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63 頁(1 / 2)

加入書籤

回自己探察的意識的時候,臉色也變得更為凝重了一些。

“的確是這樣的嗎……”神樂抬頭看了看安澤。

“嗯……”

“黑晴明那家夥,竟然連四神結界都破壞了,他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呀!”小白有些抓狂地說道,“我們應該怎麼辦呀,晴明大人!”

“晴明,在這裡乾站著可不行,我們到底應該怎麼做?”源博雅抓了抓頭發,有些暴躁地說道。

安澤抿著嘴唇沒有說話。如果隻是一處還好,但是現在是四神結界都被破壞了,那麼光憑他們幾個人的力量,不知道能不能順利解決。

“晴明大人,斷橋邊的陰界裂縫越來越大,我快要壓抑不住了……”雨女的聲音通過式神契約自腦海中傳來。

“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解決的。”安澤先是回複了雨女,然後對在場的眾人說道,“雨女所在的東方已經確認,封印的結界被破壞了。其他的三個地方估計也是如此了。”

“那該怎麼辦,晴明。”一目連問道,“不論怎麼樣我都會陪在你的身邊的,不管你打算怎麼做。”

“雖然我們的力量很微薄,但是能夠幫到晴明大人的話,我們也會儘最大的努力的!”山兔等人也說道。

“嗯,謝謝大家了。”安澤沉吟了幾秒鐘,然後才下定決心一般,蝙蝠扇在手心輕輕地擊打了一下。“我現在心裡有一個決定,不知道怎麼樣……”

“這種時候就不要賣關子了,趕緊說出來吧!”源博雅已經握緊了腰間的太刀,蓄勢待發地說道。

“此刻破壞四神結界的咒術已經生效,若是逐個擊破的話,耗費的時間不知道會有多久。”安澤沉聲說道,“我想到了另外一個辦法——如果可以直接打敗施術者的話,那麼他設下的咒術便會不攻自破。”

“好,那麼我們走吧!”源博雅毫不遲疑地應和道。

“……”安澤無奈地苦笑了一下。

“博雅先生,真的是毫無畏懼呢,不愧是武士。”八百比丘尼掩著嘴唇笑了笑。

“不過博雅說的也對,現在也不是害怕的時候了。”安澤一手握拳,輕輕地在源博雅的肩頭上打了一下。“走吧,無所畏懼的武士大人。”

“無論是京都,還是螢草,都得要拯救才行啊。”

就在安澤等人決定要直接前往黑夜山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個男聲:“晴明,晴明!趕緊離開這裡……”伴隨著話音,一個拿著巨大鐮刀的男人闖進了府邸之中,他神色急切地看著安澤,說道,“快點離開這裡,不然的話就來不及了……”

鬼使黑?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如此慌慌張張的,實在是不像是鬼使黑的性格。

而且他口中的讓他離開是什麼意思?

第70章

“鬼使黑,你怎麼來了,還這麼慌慌張張的。”安澤開門見山地問道。

“晴明,那位大人要將你……”

鬼使黑話音未落,隻見一個漩渦憑空出現在眾人麵前。一個身穿紫色和服,麵帶布狀眼罩、手拿一隻巨大的毛筆的男人從漩渦中走出,他手中的毛筆直指安澤,冷聲道:“安倍晴明,吾乃地府判官,奉閻魔大人指令,將汝帶往地府審判,還不束手就擒!”

“什……”安澤一臉懵逼地看著來人。而還沒等他說什麼,眾式神們紛紛往前走了一步,下意識地想要保護安澤。

“判官,一定是什麼地方搞錯了,晴明他不會是那樣的人!”鬼使黑攔在了安澤的麵前,對判官說道。

“鬼使黑,汝要違抗閻魔大人的指令嗎?”判官神色不動,聲音冷冽嚴肅,“若是汝立即退下,吾還可以裝作無視汝前來通風報信的罪過,若仍是執迷不悟……”

“判官,這件事情必有蹊蹺,就我等所知的晴明,絕對不是為非作歹之人啊。”鬼使白的身影隨之出現,也辯駁道。

好像莫名其妙地被安上了好大的罪名的安澤:“……”

“鬼使黑,鬼使白,還有那位判官大人……誰能夠給我解釋一下,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眼見著現場的氣氛越來越緊繃,安澤連忙開口道。

見安澤態度還算良好,判官的語氣也平緩了一些,隻是仍是充滿了憎惡:“安倍晴明,汝將京都弄成這幅模樣,現在竟然還在裝傻嗎?”

“將京都弄成這幅模樣……”安澤重複了一遍,嘴角不由得露出了無奈的笑容。“我大概知道判官大人前來是所為何事了。”

“那汝還有何話要說?”判官冷聲問道。

“造成這件事的不是晴明,而是另一個和晴明長得一模一樣的家夥。”一目連在一邊開口說道。他雙手環胸站在安澤的身邊,雖然並沒有做出對峙的模樣,但是圍在他身邊的那條金龍則是張牙舞爪地亮出了攻擊的姿態。“判官你的到來,的確是閻魔大人的命令嗎?”

“一目連大人……”麵對一目連的時候,判官的態度更為尊敬一些,他點了點頭,說道:“的確是閻魔大人的命令。什麼事情都瞞不過閻魔大人的眼睛,就算是您,質疑此事未免也太過無禮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