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漸行無書(1 / 2)

加入書籤

沉沉更鼓急,漸漸人聲絕,王府鐘鳴鼎食,徹夜點著角燈,燈下雪影重重。屋外隻見積雪朔風,屋內一片紅泥火爐。

薑聽白縮在榻上的厚絨毯子裡,雙手捧著杭玉熬給她的甜湯,一麵看著小丫鬟往香爐裡添香,一麵問杭玉:“父王有沒有傳信回來啊?”

杭玉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

“冬日裡各處路都難走,明水前線又戰事吃緊,王爺就是有心寫信也送不回盛京。”

薑聽白隻好點了點頭,低下頭又吸溜了一口甜滋滋的銀耳湯,仔細回憶了一下遊戲的人物設定。

肅王,也就是薑聽白這個女主的父親,和當今盛帝都養在太後膝下,隻不過盛帝是太後親子,肅王卻是從出身低微的嬪妃那裡抱養來的。雖然如此,兄弟倆感情卻不錯,隻是幼年過得都有些淒慘。先帝不怎麼待見太後,也順帶著不待見太後的這倆兒子。倆人眼見著在京城出不了頭,就苦哈哈的跑去邊關上前線攢軍功。

當今盛帝少時就是個胸有丘壑之人,人雖在軍中卻從未斷過籌謀之心,後來幾經周折,與在皇城的當今太後裡應外合,終究登臨帝位。

與此相反呢,盛帝的兄弟肅王,就是個皇族裡難得一見的奇葩。對權謀政治全無興趣,愛好是打仗,特長是殺敵,人生夢想是馬革裹屍,把自己兄長送上皇位之後就自請回邊關守城,平生不愛美色,不好管弦,不尚豪奢,半輩子連個正兒八經的王妃也沒娶,身邊就一個跟他南征北戰許多年的侍妾,還是個命薄的,生下薑聽白就撒手人寰,死後才被肅王追封成王妃。

杭玉見薑聽白皺著一張小臉若有所思,想著自家姑娘沒爹陪沒娘愛的,心軟去哄她:“翁主無需擔心,來年三月便是您的及笄禮,王爺定能在開春之前趕回來。”又笑著逗小姑娘,“畢竟還得為我們翁主挑個好郎君做夫婿啊。”

薑聽白臉更垮了。

大盛習俗,貴族女子及笄以後便要議婚。女主養在雲中十幾年,就是因為這個,才不得已千裡迢迢趕回盛京。

薑聽白著實鬨心,懶得去吐槽遊戲裡這個狗血開頭設定,轉移話題道:“小軟呢?我想與它玩一會。”

一旁的小丫鬟聽了這話便出了內室,好一會才抱了隻白團子進來彎腰遞給薑聽白,笑著說道:“小軟今日不知跑去哪裡玩了,晚上喂它吃東西它也不願吃。”

“誒?”薑聽白把蓬鬆的如一團雲朵一般的毛球揣進懷裡,以為小家夥生了什麼病,便伸手去摸它的肚子,誰知它不知犯了什麼彆扭,嘴裡哼唧哼唧,動來動去的不願意被摸肚肚,當然最終還是被武力鎮壓。

薑聽白辣手摧兔,摸了半天忍不住噗一聲笑出來:“小傻兔,你今天偷吃什麼東西了,肚子這麼鼓?”

杭玉和幾個小丫鬟見了也忍不住笑起來,室內充滿了快活的氣氛,小軟似乎是被笑得生氣了,氣鼓鼓的轉過身去背對著他們,隻留了一個圓嘟嘟毛絨絨的背影。

薑聽白這個毛絨控簡直要橫死當場。

把發脾氣的小兔子又哄回懷裡吸了好一會,薑聽白才想起正事,開口讓杭玉把今天撿漏得來的那把劍給她拿過來。

盒子接到手裡分量頗重,小軟仍賴在她懷裡不出來,薑聽白也不在意,一手圈著毛團子一手打開錦盒。

盒子裡靜靜躺著一把劍。

這劍通體青藍,劍身附著的螢光有如雨後霧靄般渺茫清寒,仿若剪裁了一段晚秋朝時的寒霜。

薑聽白愣了好一會,才慢慢伸出手觸摸這把劍。

“流—霜—”薑聽白看著劍柄,一字一字的慢慢將劍柄角落雕刻的小字念出來。

小軟也仿佛被吸引一般,將軟乎乎的小爪子搭在劍盒邊上探頭去嗅。杭玉在一旁看到,也低低驚呼了一聲:“這品相”她早年因為會些拳腳功夫才被肅王買進府內,對兵刃一類也算了解,“翁主撿到大便宜了。”

薑聽白深以為然。

流霜對吧,在遊戲裡還看不出來,現在親眼見到,霜霜簡直就是劍裡邊的大美人,冷兵器裡的富貴花。擁有了它,誰還能不努力玩命好好練劍?

反正我不能,薑聽白小心翼翼的將劍盒合了起來,興奮得抱起小軟一頓狂擼,簡直想雙手合十默默發誓,信女必定以後聞雞起舞潛心練武,早日和霜霜大美人一起走上劍術巔峰。

杭玉見她和小軟在榻上鬨成一團,忍不住伸手點了點她的額頭,強撐出一副正經樣子:“好啦,再鬨一會夜裡又該睡不著說頭疼了。”她挽起袖子端了漱口的清水過來,回頭吩咐小丫鬟放下床帳,又問道“奴婢把小軟抱走了?”

薑聽白低頭看了眼賴在自己懷裡不走的毛團子,搖了搖頭:“不了,我和小家夥一起睡!”

杭玉縱著她,隻好無奈的應了一聲,伸手替小姑娘理好長發,正打算放下床帳,又被喊住。

“姑姑!”薑聽白拉住她的手耍賴,“今天的故事還沒講。”

杭玉這幾日一直在跟她講狐妖與書生的故事,今天剛好連載到大結局。

“啊,奴婢差點忘了。”杭玉想起這一茬,順著坐在榻邊,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好,那便接著講。”

“上次講到那書生得了高僧的囑咐,去了林中找那狐妖”

故事並不有多新奇,還是老套的人妖相戀,但難得在杭玉講起故事來十分有自己的一套,普通的情節也能講的繪聲繪色,活靈活現,還很會卡章放鉤子,引得人欲罷不能。

杭玉一麵低聲講著,一麵輕輕拍打著錦衾,小姑娘素淨著一張瑩白的小臉,和毛絨絨的兔子一起陷在柔軟的引枕裡。

“原來啊,這書生年幼時曾救過一隻受了傷的小狐狸,這隻狐狸後來得了機緣修得人身,便去找書生報恩,這才惹出這些事情來。”

杭玉加快了故事節奏講完了大結局,本來已經很困了的薑聽白眨了眨眼,出聲問道:“姑姑,真的有狐妖嗎?”

“當然有了。”杭玉不假思索,“萬物有靈,這山裡生了靈智的山精野怪一點也不稀罕。奴婢幼時就曾”

薑聽白震驚了,好家夥,這遊戲還是個玄幻設定。

杭玉說得順嘴,見到薑聽白睜大了雙眼又精神起來,立馬停住口:“今日太晚了,以後奴婢再講這些事情。”

“好吧。”薑聽白雖然想繼續聽,但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正要閉上眼睛又想起什麼,“為什麼都是女妖精找書生報恩,怎麼沒有男妖精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