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61 頁(1 / 2)

加入書籤

人離開的背影,有些不太確定地說道。

“比起關心彆人,晴明你不覺得現在你更需要關心的是你的處境嗎?”一目連有些無奈地說道。

“我的處境?”安澤不明所以地反問了一句,然後露出一個笑容來,“我的確是陷入了一件讓人覺得苦惱的事情裡,但是此刻找到了你,便覺得心也安了一半呢。”

一目連被他全然信任的笑容稍微震撼了一下,他不自覺地躲閃了一下安澤的視線,無奈地笑道:“我說的是‘傳說中的安倍晴明’所做的事情。”

一目連這麼提了出來,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無比緊張地看了過來,神樂更是緊緊地扯住了安澤的衣袖,生怕他一不小心跑了似的。

而跟隨著他去過那個世界裡的眾式神也是用著緊張的目光看著安澤。

“那件事……”安澤臉上的笑容微微收斂了一下。

被式神背叛,讓京都陷入了危難之中?

最後被眾妖啃噬殆儘而死?

不知道是處於什麼樣的心理,但是安澤並不覺得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或者是原本的那位安倍晴明的身上。

這種樒汁自信讓安澤對於一目連的話完全沒有任何緊張感,甚至還不如即將要麵對黑晴明這件事值得他緊張一下。

“我並不覺得大家會離開我,”安澤看了看自己身邊的式神們,說道,“可能就是因為這種盲目的自信,所以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的吧。”

眼見著大家還想要說些什麼,安澤抬手製止了他們,繼續說道:“而且,麵前明明有著更為緊急的事情,這種莫須有的‘未來’,並不是現在值得操心的。”

“晴明你有時候的想法真是讓人覺得意外呢。”一目連神色有些複雜地說道。

明明是至關重要的事情,但是在他的心裡卻輕得似乎沒有任何重量。而且,這麼輕而易舉地說出來了這種信任的話語,實在是……太犯規了啊。

一目連看了看其他人,果不其然,都被安澤剛剛的話給觸動了。這應該說是屬於安倍晴明這個人的獨特的魅力麼?

“如果按照一目連你所說的,那麼般若的話……”安澤猛地想到般若並不是和一目連一個時代的妖怪,他甚至都沒有聽說過關於“傳說中的陰陽師”的名號。所以,如果在這個時代的話,他就要和般若徹底分開了嗎……

想到般若孩子般的笑容,安澤一瞬間便覺得有些悲傷了起來。

“般若小哥哥不能再和我們一起玩兒了嗎,晴明大人?”山兔問道。

“……”安澤沉默了幾秒鐘,沒有說話。他感受了一下式神圖鑒中的般若的狀態,然後突然想起來煙煙羅的存在,抱著不太可能得到回應的心態嘗試著呼喚了一下。

“晴明大人,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一陣煙霧憑空升起,煙煙羅出現在安澤的麵前問道。

安澤和一目連驚訝地對視了一眼。同樣身為“未來”的妖怪的煙煙羅竟然能夠回應他的呼喚?

因為煙煙羅一直沒有跟在他的身邊,回到了遊戲世界裡的安澤隻是關心了一下一目連和般若的下落,對於煙煙羅的存在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甚至也有種默認的心態就是煙煙羅也和他這邊斷開了聯係……

“你能夠出現在這裡真是太好了,煙煙羅。”雖然說還是有些在意般若的下落,但是安澤的臉上還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雖然煙煙羅隻是R級的式神,但是他的技能特殊,也許在戰鬥中也能起到意料之外的作用呢。

“能夠幫到晴明大人的話,是煙煙羅的榮幸。”煙煙羅回應道。他圍著眾人的位置轉了個圈,掩藏在煙霧之後的麵容露出來了有些疑惑的表情。“這裡是……”

入目皆是舊式房屋的風格,對於煙煙羅來說實在是太過陌生。

安澤便簡單地和他講述了一下,而煙煙羅聽了之後,也對這件事充滿了驚異。

“那麼我們回去吧。”

“一目連和煙煙羅嗎……”就在所有人都走了以後,一個身影從暗處的角落裡走了出來。他穿著黃藍交加的繁重和服,麵上帶著一個長鼻子的鬼臉麵具,看不到麵具之後的麵容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完全沒有聽說過的妖怪呢。尤其是那個一目連,身上竟然有神明的氣息,看來得告訴黑晴明大人一聲。”

大天狗低聲說道,他扇了扇翅膀,用著複雜的目光看著眾人離開的方向,然後朝著黑夜山的方向飛去。

趁著安倍晴明離開府邸的時候,他做了不少準備,那位大人的大義是任何人都不能夠阻攔的。

***

安澤回到府邸的時候,並沒有發現顯的蹤影。留在家裡的神樂和八百比丘尼都搖了搖頭表示沒有看見他到底去了哪裡。

“明明說好了不要到處亂跑的。”安澤皺了皺眉。他將犬神召喚了出來,說道:“犬神,你和雀的話,幫忙去尋找一下那個孩子吧,放他一個人在外麵的話,實在是放心不下。”

“雖然這是您的命令,但是晴明大人你的計劃……”犬神有些不太認同安澤將他派出去的做法。

“晴明(大人)這邊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好了。”眾式神紛紛表示。犬神雖然還是不太放心,但是並沒有再說些什麼,帶著雀離開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