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66 頁(1 / 2)

加入書籤

安澤被暴漲的靈力激得伸手擋了擋眼睛,才緩解了一下那種突如其來的強烈光芒。

而當他再度睜開眼的時候,那些光芒早已儘然散去,而一種難以用語言形容的空虛感縈繞在他的胸口,似乎他失去了什麼至關重要的東西。

那種空落落的感覺讓安澤不由自主地深深地喘了一口氣,伸手按住了胸口的位置,眉頭也不由得皺了起來。

“……”他嘗試著動了動嘴唇,卻仍舊是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他此刻已經完全陷入了“過去”那個完全被遺忘了的自己的身上的感情之中,這種錯亂的感覺讓安澤有一種莫名的倒錯。

明明已經知道了“安倍晴明”就是失去記憶之前的自己,但是這種結論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歸屬感,失去的記憶並沒有找回,在他的心裡,安澤隻是安澤而已,而不是傳說中的大陰陽師——安倍晴明。

而此刻胸口中縈繞著的那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卻讓安澤真切地感受到了那種兩個人其實本來就是同一個人的事實。

“……將自身的黑暗麵剝離出來,施行‘陰陽分離之術’……”陰影之中的八岐大蛇用著扭曲黑暗的聲音說道,“但是,隻是這樣的話,想要封印我,也隻是癡心妄想罷了!”

“不試試看又怎麼知道呢?”伴隨著自身陰暗麵的剝離,安倍晴明的目光也變得溫和了許多,隻是這種溫和並不會讓人覺得親切,而是給人一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淡薄之感。他重新直起身,微微闔上雙眼,口中念出了一大串繁複的咒語,手上的動作更是讓人覺得眼花繚亂,旁人看來,恐怕根本無法看出他到底使用了什麼樣的咒術。

“你這家夥——”

伴隨著安倍晴明的舉動,那藤蔓般的黑色煙霧終於按捺不住了。八岐大蛇發出憤怒痛苦的嘶吼,想要衝破自己身上的束縛封印。

“縛!”安倍晴明在使用陰陽分離之術的同時,還不忘給八岐大蛇增加一份封印。

其實要說是“八岐大蛇”還有些過分——這團黑影其實隻是八岐大蛇的意識而已,真正的八岐大蛇還被封印在陰界之中,隻不過它的動作越來越頻繁,如果不采取有效的方法抑製的話,不出幾日,便能夠從陰界之中逃出,到那時候,可就是世間萬物陷入黑暗之日了。

所以他必須要封印八岐大蛇,無論是使用什麼樣的方式。

“——陰陽分離之術!”

這個咒術所需要的準備非常之多,失去了身為安倍晴明之時的記憶,安澤甚至對這個咒術一竅不通,就算是此時身臨其境,但是也並不能理解到過去的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情。

他話音剛落,隻見有些模糊的黑色的東西,就像是有生命一般,從安澤的身體中慢慢地被剝離了出去,從有些模糊的人形輪廓來看,和“安倍晴明”的模樣簡直就是如出一轍。

黑晴明就是因為這個而誕生——

‘陰陽分離之術’是違背世間常理的,也就是之前安澤在夢中聽到的“陰陽逆反”的咒術,而這一切也都並非是安澤曾經腦補過的性彆轉換之類的糟糕的腦洞物,而是更為深刻的東西。

這個認知在腦海中響起的時候,安澤隻覺得身體再度被強烈的失重感所籠罩,而緊接著,胸口處被穿透的劇烈的疼痛感瞬間將安澤從剛剛沉浸在過去的回憶中硬生生地拉扯而出。

“呃……”安澤吃痛地抓緊了身前的人。

兩人的身體幾乎貼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在這種場麵的話,旁人看來大概還會腦補出來什麼風流韻事。

不過現在的安澤可沒有心情和精力想這些有的沒的。他所有的心神似乎都被黑晴明的舉動而牽動著,而剛剛感受到的那種奇異的、仿佛失去了什麼東西的失落感再度籠罩了他——黑晴明的手似乎有什麼魔力,肆意奪取占領著。

“……晴明喲,再度和我融為一體吧。”黑晴明在安澤耳邊說道。

“黑晴明……”安澤吃力地抬起頭,注視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麵容,說道,“你是在怪罪我,曾經將你舍棄的決定嗎?”

黑晴明因為他這麼一句話給驚在了當場。

動作的停頓讓安澤有了可趁之機,他指尖飛快地凝出一個咒術,毫不留情地朝著黑晴明的身上砸了過去!

“晴明——”眾式神的驚呼聲似乎都因為這近乎靜止的時間而變得無法感知,伴隨著黑晴明的手臂從他的身體中抽離,安澤迅速地朝後撤去,竟然瞬間拉開了不小的距離。

“晴明!你沒事吧!”一目連在他抽身而出的第一時間就將龍神給召喚了出來,風神之佑瞬間便將安澤保護了起來。“你的身體……”

“我沒事。”安澤勉強地露出一個微笑。黑晴明並非是直接傷害到了他的身體,而是在奪取他身體之中的靈魂,所以他的身體上並沒有什麼實際的傷害。但是那種被奪取的感覺還殘留在他的心裡,給他一種非常強烈的不適感。

“你……”黑晴明站在距離安澤幾步遠的地方,目光陰鷙地看著他,“你還是想起來了嗎?”

“沒有。”安澤搖了搖頭,他並沒有避諱黑晴明的目光,反而毫不畏懼地與他對視,道:“隻是有些事情,並非是必須要想起來才能夠得出結論的。”

黑晴明的唇邊浮現出輕微的笑意。他好以整暇地將蝙蝠扇在手心輕輕地擊打了兩下,臉上的笑容可以說是驚歎:“果然不愧是‘安倍晴明’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