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53 頁(1 / 2)

加入書籤

涼涼地說道,“什麼時候妖狐你可以控製好自己的妖力,保證穩定的發揮的時候,再來說這句話吧。”

妖狐一下子就被安澤這句話給打擊到了,他瞪圓了眼睛,憤怒地看著安澤:“你竟然敢這麼懷疑小生的實力!”

“事實總是比較傷人的啊,你說是吧,晴明。”源博雅拍了拍安澤的肩膀,“你這家夥,又收了一個強大的式神呢!隻不過這次可來不及慶祝一下了,我對大天狗的事情非常在意……”

“說的沒錯。大天狗的事情,還是儘早調查一下比較好。”如果是SSR級彆的妖怪站在自己的對立麵的話,安澤可就沒有和對抗夜叉一樣的自信了。

話說回來,一目連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第59章

夜叉和一目連也不過是萍水相逢,大概指了一個一目連離開的方向,並不知道他到底往哪邊去了。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刨根問底,安澤繼續和源博雅討論大天狗的事情:“博雅,你既然曾經和大天狗並肩作戰過的話,那麼你知道他的住處嗎?要是可以去詢問一下的話……”

從心底上講,安澤還是不想和一個SSR級彆的妖怪作對的,尤其是在他知道大天狗是輸出類型的前提下。

“大天狗他向來居無定所,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裡。”源博雅臉色臭臭地說道,“算了,這麼漫無目的的、像是無頭蒼蠅一般的找法也不是辦法。我們還是先回去,再派人出來四處查探一下吧。”

“你說的也對。”安澤點了點頭。他看向一邊正在和妖狐瞪視著的夜叉,“夜叉也隨我們一起回去吧。”

“小生強烈反對!”妖狐抗議道。晴明身邊的式神越來越多了,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局麵!

“好啊,衝你這句話,本大爺就偏要去了!”夜叉似乎專門是想跟妖狐作對。

根本沒有把兩個人的小打小鬨放在心上,安澤便帶著眾式神回到了府邸。

接下來的幾天,雖然安澤並沒有出門,但是也派了一些式神出去打探消息,倒是有了一些不小的收獲。

“所以說,博雅你那邊打探到的,和這邊一樣咯?”眉眼間帶上些許苦惱的色彩,安澤問道。

“是的。”源博雅的臉色也很沉重,“我派了手下的家仆出去調查,京都之外有幾個比較偏遠的村落也都出現了‘神隱’的現象。聽說是夜裡突然響起一陣悅耳動聽的笛聲,第二天鄰村的人便發現人全都不見了。”

“這倒是讓我想到了一個故事呢。”

“什麼故事?再說了,這種時候還是講故事的時間了嗎!”源博雅先是條件反射地問了一句,然後又反駁道,但是看著眼前的銀白長發的陰陽師不緊不慢地品茶的樣子,不知道聲音也變得輕了一些,並沒有嚴重的質問意味。

“說起來也是很小的時候聽過的故事了,類似於傳說吧。”安澤微笑著說道,“曾經有一個村子裡鼠害橫行,導致民不聊生,然後村民發出懸賞,誰能夠治理鼠害,誰就能得到豐富的獎賞。然後一個男人出現了,他吹著笛子,將村子裡的老鼠全都帶走了,但是人們卻反悔了,不想給他獎賞。”

“再後來呢?”源博雅人忍不住問道。

“再後來,為了報複人們,那個男人再次出現了,他在夜裡吹著笛子,帶走了村子裡所有的孩童,那些孩子再也沒有出現過。”安澤說道,“隻不過,有一個腿腳不好的孩子,他沒有跟得上隊伍,隻有他留在了村落裡。”

“你是說,這次的‘神隱’事件……”源博雅似乎都聽得入神了。“說的也是,大天狗的確不像是會作惡的妖怪……”

安澤無奈地笑了一聲,“博雅啊博雅。”

“怎麼了,我說的不對嗎?”

“我該怎麼說呢……這隻是一個故事而已。”安澤的手指不自覺地撫摸著扇骨,眼底帶著溫和的笑意,“但是博雅你竟然當真了,不知道為什麼,覺得你實在是特彆可愛呢。”

“哈?你這麼說我可是會生氣的!”源博雅皺眉道。他堂堂七尺男兒,竟然被人用可愛來形容,完全也不會覺得是誇獎好嗎!

“博雅,很可愛。”一直默默地坐在安澤身邊的神樂抬起頭說道。她用著單純的目光看著源博雅,臉上帶著些許的笑容,“蠢蠢噠。”

“……喂!”源博雅在麵對神樂的時候態度立馬緩和了很多,雖然麵色還是有些不愉,但是也不怎麼特彆難看了。

“哈哈。”安澤撫掌而笑。博雅對待神樂的態度很特彆,隻不過也不像是男女之間的感情,但是他對待神樂真的很寵溺……這樣想來的話,難道說是兄妹之類的關係嗎?

隻不過神樂失去了記憶,而源博雅似乎也沒有點明的想法,自己還是任由他們自己發展了,不要多加插手吧。

“你笑什麼笑啊!”源博雅瞪了安澤一眼,然後彆扭地彆過了頭。

“我不笑便是了。”還是不要過分逗弄源博雅比較好,雖然逗他真的很有趣就是了。

“這還差不多。”源博雅小聲嘟囔了一句。

府邸裡現在隻有安澤、神樂和源博雅三個人,其他的式神都被派出去調查神隱事件了,難得地有些安靜。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一個小紙人蹦蹦跳跳地從門口外麵跳了進來,一陣風似地爬到了安澤的身邊,然後雙手舉起,將一個信封呈到了安澤的麵前。“有您的信件~”

安澤伸手接過,小紙人完成了自己的任務,然後又蹦蹦跳跳地離開了,回到了庭院之中。

“真方便啊,‘人形’式神。”源博雅感歎道。

“如果博雅感興趣的話,我給你做幾個如何?”完全不知道什麼人會給自己寄信,安澤一邊將信封展開,一邊跟源博雅說道。

“算了吧,有些事情還是親力親為比較好,我可不想像晴明這樣養成一個小白臉!”

莫名其妙地被懟了一下的安澤:“……”

他正要低下頭去看信裡到底寫了什麼東西,卻見一個身影如同一陣風似的跑了進來,“晴明大人,有神隱事件的線索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