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56 頁(1 / 2)

加入書籤

本來打算用笛聲將陰陽師晴明的式神都催眠帶走的大天狗默默地在心裡給黑晴明點了個讚。

不愧是黑晴明大人,做事總是這麼考慮周到。

隻是……他明明是讓螢草和那些妖怪一起去開拓陰界裂縫的,為何此刻會出現在黑晴明大人的身邊?

完全揣測不到黑晴明內心的想法,大天狗雖然有些疑惑,但是對於黑晴明的狂熱卻絲毫沒有減弱。

“你回去罷,若是被發現了的話,你的準備可就前功儘棄了。”黑晴明用著輕蔑的語氣說道。

他完全不覺得大天狗的行動能夠起到什麼助力——那個男人的身上,可是有著作為最熟悉那個人的自己都無法預料的隱藏著的可能性,豈是大天狗一時半會便能夠窺探出來的呢?

“是。”大天狗沉聲說道。

身後鴉羽似的羽翼將他的全身包圍起來,待翅膀再度展開的時候,剛才那個身型纖細的青年模樣的妖怪大天狗已經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有著深藍發色的人類少年,顯。

黑晴明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若有所思地打開了蝙蝠扇,有一下沒一下地扇動著。

先不說大天狗能不能從晴明那次窺探到有用的信息,隻是還有另外一點……他可不想讓那個男人的身邊,再多出來一個吸引著他的視線的家夥了啊。

“螢草麼……這麼弱小的妖怪,也就那個男人才會和這種沒用的妖怪簽訂契約吧。”黑晴明的目光從螢草身上掃過,他刷的一下合起了蝙蝠扇,用扇尖的位置在螢草的前額輕輕一點:“破。”

螢草呆滯空洞的目光慢慢地恢複了神采。剛剛清醒過來的她還有些茫然,在看到麵前的男人的時候,眼底滿是信賴,歡快地喊道:“晴明大人!我們怎麼會在這裡呀?”

“嗬嗬……”黑晴明微微笑了起來。妖怪是依靠氣息來辨認人的,而他身上的氣息和那個“晴明”可是一模一樣的。

“螢草,我帶你去一個有趣的地方怎麼樣?”

“好呀~”螢草不疑有他,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

“你不問我要帶你去哪裡嗎?”黑晴明有些好笑地問道。這麼容易的話,他也是會覺得有壓力的。

“晴明大人去哪裡的話,螢草就跟著去哪裡呀。”螢草認真地說道,她以全然信賴的目光看著安澤,可愛的小臉上帶著笑容。

“……”

黑晴明似乎被她的目光給刺傷了。他的麵容瞬間變得陰鷙可怕起來,看得螢草忍不住略微瑟縮了一下,怯生生地說道:“你怎麼了,晴明大人?”

晴明大人身上的氣息突然變得好可怕QAQ

“沒事。”黑晴明微微收斂了一下,他重新揚起笑容,對螢草說道,“那麼,我可愛的式神喲,請隨我一起吧。”

“嗯!”螢草點了點頭,蹦蹦跳跳地跟在了黑晴明的身後。

雖然晴明大人變得很奇怪,但是他一定不會害她就是了!

***

大天狗輕手輕腳地回到了房間。他的腳步輕得好像一根羽毛落在了地上,但是在回到床邊的時候,床上的陰陽師還是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

“……”大天狗被突然的狀況嚇得一動不敢動。

“顯,你怎麼起來了。”因為還在半睡半醒地狀態,安澤的聲音沙啞低沉,在大天狗聽來,竟然和黑晴明刻意壓低的聲線很是類似。

“我……起來去茅房。”聽他還叫的是自己人類的名字,大天狗知道自己還沒有露陷,小聲說道。

“哦,那快點上來吧。”安澤不疑有他,拍了拍自己身邊的空位,說道。

大天狗連忙爬了上去。

他剛剛一躺下,一隻胳膊就攔了上來,青年溫熱的呼吸在他的臉上拂過,“你父母的事情,我會想辦法解決的,不要擔心。”

陰陽師似乎以為他是沒有睡著了。

大天狗沒有說話。

“睡吧。”安澤輕聲說道。

“……嗯。”大天狗應了一聲,配合地閉上了眼。

不知道是因為人類的懷抱帶著有些陌生的溫度的關係,他竟然沒一會兒就睡了過去,等到醒來的時候,身邊的人已經不見了蹤影,隻是手裡緊緊地抓著一截布料。

大天狗:“……”

這個布料有點熟悉,好像是昨天晚上陰陽師晴明身上那件單一的袖子?

“你醒來了?”就在大天狗對著手裡的袖子一臉風中淩亂的時候,安澤推門而入,“正好,起來吃飯吧。”

“嗯……”大天狗捏緊了手裡的布料,目光緊緊地盯著安澤。

“我起來的時候,你緊緊地扯著我的衣袖不鬆手,怕打擾你睡覺,我就用法術給割斷了。”

他不提還好,提起來安澤就覺得有些嘔血,沒想到自己竟然也做了傳說中的“斷袖”!

他一向會早起來練習咒術,看見少年沉睡的麵容,實在是不好意思打擾他——畢竟剛剛經曆過了一場他這個年紀難以承受的動亂,還是讓他好好睡一會兒吧。

出於這個原因,安澤這才體會了一把斷袖是什麼感覺。

呸,能有什麼感覺啊,就是壞了一件衣服,怪不舍得的而已!

很容易就從陰陽師的表情中看出來他到底腦補了什麼東西,大天狗突然良心發現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要是以後知道了真相,這個軟弱的人類不會露出要流淚的表情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