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60 頁(1 / 2)

加入書籤

了。”夜叉聳了聳肩,沒有拒絕安澤的要求。

“山兔還很有精神哦!還可以繼續尋找一目連大人去救螢草的!”山兔坐在山蛙的頭頂上說道。她雖然還是難掩平日裡活潑多動的性格,但是這種時候,她也知道不能隨便給安澤添亂。

“嗯,山兔最可靠了。”安澤毫不吝嗇地誇獎道。

幾人又說了幾句話,這才一一散開。

幾乎所有人的身影都已經離開了,安澤獨自一人坐在外廊的地板上,突然覺得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寂寞之感籠上心頭。而他這種情緒還沒有來得及發酵徹底,隻見一個身影迎著陽光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情緒很是低落呢,晴明。”書生打扮的青年用紙扇遮擋著唇部的位置,他看到安澤將視線投向自己的方向,眼底的笑意變得越發明顯了起來,就連額頭上形狀漂亮的妖紋也變得生動非常。

“妖狐……”

“要喝一杯嗎?喝點酒的話,可以讓心情變得舒緩地多喲。”妖狐變戲法似的從懷裡掏出來一個酒壺和一對酒杯放到了安澤的麵前,邀請道。

安澤稍微猶豫了一下,在這種時候是不是不太好?不過他的心情的確是有些沉悶,還是點了點頭。“好。”

妖狐動作優雅地講酒具擺在了安澤的麵前。他的舉止文雅,做起來可以說是賞心悅目,若不是身後蓬鬆的大尾巴的話,簡直和人類沒有什麼區彆。

安澤似乎也被麵前的景象給感染了,心情平靜了許多。他有些神遊天外地捏起了一隻白玉酒杯,無意識地轉動著。

修長白皙的手指被白玉的色澤映襯著更顯剔透,妖狐不自覺地稍微走了一下神,這才給他倒了一杯酒。

“你怎麼突然想起來請我喝酒了?”安澤並沒有著急喝,有些好奇地向妖狐問道。

“因為你愁眉緊鎖的樣子實在看起來太礙眼了,晴明。”妖狐不緊不慢地給自己倒了一杯,回答道。

“真的有這麼明顯麼。”安澤無奈地苦笑了一聲。他倒是覺得自己的心態調整地很不錯了。

“你覺得呢?”妖狐不答反問,他淺淺地嘗了一口杯中的酒液,“雖然改善了很多,但是還是有些擔憂的吧。你難道對我們的實力有什麼懷疑嗎?”

妖狐用著審視的目光打量著麵前的陰陽師,說道。

安澤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然後舉杯將杯子中的酒液一飲而儘,“想來想去,現在也並不是適合飲酒的時候,妖狐,若是可以順利回來的話,我們再一起在這庭院裡品酒吧。”

妖狐捏著酒杯的手指微微一緊,眼底醞釀出來複雜深刻的情緒來。

在那次溫泉事件之後,他便對安倍晴明的存在有所忌憚了——他雖然喜歡收集美麗的事物,但是並不代表沒有審時度勢的眼力,見自己是絕對沒有可能達到那種想法,妖狐便將自己的心思收斂了許多。

但是,有些東西不是說忘掉就可以忘掉的,更何況,麵前的人類是有著多麼讓人移不開視線的美麗姿態。

這麼明顯的邀請,更是讓妖狐內心的某些隱秘的情緒再度波動了起來。

“真是狡猾的人類呢,晴明。”妖狐斂了斂目光,動作輕柔地將酒杯放了下去。“既然這樣的話,我們約定好了。”就連還沒有確定性的未來都要預約,真是太狡猾了。

“我什麼時候做過狡猾的事情了?”安澤完全不知道妖狐腦補了什麼東西,一臉懵逼地問道。

“嗬……你……”妖狐打開扇子扇了扇,正準備說話,卻見安澤突然臉色一變,從地板上撐起身體,站了起來。

“怎麼了?”妖狐連忙問道。

“這個力量……是一目連。”通過式神契約能夠一定程度上感受到式神的狀況,如果式神遭遇危險的狀態的時候,通過式神契約,安澤基本上都能夠感受到。而他現在明顯的感受到了一目連的氣息,而且距離京都不遠!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還是趕緊出發去找他吧!”妖狐稍微收斂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說道。

等到安澤帶著眾人好不容易趕到一目連所在的地方的時候,他正和一個男人在激烈地交戰中。

“一目連大人!”

“終於找到你了,一目連大人!”

眾式神開心地喊道。

“這種時候可不是表達重逢的喜悅的時間吧。”安澤笑了笑,他看了一眼和一目連交戰的男人,然後意外地發現,那竟然是夜鬥?!

雖然他的氣勢和自己熟悉的人全然不同,而且還是一頭長發,但是那個容貌,的確是夜鬥沒錯。

他們之前遍尋不見的人,竟然都湊在一起了,安澤也不知道應該說自己是運氣好呢,還是之前都白費功夫了呢?

聽到安澤的話,眾人連忙上去幫忙。經曆過多次的戰鬥之後,他們基本找到了最合適的陣容,根本不用安澤在多說什麼。

夜鬥雖然劍勢凜然淩厲,卻和茨木童子一樣,拿這些套路沒什麼辦法,幾個回合下來就憤怒地解放了神器緋,對安澤大吼道:“你這個人類,實在是太卑鄙了!”

“這隻是獲勝的方法而已。更何況,我的式神們明明是正麵懟你,怎麼會是卑鄙呢?”安澤好以整暇地搖了搖手裡的蝙蝠扇說道。“若實在要說卑鄙的話,大概是我這個陰陽師以多欺少了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