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月明雲妨(1 / 2)

加入書籤

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嗎?

薑聽白有點迷茫的重新讀了一遍,和圍觀群眾一樣一頭霧水。

熙光立在原地,被圍觀的路人圍了一個圈,眾目睽睽之下卻沒有半點的不自在,倒像是有幾分心不在焉的垂著眉眼,仿佛在等著什麼似的,和旁邊賣身葬父的牌子一對比,說不出的古怪。

不過俗話說的確實對,人要俏,一身孝。他一身素衣,襯著泛紅的眼尾,活脫脫就是個受了委屈的小美人。也難怪圍了一圈人,好心是假,一飽眼福是真。

薑聽白站在原地,仔仔細細的把木牌又看了一遍,總覺得一腦門的問號。

乙遊男主,就算沒個什麼酷炫狂霸拽的身份,也不至於這麼窮吧?

恰在這時,熙光抬起眼來,視線慢悠悠的在人群中掃了一圈。

他的目光凝住了。

薑聽白下意識地,退後了一步。

然而晚了,紅著眼眶的少年眼巴巴的看著薑聽白,抿出個乖順的笑來,嘴角兩點小小的梨渦晃著,像個毛絨絨的小動物。

他眨了眨眼,似乎是有些苦惱的想了想,開口說道:“你要,買我回家嗎?”

吃瓜群眾瞬間眼神放光,齊刷刷的看了過來。

這麼一個秀麗少年立在街頭賣身葬父,自然也吸引了不少人,之前經過了好幾輛富家世族的馬車,都曾下駕問詢,這少年卻怪是不答應,半點不含糊的給拒了。

眼下竟然卻突然主動開口了。

#這是在乾什麼#

薑聽白一臉麻木,在轉身就跑和站在原地中間掙紮了好一會,才開口問道:“怎麼賣?”

熙光一怔,似乎被這問題問住了一般,試探性的開口:“五十兩?”

“失心瘋了不是?”還沒等旁人反應。一旁的杭玉沒忍住低呼出聲,“五十兩都夠尋常人家錦衣玉食過一輩子了。”

熙光臉頓時垮了下去,蔫嗒嗒的立馬改口道:“那就五兩,一兩也可以!”

“姐姐買我回去吧。”他抬眼看薑聽白,長而黑的睫毛如扇揚起,眼眸剔透清澈,說著求人的話也不惹厭煩,“我什麼都能做的。”

顏狗是每個人類的隱藏屬性。

圍觀百姓又開始嘰嘰喳喳的竊竊私語,眼睛在貌美玲瓏的貴女和落魄秀麗的少年兩人身上不停打轉,還有幾個年紀不大的婦人躍躍欲試,想來說服薑聽白買下這可憐的少年郎。

就多好的小夥子啊,生的俊俏嘴又甜,而且還生的俊俏,那眼睛,水靈靈的。

薑聽白此時騎虎難下。

買是肯定要買的,熙光可是她選的攻略對象,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流落街頭最後被彆的富婆買走吧。

可是薑聽白想了想遊戲裡他少得可憐的身份信息,還有官方隱約透露出關於他的隱藏劇情,心裡預感他絕對不是個省油的燈。

算了,好感還是要刷的。

頂著眾人期盼的目光,薑聽白抿了個溫柔的淺笑出來,點點頭說道:“先拿些銀子給你,將人安葬了吧。”

杭玉聞言靠了過來,壓低聲音問道:“翁主,買他回去做什麼啊?”

薑聽白用帕子掩住嘴,皮笑肉不笑道:“還能做什麼呢。”

“當然是,做長工。”

*

車馬轆轆向宮城,晌午的皇城,建製宏偉,風氣整肅,一路夾道上的宮侍內衛見著了能直入內廷的馬車,皆避拜行禮。

直至行到了榮壽殿前,這馬車才慢慢停了下來,門前的內監看了眼馬車壁上的家徽,上前伏著身,輕聲喚了句:“相爺。”

宗政萬身著紫色大科綾羅朝服,踩著小太監的背下了馬車,保養得宜的臉上沒什麼神情,背著手匆匆朝著殿內走。

殿內空曠寂靜,鼎紫香爐裡燃著味道厚重的檀香,殿首案後端端正正坐著個人,一麵由侍女服侍著捶背,一麵低頭不知看著什麼。

宗政萬沉著臉色,慢慢伏地跪了下去:“微臣參見太後。”

宗太後低低唔了一聲,仍然支著額角看手上的軍報,不過薄薄的一頁紙,被她翻來覆去的看,像是要從上麵看出一朵花來。

華貴開闊的大殿寂靜無聲,侍從們個個屏氣凝神,連一絲呼吸聲都不露,唯有隻有紙頁翻動的簌簌聲,在殿中靜靜的響。

不知過了多久,宗太後才似乎是突然反應過來,抬起頭皺眉道:“好端端跪著做甚麼,兄長快起來回話。”她說起話來即便是故作了和藹,卻也帶著幾分久居上位的威嚴,“來人,賜座。”

宗政萬不動聲色,緩了緩跪麻了的雙腿慢慢站起來,仍堅持著作了個揖道:“謝太後。”

“哎呀。”宗太後悠悠歎了一聲,將手上的軍報擱在一邊,轉了轉手腕,像是話家常一般,“小九能耐,這等劣勢下都能把北越打得狼狽竄逃。又是一場勝仗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