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西風惹恨(1 / 2)

加入書籤

夜半無人的街巷,馬兒輕快的蹄聲與車簷掛著的風鈴鈴聲相應,叮叮當當。

盛京城中雖沒有宵禁,但此時已近醜時,街市巷道各處都十分安靜,沒有人影。

薑聽白掀起車簾,從馬車上跳下來。

顧言昭在另一駕馬車上,從某些角度來看,他竟然該死的十分謹守所謂士子的禮教大防。

王府的大門緊閉,薑聽白琢磨了一路,決定就這樣正大光明的把門叫開,再大搖大擺的走進去,反正肅王不在,她就是王府裡的頭頭。

不過還有杭玉她得好好想想怎麼哄她。

雨後的石板路有些滑,薑聽白剛站好,倏然間聽到天邊有撲棱之聲,仿佛是鳥類拍打翅膀的聲音,那聲音並不大,隻是因為夜裡四周環境安靜,所以才有些引人注意。

她下意識抬起頭來,隻能看到灰色的長長尾羽消失在飛簷殘月之間。

是朝著王府的方向飛過去的?

腦中像是有疾電一般的思緒突然閃過,她抓不住,有些困惑的眨了眨眼睛。

“翁主。”

顧言昭從馬車上下來,披了件薄裘,下過雨的春夜,總還是有些涼的。

薑聽白連忙應了一聲,想趕快把這尊大佛打發走,語氣都殷勤幾分:“您還有什麼事?”

顧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恭敬的遞給了顧言昭一個盒子,薑聽白今晚看見他一刀就擋了兩名修士的攻擊,心中對這位壯士的武力值又刷新了認識,此刻便既謹慎又崇拜的近距離觀察他。

顧·天下壯士·二目不斜視的遞完了東西,就又退回去當背景板了。

顧言昭將那木盒拿在手裡轉了轉,又伸出手交給她。

“若是將來有什麼要緊的事,你無法處理,便摔碎這枚玉鈴。”

薑聽白下意識的接過來打開,盒中是一枚玉質的鈴鐺,樣子很精巧。

嗯…看樣子是個好東西。

“……上次讓你受了驚嚇,這算是我的賠禮。”顧言昭見她有些猶豫,慢慢補了一句。

既然是賠償的話……收下也很合理吧,不拿白不拿,更何況是她應得的。

彆人玩乙遊要給男主送禮,她薑聽白就要反過來收男主的禮物,做最不一樣的乙遊女主。

於是她點點頭,看著顧言昭的眼睛認認真真說了謝謝和道彆。

嗯,果然拿人手短,顧言昭好像更好看了幾分。

顧言昭側過眼去,目送著她走進王府,才慢慢抬眼。

他負手站在原地,看向天邊。

那是方才薑聽白看到的那隻鳥兒飛過的位置。

“橫絕四海,當可奈何”

他神色不明的默念,立在風口,衣袍飄飛,毫無煙火氣的一笑,低聲說道。

“回去吧,今夜風雨欲來,要做的事多著呢。”

*

薑聽白躡手躡腳的走在院內,門房的下人已經被她三言兩語打發睡了,沒有引起任何騷-亂。

她一邊快速朝著自己的屋子走,一邊注意觀察側房的情況。

那是杭玉住的臥房,為了方便伺候,所以離她的房間很近。

……屋子裡的燭火黑著,看起來屋內的人正熟睡著。

薑聽白頓時長出一口氣,放下提了一路的心,看樣子夜裡杭玉不僅沒有發現自己不在,也沒有被剛剛她進府的聲音吵醒。

杭玉平日裡總會在夜間過來查看她睡得安不安穩,今天倒真是運氣好。

畢竟自己修煉翻車降落風月之地這種事,一定會被杭玉念叨很久的。

鬼使神差的,薑聽白又停了停,轉頭去看熙光的房間。

……也黑著。

看來都睡了。

折騰了一晚上,薑聽白已經很累了,此刻見一切正常便立刻溜進屋子,草草梳洗一番便睡了。

簷角垂著的風鐸仍然在夜風裡靜靜的響,如同每個尋常的夜晚一樣。

薑聽白是被吵醒的。

她昨晚一番折騰,睡下已經很晚了,好不容易沉沉進入夢鄉,就聽得門外一陣喧嘩鬨聲,吵得她頭疼。

實在是困,她睜不開眼睛,混沌的腦子慢慢反應著,難道天已經亮了嗎,她對杭玉撒個嬌能不能讓她今天多賴一會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