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75 頁(1 / 2)

加入書籤

的原因,而如何能夠解除這個咒術,就不得而知了。”

說到這裡,安澤眉間不可避免地帶上了一抹憂慮。

受到八百比丘尼術法的影響,黑晴明估計和他一樣,也來到了這裡,隻是不知道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而平安京那邊,安澤倒是不怎麼特彆擔心。引起陰氣蔓延肆虐的八岐大蛇已經來到了這裡,平安京應該已經恢複了原樣,就算自己“失蹤”了,一目連應該也能過安撫下眾式神們的情緒……

果然還是應該想辦法儘早回去才行。

“這的確聽起來非常匪夷所思……”奴良滑瓢拿在手裡的煙杆都忘了抬起,微微睜大了眼睛,震驚地說道。“沒想到還有這種可能。而更有趣的是,在那個世界中竟然也有安倍晴明這個名字,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晴明你才會來到這裡吧?類似於介質一般的東西。”

“介質……”奴良滑瓢的話讓安澤猛地一愣。

“媒介之類的。正因為‘名字’的聯係性,所以才會將另一個世界的你吸引到這裡來……”奴良滑瓢似乎被這件事給激起了興趣,興致勃勃地說道。

剛剛還縈繞在安澤心裡的憂慮,因為奴良滑瓢的猜測而豁然開朗。

沒錯,他怎麼會沒有想到這一點呢?

也許正因為是“安倍晴明”這個名字的影響,他才會來到這個世界啊!

“奴良君,你真是幫了我大忙了。”安澤在來到這裡以後,終於露出了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真心的笑容。

他有些坐不住的從座位上站起身,來回走了兩步。“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怎麼樣才能回去——這個辦法我大概也就有思路了。”

隻要斬斷這個世界中和“安倍晴明”的聯係,他應該就能夠回到自己的世界中了!

奴良滑瓢為他的反應啞然失笑。他抬起煙鬥深深地吸了一口,縈繞在麵前的煙霧也遮擋不住他眼底的笑意。看到安澤這樣的反應,他原本心裡還有的稍許對於安澤身份的懷疑,此刻已經全然褪去了。

“我的話能夠在不經意間提點到你的話,那真是再好不過了。”奴良滑瓢並不知道安澤得出來了什麼結論,而且他也沒有打算深問。最後一口煙抽完,奴良滑瓢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朗聲笑道,“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來舉辦宴會吧!”

“作為歡迎晴明你的到來,而舉行的宴會!讓我們開懷暢飲吧!哈哈哈!”

“宴會宴會!”

“總大將賽高!”

“最喜歡宴會了!”

躲在屏風後的小妖怪們聽到奴良滑瓢的話頓時歡欣鼓舞地跑了出來,四下奔走相告去了。

“奴良君……”安澤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著奴良滑瓢。他明明是個不速之客,此刻卻受到了這樣的款待,實在是有些過意不去。

“這種小事情就不要介意了!”奴良滑瓢拍了拍安澤的肩膀,“你人生地不熟的,如果不介意這裡是妖怪的大本營的話,我可以暫時收留你喲。”

“實在是太感謝你了,奴良君。”無處可去的安澤隻好答應了奴良滑瓢的邀請。

***

“可惜,可惜。”

大敞著衣襟,以非常豪放的姿態坐在櫻花樹的枝椏之上,奴良組的總大將發出了長長的歎息。

安澤靠在櫻花樹下,聞言抬頭看了他一樣,“可惜什麼?”

“如此開心的時刻,竟然沒有美人相陪,這難道還不是可惜嗎?”奴良滑瓢將酒盅裡的酒倒進嘴裡,隨手抹了一把,從櫻花樹上跳了下來。

“雖然晴明你也是讓人心生向往,但是比起那位姬君,還是差的遠呐。”他摸了摸嘴唇,露出了懷念的神色來。

“哈?”安澤不知道自己應該吐槽前麵那句話,還是對後麵那句話表示好奇比較好。

“那位姬君,可是比起傳說中的輝夜姬也毫不遜色的吧。晴明,我帶你去看看她吧!”奴良滑瓢單手握拳,在另一隻手心裡輕輕一敲,愉快地說道。

“欸???”安澤一臉懵逼。

“瓔姬。”奴良滑瓢在念出這個名字的時候,聲音都變得深情了許多,“她的名字是瓔姬。”

“聽起來就覺得很美的名字,想必真人也會是讓人心動不已。”

“沒錯,她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人。”奴良滑瓢掃視了一下周圍。所有人都在忙著觥籌交錯,喝得醉成了一灘爛泥,都沒有注意到這邊的動靜。“走,我帶你去見她!”

安澤忍不住笑了起來,倒是沒說什麼,抬腳跟上了奴良滑瓢的步伐。

雖然見麵認識不過短短幾個小時,但是奴良滑瓢這個人實在是太好相處了,就算是不是特彆容易與人相熟的安澤,也不禁被他所影響。

瓔姬自出生起便有著能夠治愈他人的神奇能力,她的父親生性貪戀,利用她的能力來獲取財富,瓔姬本身對這種做法並不認同,但是也做不到違背父親的心意,因而心情總是略帶憂鬱,就連那雙美麗的眼瞳之中,也是帶著淡淡的憂傷的。

而此刻,她正坐在廊下遙遙地望著空中明亮非常的圓月,想起白天沒能拯救的窮人家的孩子,一時之間悲上心來,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而等她再抬起頭的時候,卻被麵前突然出現的身影嚇了一大跳。她吃驚地捂住了嘴巴,才沒讓自己失控地大喊出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