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楊花無影(1 / 2)

加入書籤

薑聽白提裙跨階,走進這家鋪子。

和外頭的門麵一樣,店堂裡也是冷冷清清,掌櫃的跑堂的皆沒影子,隻能隱隱聽到屋後傳來的打鐵聲和煉爐聲。

堂內的櫃台後邊沒有人,堂前卻端端正正的立了一個人,他一身胭脂色襴衫,作尋常的男子打扮,烏發以木簪高束如流雲,身形高挑更兼流麗,勻稱不失挺拔。

尋常女子著胭脂色尚且容易流於俗套,這少年穿著卻隻見秀麗雅致。

薑聽白悄悄打量這人時,對方也正回了眼去看她。

時人風氣尚奢,盛京城內的貴家女眷更是如此,但凡出行,綺羅錦緞,青黛朱砂,樣樣都仔細妝點。薑聽白不耐煩這些,臨出門隻在唇上薄薄點了一層胭脂,鬢角斜斜簪一支珊瑚釵,穿了顏色鮮亮的冬裝,雪膚玉貌,稍抿了笑意便眼波盈盈,連帶著鬢邊釵環都光華流轉。

寒意料峭裡,俏生生宛如枝頭待放的初春海棠。

好顏色誰人不愛,這少年回過眼來,也看得大大方方。他瞧著年紀尚小,生的膚色極白,一雙眼眼尾稍稍下垂,顯得極為無辜純稚,含笑睇過來的眼神也通透明澈,半點沒有尋常男子打量女子的不敬狎弄之意,就仿若小動物留意一株開得正好的花一般。

不知為什麼,這少年給她的感覺很熟悉。

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便有一男子從堂後挑了簾子走出來,一身的粗布短打,瞧著大約不惑之年,麵容端正,身材健壯,應該是這鋪子的掌櫃。

堂前那少年聽見動靜,先轉過身去上前幾步,一麵從袖中取出什麼東西放在了櫃台上。

他聲音清亮,一字一句說得不緊不慢:“長留山月圓之時開的碧桑花,九淮寺佛前的一盒燭淚,通體碧綠的公雞尾羽還有一撮玄靈道長的胡須,都在這了。”

什麼跟什麼?

薑聽白在後邊聽得瞠目結舌,公雞這玩意兒還有綠的?

那少年郎一氣說完,自己也覺得滿意,於是含笑問道:“現在您可否願意將那劍賣給我?”

劍?不會這麼巧吧,這人也來找劍?

櫃台後的掌櫃一臉難言,根本沒想到自己隨口說的這些東西竟然還真有,愣了好久才頂著“讓我想想該怎麼忽悠你”的表情開口:“劍雖為器物,但亦有靈,我也無法隨隨便便賣出去,該讓它自己尋它的主人”

乾巴巴說了幾句自己都覺得奇怪,掌櫃眼睛一轉,看到站在那少年身後的薑聽白,忙如同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招呼道:“這位客人要點什麼?”

薑聽白已經開始打退堂鼓了。

她早該想到,當初遊戲裡她是到了後期氪金才拿到這把劍的,到了這裡自然也沒這麼容易。這人天南海北跑滿了尋寶任務,不是也還拿不到手嗎,自己今天是肯定沒戲了。

這麼想著,薑聽白探出個頭來,對掌櫃的乾笑了一下,“我我隨便看看,您忙著。”

沒事兒,遊戲裡裝備多著呢,隻要她廣撒網多捕魚,必能撈到一把。

打定主意,薑聽白正打算從這間鋪子出去,那掌櫃卻突然喊了一句“留步!”

薑聽白一愣,回過眼去見那掌櫃愣愣盯著她半晌,有些結巴的開口道:“且,且慢,客人稍等我片刻。”說完便一溜煙又掀了簾子往後堂去了。

隻留堂前薑聽白和那少年兩人麵麵相覷。

不一會那掌櫃又出來了,這次手上捧了個長盒子,動作頗為小心翼翼,將那盒子鄭重的放在麵前後,抬頭說道:“小店機緣巧合得到一柄劍,在此蒙塵日久,實在可惜,今日便擇一有緣人贈之。”

什麼意思?

薑聽白有些蒙,剛剛不是還怎麼著都不願意賣嗎,怎麼就突然開始送了。

掌櫃的卻已經自顧自開始了,一臉的高深莫測:“器物有靈,二位可各自走幾招劍法,若是真有緣法,必然有所昭示。”

沒顧上那少年是何反應,薑聽白先舉了手,老實交代:“我不會用劍。”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