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73 頁(1 / 2)

加入書籤

瞳朝著他的方向掃視了一眼,其中充滿了對人世的厭惡與漠然,似乎一切毀滅在他的麵前,都不會讓他的目光出現一絲一毫的動搖。

安澤捏緊了手中的扇骨,蝠扇唰地在麵前展開。

黑晴明……已經壓製不住八岐大蛇了嗎……?

黑晴明的目光微微停滯了片刻。他輕輕地訶了闔雙眼,再睜開眼時,眼中的冷意已經淡了許多,他用複雜難測的目光看了安澤一眼,然後二指合並在唇邊輕輕一點,朝著八百比丘尼的方向遙遙一指。

夾雜著靈力的怒吼嘶天裂地,八百比丘尼勝券在握的臉色終於變了變,神色有些凝重地舉起了手中的法杖。

她可沒有想過,黑白晴明會聯手的情況。

如果按照現在的狀況發展下去——不再壓製八岐大蛇大人的黑晴明所擁有的力量,就連是她也不敢一口咬定可以輕而易舉地承受,就連因為黑晴明失控而讓八岐大蛇大人擺脫控製的可能都不敢想象……

畢竟,黑晴明的身後,還站著蓄勢待發的白晴明……

要是既讓自己一敗塗地,又不能讓八岐大蛇大人獲得自由的話……她暴露身份就沒有了任何的意義,隻是徒增笑料罷了。

想到這裡,八百比丘尼微微皺了皺眉。

她其實也並非是毫無辦法。

因為誤食人魚之肉而變得長生不老,八百比丘尼漫長的生命中所學會的異術數不勝數,隻不過有的異術實在是匪夷所思,也找不到可以用來實驗的對象,就連八百比丘尼自己也不敢保證它的可行性。

比如說……跨越時空之法。

就算是能夠成功,能不能將八岐大蛇大人再度帶回也是問題……但是目前的情況以及輪不到八百比丘尼多想——黑晴明的攻擊已經近在眼前,八百比丘尼咬了咬牙,低聲念出了一串艱澀難懂的咒語!

“……!!”

短暫的怔忡之後,強烈的顛覆感如同地動山搖一般,安澤的身體晃了晃,竟然完全失去了力氣,仿佛陷入了一個無形的漩渦之中,隻能隨波逐流地不斷地下陷、下落。

怎麼回事……

他勉力抬起眼看向黑晴明的方向。

黑晴明的狀態和他相比並好不到哪裡去,他臉上的蛇鱗紋路飛快地減淡,而縈繞著的暗神龍的身影也變得越來越淺淡。

“我隻能這樣做了。”八百比丘尼在這翻天覆地的漩渦之中用著不太確定的聲音說道,“這個術法是我第一次嘗試……但是我相信,憑借八岐大蛇大人的力量,定然能夠在這時空的漩渦之中安然無恙……請您耐心地等待著,等待著妾身再次將您迎回陰界的寶座之上,成為人世間的主宰……”

安澤和黑晴明在這漩渦之中越陷越深,到後來,已經基本難以聽清八百比丘尼到底說了什麼,強烈的失重感讓安澤難以忍受地閉上了雙眼,這種感覺不知道持續了多長時間,等到那種讓人雙腿發軟的眩暈從腦海中被摒除之時,安澤感受到了清淺的櫻花的香氣。

“你是何人!”

一聲怒吼突然在身邊響起。

安澤猛地睜開眼,隻見他的麵前漂浮著一個矮小的、有著黑色翅膀的妖怪。

他穿著僧服,腳踏木屐,手中拿著法杖,用警戒的目光看著安澤。

“你到底是何人?突然出現在百鬼之主·滑頭鬼大人的庭院之中,到底是所為何事!?”鴉天狗厲聲說道。

他本來在櫻花樹上小憩,沒想到竟然庭院之中憑空出現了眼前這個身穿藍色狩衣的青年……這種匪夷所思的出場方式讓他瞬間提起了一百分的戒備,警惕地追問著不速之客的目的。

安澤一臉懵逼地轉了轉頭,查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他此刻正站在一個水池旁邊的櫻花樹下,櫻花開得正豔,帶著清香的花瓣紛紛揚揚地落了一地,在地上鋪上了一層花瓣做的地毯,而不遠處,是一座非常壯觀寬闊的住宅。

安澤:“……”

他剛剛不是還和黑晴明站在一起嗎?難道說是因為八百比丘尼的術法導致他再次穿越,並且穿越到了彆人家的院子裡?

“等等……這位妖怪先生,你聽我解釋……”安澤有些頭痛地按了按眉心,有些無奈地攤了攤手,“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是請相信我並沒有惡意……”

“……”鴉天狗沒有說話。他虎視眈眈地看著安澤,似乎隻要安澤有一丁點的無禮之舉,就會毫不留情地對他發動攻擊。

“鴉天狗——我的煙鬥哪裡去了!”

就在安澤抓耳撓腮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自己的身份的時候,一個浪蕩的身影邋邋遢遢地從住宅那邊走了過來。

他穿著一身墨藍色的和服,衣襟大大地敞開著,裸、露出來一大片壯實的胸肌,懶洋洋地低頭抓著頭發,雖然姿態並不怎麼認真,也不會讓人覺得頹廢——因為就算是這麼隨意的步伐,這個男人的周圍依舊縈繞著一種令人望而生畏的氣息,昭示著他的強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