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76 頁(1 / 2)

加入書籤

眼,很快就又變成了那種淡淡的笑著的樣子。“這可真是一個讓人吃驚的名字。不過你並非是我所認知的那位‘安倍晴明’吧。”

幾百年前妄想統治世界的那位“安倍晴明”早就已經墮落成了妖怪,身上不可能是這種讓人覺得舒適的氣息,要說的話,大概會比這裡的血腥氣還要讓人難以忍耐吧。

“在下花開院秀元,是陰陽師花開院一族的族長,初次見麵,請多指教了。”花開院秀元指揮著式神落地,那個人頭鳥身的式神在花開院秀元落在地麵上之時,就飄然而起,身形猛然縮小,看起來倒是沒有那麼詭異了。

見安澤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它身上,花開院秀元以袖掩唇笑了笑,“這是我的式神。很可愛的吧。”

“秀元大人,請不要用可愛來形容我!”式神拍著翅膀抗議道。

“很有特色的式神呢。”

現場實在不是適合聊天的地方,安澤便將話題轉移了過去,道:“我剛剛在路上遇到了目擊者。趕來的時候,已經成了這個樣子,不知道行凶的妖怪到底逃到了什麼地方。”

“雖然不知道具體是哪個妖怪,但是對其背後的勢力,我倒是有些思路。”花開院秀元並沒有隱瞞——在他看來,眼前這位陰陽師明顯有著十分強大的實力,如果能夠讓他成為自己的同伴的話,自然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不知道安倍君有沒有聽說過吞食生肝能夠讓妖怪變強的說法?”

生肝,有一種說法,指的是內臟。這個安澤倒是有所耳聞,但是他所說的吞食生肝而變強的方法,卻是從來沒有聽說過的。

“……幾百年過去了,又到了那位大人轉生的年代了。”花開院秀元以一種異常冷靜的目光看了滿地的血跡一眼,微微合了合眼眸。“這已經是第七起類似的事件。年輕的少女被挖走了生肝,慘死街頭。”

“你說的是羽衣狐和那位‘安倍晴明’嗎?”安澤頓時就想到了奴良滑瓢說過的故事。奴良滑瓢的確說過,大約到了羽衣狐轉生的時代,但是還未曾提及吞食生肝的事情,想必是比花開院秀元的消息落後了一些。

“哦?安倍君對這件事有所了解嗎?”

“聽人提起過。”不知道奴良滑瓢和花開院秀元是不是敵對關係,所以安澤並沒有透露奴良滑瓢的名字。

“既然安倍君知道的話,那就更好理解了。”花開院秀元並沒有追問,點了點頭,繼續道,“的確是這樣沒錯。隻可惜,我雖然有這樣的猜測,但是這些妖怪暫時隻是在暗中行動,沒有大肆張揚,所以我掌握的信息也是有限的,甚至連羽衣狐轉生的人的身份都未曾得知。”

“這樣的消息,自然是要緊緊瞞住才是——如果真的暴露了出來,那時候,大概也是她力量恢複了大半的時候。”

“的確。”花開院秀元點頭道,“隻希望,我們能夠在她達到全盛之前就能夠……算了,現在說這些還言之過早。安倍君,花開院家的人隨後就到,這裡就交給他們處理便好——秀元與你一見如故,甚是投緣,不知可否願意到府中小坐片刻?”

“花開院君的邀請自然是不好拒絕的,倍感榮幸。”安澤先是應了他的邀請,然後有些猶豫地看了一眼還站在那裡的少女的靈魂,遲疑地說道,“隻是……”

“隻是?”

“這裡……還有一位特彆的朋友,也許能夠為尋找羽衣狐一事提供一些幫助才是。”安澤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就和花開院秀元說了這裡還有一個“第三者”存在。“這位死去的少女的靈魂還在現世徘徊,此刻正在那邊站著。”

“!!!”花開院秀元覺得自己一晚上吃的驚比活的這麼多年吃的還多。他往安澤指著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是那裡隻有少女死狀淒慘的屍體,哪裡有安澤所說的靈魂?

“冒犯了。”安澤走到花開院秀元身邊,伸出兩根手指,在他的眼前劃過。“靈視,開。”

花開院秀元隻覺得眼前一陣極為舒適的氣息劃過,再看向那邊的時候,果然看到了安澤所說的少女。

“隻不過,現在的我沒有能夠和她交流的能力……”安澤收回手,站在花開院秀元的身邊,微微皺眉道。“她隻是遺留在這個世界上的靈魂,或者說是殘念罷了……”

“晴明醬你這真是相當神奇的力量呢~”花開院秀元的聲音難得有了幾分活潑之意,“有了這個能力,會讓很多事情都輕鬆很多啊。”

“的確是這樣沒錯……”安澤因為花開院秀元的稱呼稍微卡殼了一下,不過也沒有生出什麼反感的心情,隻得繼續道:“但是前提是能夠找到辦法和她交流。”

“你倒不如說一下,如何才能夠與她交流?比如說什麼媒介之類的東西?如果可以準備的話,我一定會竭儘全力將它找出來的。”

“媒介?”安澤沉思起來。

花開院秀元不再說話。他似乎對於自己能夠看到那位死去的少女的事情非常感興趣,徒步走到了先前安澤所站的地方打量了一番。

他並非對少女的慘死毫無觸動,隻是他的性格和身份讓他已經缺少了多餘的同情——與其這樣,還不如將這份心情付諸於儘快解決事情之上。

“嗯……?”花開院秀元打量著少女屍體的目光微微停滯了一下。

他略有些驚訝地俯下|身,用指尖撚起少女被血跡浸染地看不出顏色的淺色衣裙。

“你發現了什麼線索嗎,花開院君?”

“這位姬君,似乎是花開院旁係的家族的呢。雖然被血色浸染,但是隱約也看得出來,這是花開院家族的家紋。”花開院秀元放開手中的布料,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呆呆地站在那裡的靈魂。

“晴明醬。”花開院秀元問道,“傳言中,人類的靈魂在死去之後,將會前往地府……那什麼情況下,才會讓他們滯留在人世間,不肯離去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