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驚鴻宴上(1 / 2)

加入書籤

薑聽白回到席間時,一顆心還狂跳不止。

杭玉正在座旁捧著外裳等她,見她神色不對忙扶她坐下,壓低了聲音問:“翁主怎麼去了這麼久?可是被誰衝撞了?”

薑聽白勉強定了定神,下意識的撫了撫頸間,回了句沒事。

顧言昭下手並不重,這一路過來,頸間的紅痕已經淡了下來。

好險。

她此時才有閒心後怕,隻覺全身上下酸痛不已,沒一點力氣。

這是她方才為逃跑強行提氣動用功法的反噬。

流霜劍的前任主人是位女修,於修道有一番自己的見解,她深知女子氣力短板,於是獨創了一種身形奇異如魅如影的身法,名叫“雪霽”。

顧名思義,便指人影如同雪霽一般悄然隱匿,瞬間出現,乃推塔必備之閃現隱身技能。

薑聽白前幾天宅在府邸,翻冊子看到了這個閃現技能,深諳跑路速度的重要性,於是頭懸梁錐刺股,練劍擼兔都放在一邊,專心致誌練技能。

無奈她的天賦點就不在修行練武上,練了半天也沒能學到精髓,唯一進益的就是能在短時間內移動速度暴漲,有多短呢,兩三秒而已。

然而這兩三秒也有效果。

薑聽白想了像剛才的事,有些頭痛的皺了皺眉。

顧言昭為什麼又不想殺她了?

她不自覺的抬起手來,隔著薄薄的衣領碰到了自己戴著的那枚玉墜。是因為他看到了這個,這枚玉墜到底代表什麼,難道是個遊戲的福利補償,上麵自帶饒我一命的buff?

唉,薑聽白又開始喪氣,果然她在乙女遊戲上一丁點的天賦值都沒有,玩遊戲時二選一回答永遠選不到能加好感的選項,這下實景操作更是不得了,才見麵幾次就已經開始和攻略對象快進到你死我活的程度了。

她又不禁回想起方才被扼住脖頸的窒息感,氣得想磨牙。虧她玩遊戲時還因為饞顧言昭的立繪,氪了好幾個268大禮包,他竟然恩將仇報想掐死她!

果然還是紙片人最好。

薑聽白並不是從一開始就想攻略顧言昭的,她本來是更喜歡溫柔大美人款。

實在是《大盛遺錄》這個遊戲太懂得怎麼蠱惑人心了。

官方放出的遊戲pv裡,白玉階,黃金台,一身緋衣的少年狀元於深深宮闕回眼。

他這一眼,紫闕玉樓俱都失色,隻餘他眉間青山。

薑聽白被這一下搞的垂直入坑,從此無怨無悔的給官方老賊送錢。

誰知這狗遊戲害她到如此地步!

好女人要心懷四方,她寬慰自己,乙遊女主擁有一整片森林。

杭玉自然看出了薑聽白的不對勁,但她沒有多問,這是杭玉諸多優點裡並不特彆突出的一個,她十分善解人意,並且會看眼色。

此刻,她隻是俯下身來,壓低聲音提醒道:“翁主,您看那邊。”

薑聽白順著看過去。

禦攆重重,霓旌搖曳,一身華服的貴女一麵與身邊的人說笑,一麵朝席間走過來。

是那位婉儀帝姬。

她微揚著下巴從薑聽白身邊走過,似乎是突然看到一般,又退了幾步側過身子:

“嘉平是堂妹啊。”

她麵上妝容盛極,眉卻生的上揚綿渺,看人時總帶三分冷意,與她聽起來柔婉的封號實在不像。

在遊戲中婉儀帝姬算是個沒什麼存在感的背景npc,偶爾有她發布的任務用來給玩家練級刷材料,薑聽白完全不了解這位公主的個性如何,於是隻好儘量不出錯的行了個禮作為回應。

婉儀帝姬偏了偏頭,做出一副很是親熱的神色,“堂妹等下便與我坐在一起?”

天家公主自然地位尊崇,又是這場春日宴的主人,席位設在上首,薑聽白尋思了一下她這句到底是不是客氣,嘴上先推辭了一句:“您身份”

“好嘛好嘛。”婉儀帝姬立刻皺起眉,像是不開心了一樣,“嘉平倒是重規矩,一個位子也想這麼多。肅王才打了勝仗,你哪裡坐不得?”

?這姐姐在說什麼?

薑聽白一激靈,立刻就要一臉正色的賭咒發誓自己絕無不臣之心,婉儀帝姬卻突然捂著嘴吃吃的笑了起來。

“瞧嘉平嚇的,倒顯得本宮欺負人一樣。”她抬起手中團扇輕輕一搖,“本宮叫了戲班子,旁的地方可都看不到,待會好好看。”

“好。”

婉儀帝姬搖曳生姿的走了。

這位姐姐,有些神經質啊。

杭玉挽起袖子給她又斟了一杯酒,低聲仿若閒聊道:“奴婢曾聽說過一些舊事,這位帝姬的生母宗貴妃,自生產完不久,便自請出宮去道觀祈福了。”

咦?這怎麼跟某嬛傳一樣。

薑聽白用眼神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杭玉笑著搖了搖頭:“具體如何奴婢也不清楚,隻是最後沒能成,宗貴妃便在宮中的道觀修行,便是逢年節也不曾出來,至於自己的孩子,更是從未照料過。”

言下之意是這位帝姬幼時沒有母親照料,性子難免左了些。

薑聽白有些想不明白。

是發生了什麼事,才能讓這個宗貴妃連女兒也不管一心要避世不出呢?更何況後宮宗太後一手遮天,作為親侄女的貴妃過得不要太舒服,畢竟皇後

不對。

這個故事裡的皇後去哪了?

“姑姑”薑聽白抬頭便要問杭玉,一聲高昂的琴聲打斷了她的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