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58 頁(1 / 2)

加入書籤

覺得夢境的主人非常敏[gǎn],若是被發現這邊在窺伺他的夢境,反過來講安澤困在他的夢境之中的話,就大事不妙了。

但是現在的情況卻是兩個人都堅決地拒絕了他的要求,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什麼的安澤憑空升起了一種茫然的慌亂之感。

就算是儘了最大的努力,但是他的努力比起現實還是差了十萬八千裡之遠,再怎麼追趕,也是追不上的。

這種消極低沉的想法一瞬間壓上了他的心頭,沉重地讓他似乎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他就隻能做到這種地步了嗎?

第65章

茫然、慌亂……各種各樣的負麵想法層出不窮地壓在了他的心頭之上,安澤第一次產生了如此劇烈的動搖。

就算是再怎麼努力,他也隻是一個頂替了安倍晴明的身份的普通人而已,想要替代那位傳說中的無所不能的平安京第一陰陽師“安倍晴明”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種認知讓安澤的心裡變得越發苦澀了起來。

他一動不動地坐在座椅之上,一種難得一見的陰沉的氣息籠罩在他的身上。

保持著這個動作坐了半晌,安澤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這才察覺到,因為長時間保持著同一個姿勢而身體都變得僵硬了起來。

他站起身稍微活動了一下,抬頭看了看屋外,天色竟然已經略微暗了下來——他獨自一人坐在這裡,竟然坐了一個下午。

這麼消極的情緒,自己從來都沒有過呢。不過呆坐了一下午,他的頭腦也冷靜了下來,現在想想自己剛才的想法,頓時覺得自己實在是腦子都被狗給吃了。

那種自暴自棄、甚至可以說是放棄治療的做法,實在是不太符合他的性格啊。

不夠強大的話,努力就好了。如果還是不夠強的話,就更加努力吧。

自從穿越成了“安倍晴明”,安澤就是這樣一步一步走出來的,都已經經曆過了這麼多的事情,他居然為了眼前的困難而覺得低沉沮喪了起來,這簡直就是對他之前的努力的嘲諷。

更何況,沒有做過的話,又怎麼知道自己不會成功呢?

唇邊浮現出一如既往的溫和的笑意,安澤用扇骨在手心輕輕一敲,伴隨著這樣“標誌性”的動作,他似乎也找回來了平時的淡定和從容。

如果自己不行的話,他還有那麼多可以依靠的同伴。單槍匹馬地去冒險的話,他那麼多可愛的式神們的作用不就全被他給無視掉了嗎?

這樣的心情一點一點地將原本的消沉給推翻,安澤唇邊的笑容越來越明顯,就連眼底也帶上了笑意。

他收起手裡的蝙蝠扇,從容鎮定地整理了一下因為長時間的坐著而變得有些皺褶的衣擺,準備出去找眾式神們研究一下到底應該怎麼做。

而就在安澤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就要推門而出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夜叉豪放的聲音:“這麼點小事有什麼值得猶豫不決的?看本大爺去給你們問清楚!”

然後隻聽砰地一聲,安澤麵前的門板轟然打開,夜叉保持著踢門的姿勢站在門口,一臉得意地對他身後圍著的一片式神說道:“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

安澤:“……”

直麵了奇怪的風景的安澤整個人都不好了!感覺自己弱小的心靈都受到了傷害好麼,嚶嚶嚶!

他伸手按了按不斷跳動的太陽穴,手中的扇子朝著夜叉的方向一指,一道無形的靈力就朝著夜叉射了過去。

“欸欸欸?!”本來就沒有想到安澤竟然就在門口的位置,更沒有想到他竟然直接對著自己發出來了一道攻擊,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的夜叉動作晃了晃,差點朝後麵摔了過去,還好他迅速地調整了一下姿勢,這才沒有難看地摔倒在地。

“晴明大人!”沒有人理會夜叉的狼狽,所有人在看到安澤的時候,目光都瞬間集中在了安澤的身上。

“大家都湊在我房間門口做什麼呢。”安澤有些無奈地說道。幾乎所有的式神都聚集在了這裡,簡直是非常難得一見的景象了。

“晴明大人……”蝴蝶精的身影從角落裡走了出來。她雙手捏著手鼓,期期艾艾地看著安澤,“抱歉,晴明大人。因為你一直都沒有從房間裡出來,我擔心你……所以就和大家說了那件事。”

“晴明大人!你竟然想要丟下小白一個人去戰鬥!”小白憤怒地撲到了安澤的懷裡,抗議地說道,“身為晴明大人的式神,無論晴明大人去哪裡,小白都絕對會跟在你的身邊的,絕對絕對不會讓你丟下小白一個人!”

“晴明喲,雖然你戰鬥的身姿十分美麗,但是如果我欣賞不到的話,那可是最遺憾的事情了。”食發鬼扭動著腰肢走到了安澤的麵前,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煙鬥裡的煙,然後緩緩地吐出,一小團煙霧在安澤麵前嫋嫋升起。“更何況,這麼美麗的姿態,如果受傷了的話,實在是讓人傷心至極呀。”

“人類果然是一些不自量力的家夥。”妖狐用著不冷不熱的聲音說道,隻是他的目光卻緊緊地盯在安澤的身上。“還是說你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信,覺得可以獨自一人應對把京都危害成了這樣的那個男人嗎?”

“如果有什麼地方能夠幫得上忙的話,請儘管吩咐在下!”犬神站立在一邊,雙手撐著刀,語氣鏗鏘地說道。“晴明大人對在下和雀有莫大的恩情,在下便是縱死也願意相報!”

“晴明果然是個大笨蛋啊喵!”九命貓憤怒地用爪子拍著安澤,“這麼笨的話,還是烤了吃掉算了!”

“晴明大人,螢草醬一定會沒事的,你不要做啥事呀……”山兔耷拉著耳朵坐在山蛙的背上,平日裡和螢草關係最好的就是山兔,此刻聽說螢草失蹤了,她的心情也有些沮喪。

“讓大家擔心了,抱歉。”安澤無奈地笑了笑。沒想到他一時的失落竟然讓所有人都這麼擔心,再想想剛才自己那種想法,頓時覺得非常對不起他們的心意。安澤一手握拳,放在唇邊輕輕地咳了一聲。“我已經想清楚了,不會孤身一人去冒險的——所以,我需要大家的幫助。”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