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55 頁(1 / 2)

加入書籤

話,小生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也未嘗不可呢。”

→_→妖狐你的人設好像朝著口嫌體正直的方向發展了呢。

“那你隨意便好。”完全沒有打算好好招待妖狐的安澤。

妖狐:“……”

本來腦補了一通兩個人可以進一步熟悉一下的情景,結果被晾在了一邊的妖狐表示整個小心臟都涼透了。

完全不知道妖狐已經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安澤走到顯的身邊坐下,輕聲問道:“好吃嗎?”

“……嗯。”顯輕輕地點了點頭。雖然渾身散發著一種生人勿進的氣場,但是卻並不會讓人覺得無禮——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尊貴,這種尊貴之感則是讓人產生無法接近的念頭的原因。

一個普通的小村落裡麵的、富貴人家的孩子,竟然有這樣的氣度,實在是不可思議。

“那就好。”心裡雖然有些疑慮,但是在沒有確切的證據的情況下,安澤也不會去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摸了摸他的頭發,安澤溫和地說道:“你暫時先待在我這裡,等我調查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讓你的父母回到家裡再回去,可以嗎?”

“嗯。”

“既然顯要在這裡住下的話,看來還得收拾一個房間出來。”安澤若有所思地說道,“小孩子應該住在采光通風都比較好的房間……”

“我……”

“怎麼了?”

“……我不想一個人。”顯小聲地說道。他微微低著頭,仿佛地上有什麼寶貝似的盯著地麵。

而就算是低著頭的狀態,他的身姿依舊是挺直的,少年的身體還沒有發育完全,卻也隱隱約約可以看出倨傲的姿態來了。

“不想一個人啊……”安澤有些苦惱地用手指敲了額際,他倒是沒想到這種可能。他的府邸裡除了神樂是人類之外,其他的住客全都是妖怪,所以如果顯不想一個人睡覺的話,就隻能和自己住在一個房間裡了。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自己被套路了呢。

“你這小鬼,不會是想要和晴明住在一起吧?”妖狐不爽地說道。作為唯一一個和安澤“睡過”的式神,妖狐的領地意識非常強烈。

“……”顯略微瑟縮了一下,沒有說話。

“妖狐,嚇唬小孩子做什麼。”安澤瞪了他一眼,他微微俯下、身看著顯,低聲說道:“那你要和哥哥一起睡嗎?”

“……嗯。”顯深藍色的眼睛裡閃過一抹猶豫的糾結,最後還是點了點頭。他伸出手扯著安澤的袖口,稚嫩的小臉上一片認真,“和晴明一起。”

“要叫哥哥。”安澤無奈地說道。

“晴明。”顯不依不撓地喊道。

見他沒有改口的意思,對於稱呼之類的並不怎麼在意的安澤也就不執著於這件事了。

“小生不讚同晴明你的做法!”妖狐用手裡的紙扇指著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奇怪的孩子,晴明你竟然還要和他一起睡,實在是太沒有警惕心了吧?”

“顯隻是一個孩子而已,你這麼說就有些過分了喲,妖狐。”安澤說道。

不管顯的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但是他身上的氣息分明就是人類,一個人類的小孩子,又能做些什麼呢?再說了,他也不是手無寸鐵之人,要是有問題的話,也可以找到方法來解決。

“小生是擔心你!”覺得自己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妖狐有些不爽,但是還是堅持地說道,“反正小生絕對不會同意的。”

“……”處在話題中心的顯沉默著,似乎並沒有察覺到妖狐言語中的惡意。

“啊啦,不要因為這種小事而產生爭執嘛。”八百比丘尼及時地插話道。“妖狐先生擔心晴明先生也是常理,既然這樣的話,倒不如也住在一起便是了。妖狐先生也可以保護晴明先生呢。”

“這個提議小生勉為其難地可以接受……”

八百比丘尼你一臉單純地說出來了很了不得的話啊?!

安澤搖了搖頭,直接打斷了妖狐的妄想,“你也跟著妖狐一起起哄。這個話題到此為止吧,顯就跟我一起睡好了。”

之前妖狐的確是和他一起睡過,但是那是妖狐不知道為什麼成了獸態的原因,和一隻狐崽在一個房間裡睡覺,與和一個男人睡覺,這可是完全兩個概念的事情!

兩個大男人睡在一個房間裡,安澤表示大寫的拒絕。

***

是夜。

白日裡熱鬨的府邸終於徹底陷入了安靜,安靜地似乎可以聽見庭院裡的櫻花落在地上的聲音。

容貌俊秀的陰陽師也已然陷入了沉睡。半晌,躺在他身邊的少年不著痕跡地動了動身體,在夜色中睜開了一雙深藍色的眼睛。

“……”竟然這麼毫無防備地睡在陌生人的身邊,這位安倍晴明大人,比想象中容易接近地多呢。

明明是如出一轍的容貌,但是眼前這個人類,和那位大人是完全不同的。

少年淡漠的目光不帶一絲一毫的情感,任誰也想象不出,這樣的目光會出現在一個孩子的眼中。

因為他並非是一個孩子。

想要完成那位大人的大義,需要大量的祭品來獻祭,對於這件事,大天狗主動請纓,願意為完成大義而做出貢獻。

沉迷於笛聲之中的人類,就像安倍晴明調查的那般一樣,是被他帶走的。但是陰陽師的介入,讓他的行動受到了製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