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41 頁(1 / 2)

加入書籤

剜心頭肉的道理?”

“花媽媽莫不是老糊塗了?”女人望著跪在地上的忠仆,“他既無我陳家根骨,又無江家半分靈氣,這等廢物,如何能算得我的心頭肉?來人,把她給我拉出去!”

“是!”

幾個家仆粗暴地將嬤嬤拉走。

少年麵色不動,直挺挺地站在院中。

“把手伸出來。”

冰冷的劍毫不留情的刺入少年的掌心,江皓寒隻覺得掌心一陣劇痛傳來,他抬手看自己的掌心,卻發現空空如也,疼痛還在不斷傳來,夢境扭曲變形,他猛地睜開眼,看清眼前的臉。

“師兄,”趙嵐的臉映入眼簾,“我帶月兒來看你了。”

江皓寒冷眼看著趙嵐,身體自發地恐懼厭惡著女人的靠近。

“師兄你恢複得如何了?”

冰冷綠色的液體儘數倒在了雙腿間,如同蝕骨的濃硫酸,火熱的灼痛比方才夢境中的疼痛更甚百倍。

他渾身肌肉緊繃成一塊硬石,身體被撐到極致,雙手間的鐵鏈似有千斤重,縱使咬緊腮幫,還是從喉間溢出痛苦的悶哼。

似乎察覺到他的恐懼與厭惡,趙嵐素來冷清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怕什麼?師兄不是很享受這種樂趣嗎?”

她伸出瑩白纖細的手指,江皓寒看著那顆通紅的丹藥,眼睛在非人的折磨下變得赤紅凶悍。

“這次的藥效更好些。”

原本鑽心痛的下腹立刻變得火熱起來,被迫的生理衝動在疼痛與藥性雙重折磨下燃起又熄滅,周而複始,讓他幾欲作嘔。

意識漸漸變得混沌起來,整個人仿佛陷入冰火之中。模糊中,一個柔和的氣息忽然靠近,狂亂而無處發泄的痛苦仿佛因為這樣而得到些微的安撫。下一秒,他本能地抓住了這股氣息,狂暴而貪婪地奪取著這股溫和的力量。

然而,這股力量似乎在拚命逃走,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暴怒,掙來那宛如重若千斤的枷鎖。

心裡的渴求撐到極致,掌下溫熱的軀體在身下拚命掙紮起來,露出一張驚慌失措的臉,如此鮮活。甘美的靈力源源不斷從他的身體中湧出,蝕骨的疼痛在這股溫和的力道下漸漸平息下來。

緊繃的肌肉和神經剛一鬆懈下來,身下的人卻陡然發起劇烈的反擊,他隻覺得胸口傳來一陣劇痛,立刻昏迷了過去。

“嗒嗒嗒……”

江皓寒睜開眼,看著賬上燈影的晃動出神。

“你醒了?”

怯怯的女聲傳來,江皓寒扭頭,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

俞靜琬慌慌張張地避開他的視線:“這是冰心露,前輩慢走。”

江皓寒玩味地看著手中地小瓷瓶,頭也不回地離去。他被趙嵐折磨數十年,未曾想竟然會出來得這般容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