼還要庇護他?!”

他的聲音充滿了憎惡和痛恨,咬牙切齒地大吼道,似乎恨不得將夜叉生吞活剝了也好。

隻是也許是礙於陰陽師在民眾中的地位關係,他並沒有做出什麼,隻是用著隱忍而祈求的目光看著安澤。

被他這樣的目光注視著,安澤覺得自己的心上似乎壓著一塊沉重的石頭似的。

安倍晴明一直都背負著這樣的期望嗎?保護京都,保護民眾,退治妖怪……那個豐神俊朗的男人,一直都是背負著這樣沉重的期望嗎?

安澤下意識地捏緊了扇骨。他的內心稍微動搖了一下,不過視線在觸及到夜叉的時候,目光再度變得平靜了起來。

“你的決定呢,夜叉?”

“在本大爺作出決定之前,本大爺可以先問你一個問題嗎?”夜叉似乎從剛才那種狂笑的狀態中恢複過來了,他雖然被咒術的鎖鏈層層束縛著,但是姿態依舊狂傲自大,他仰著下巴,露出的脖頸如同天鵝一般優美地讓人移不開視線。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