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74 頁(1 / 2)

加入書籤

掃視著,試圖在這個陰陽師的身上找出說謊的破綻——對方神色坦然,麵色溫和,看起來的確不像是說謊,難道他真的不是傳言中的那位“安倍晴明”,重名隻是一個完全的巧合嗎?

“總大將!你不要被這個家夥的花言巧語給蒙蔽了!”鴉天狗撲閃著翅膀急切地說道。

“好啦好啦,鴉天狗。”奴良滑瓢擺了擺手,示意鴉天狗不要這麼一驚一乍地了。“如果真的是那位‘安倍晴明’的話,多多少少也會傳出點消息來,這樣憑空出現在奴良組的府邸裡,怎麼想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唔……冒昧打擾一下。”安澤麵帶微笑地說道,“關於這位‘安倍晴明’的事情,奴良君方便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嗎?”

也許和他莫名其妙地穿越到這裡有所關係。如果能夠找到答案的話,大概他也能夠想到辦法回去……

“這裡可不是適合談話的地方。”奴良滑瓢哈哈大笑,他走到安澤的身邊,拍了拍安澤的肩膀,“走,隨我進去喝酒去!”

“等、等一下……”突然被自來熟的安澤一臉懵逼地被奴良滑瓢給拉走了。

***

這邊安澤陷入了一頭霧水的狀況之中,而另一邊,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眼睜睜地看著安倍晴明被八百比丘尼施放的術法拖入漩渦之中,而在場的所有人,竟然完全沒有可以動手的能力。

“晴明……”通過式神契約,一目連可以感受到晴明此刻的狀態並沒有什麼異樣,懸著的心這才稍微放了下來。“大家不用擔心,晴明此刻並沒有危險,我們能感受得到,不是嗎?”

“憑借晴明的實力,應該也不用過於擔心。”曾經正麵感受過安倍晴明的強大,妖狐此刻難得附和了一目連的話,隻是他的目光卻並非是堅定不移的——雖然能夠通過式神契約感受到晴明的狀態,但是他也同樣能夠感受到,召喚的力量被不知名的東西所阻攔了。

這代表著,如果晴明真的遇到危險的話,甚至不能夠通過式神契約來召喚他們前去幫忙……

畢竟,另一個“安倍晴明”也隨著晴明不見了蹤影……

“看來隻能到這裡了。”八百比丘尼感受著現場殘留的力量波動,神色冷漠地說道。“能夠把我逼到這個地步,果然不愧是陰陽師安倍晴明……”她環視了一眼留在這裡的眾式神們,唇角勾起了一個充滿了惡意的笑容,“為了保護八岐大蛇大人,我將晴明大人送到了另外的世界中……失去了主人的妖怪們,來到我的身邊,和我一起等待八岐大蛇大人的回歸吧?”

“……”八百比丘尼的邀請得到了一致的沉默。

這麼光明正大不要臉的挖牆腳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你這個家夥!到底把晴明弄到哪裡去了!”源博雅覺得自己簡直要搞不明白這一係列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了,不過這並不影響他知道眼前的人是身為背叛者的事實。源博雅誅邪箭拉滿,威風凜凜地對八百比丘尼喊道。

“……啊啦啊啦。”八百比丘尼掩唇笑了笑。“果然是意料之中的結果。算了,我已經等待了那麼久,並不急於一時……”她自言自語般說完,周圍突然泛起水紋,下一秒,就這麼消失在了眾人麵前。

而伴隨著八百比丘尼的離開,縈繞在周圍的、讓人覺得窒息的陰氣開始以明顯可以感受的速度飛速消逝。

隨著作為陰氣根源的八岐大蛇的“轉移”,籠罩著京都的陰氣終於偃旗息鼓,不再張狂了。

但是站在這裡的所有人的臉色並沒有變得輕鬆起來。

晴明現在……到底在哪裡?

從八百比丘尼的話來看,她利用異術將晴明以及八岐大蛇都送到了異世界,但是在場的其他人並沒有能夠跨越時空的力量……那麼,難道晴明就要一輩子都無法回到他們的身邊了嗎?

更何況,隨著離開的還有那位黑晴明……

就算是所有人都沒有說出口,但是無不例外都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那個……就算是不知道晴明大人到底是在哪裡……但是我們這樣站著發呆也是徒勞無功的。”小白用爪子撓了撓腦袋,小聲地說道,“晴明大人有著跨越時空的力量不是嗎?一目連大人、妖狐小生都知道這一點的。所以,我們隻要在這裡等待晴明大人回來就好了!”

“而在那之前……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去找一下螢草的下落?”

他們最早來到這裡的原因,不就是為了拯救被黑晴明誘拐的螢草嗎!可是到現在都沒有見到人影。

“……大天狗。”源博雅把目光放到了被他困在結界之中的大天狗之上。

“吾可以帶你去找螢草。”黑晴明沉默了片刻,點頭道。“作為交換,我要和你們待在一起,如果有黑晴明大人的消息的話……”

“和我們待在一起也可以,但是如果你們還想搞小動作的話……”源博雅皺眉。

“這個可以交給我……”神樂扯了扯源博雅的衣角,小聲說道。

“交給你?”

“嗯……”神樂點頭,她拿著手裡的紙傘畫出了一個繁複的咒術,隻見無數紛飛著的紅色蝴蝶朝著大天狗和雪女飛了過去,兩人稍微露出了難受的表情,待那些蝴蝶散去,兩人身上流露出的妖力竟然變得非常微弱!

“我將他們身上的力量封印了一部分。”麵對著眾人震驚的眼神,神樂解釋道。“大概可以維持一個周左右的時間。”

“好厲害啊,神樂。”源博雅從來不知道神樂竟然還有這樣的能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