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兔兔生氣(1 / 2)

加入書籤

薑聽白在回廊耽擱了許久後,才看到熙光從圍牆上跳下來。

看樣子是從外頭回來的,長發沒有好好的紮起來,鬆鬆垮垮的,發間暗紅色的發帶糾雜著幾捋發絲垂在肩頸處。

他是沒有笑的。

熙光在她麵前,一直是溫馴乖順的模樣,因此現在冷著臉的樣子格外令人注目。

他微皺著眉,垂落的衣袖指間有暗紅的光霧未滅,因冷著臉,在日光下便帶出幾分冰冷鋒利的美貌來。

然而很快,他落地站穩,注意到她立在廊下看他,便立刻換了神色,彎起眉眼,仿佛剛剛一瞬的冷色隻是錯覺,朝她跑過來。

他仿佛並沒意識到自己現在是人形,還像一隻小兔子一樣,蹦蹦跳跳的過來便想黏著她,蹭蹭她的脖頸與手指,想用撒嬌賣乖換來一個親親。

薑聽白卻在一瞥下注意到他眉心依稀有赤色的印記明明滅滅,下意識推開他想仔細看看。

熙光冷不丁被推開,有些不樂意,睜大眼睛抱怨:“…怎麼了呀?”

雖然是抱怨,口氣依舊是軟綿綿的,充分說明著“他很乖很聽話”。

像是被人不小心踩了一腳的小狗狗,連叫都不會叫,隻是睜著濕漉漉的眼睛看你。

他眉間的印記已經慢慢淡了下去,很快便看不到了。

薑聽白有些怔愣的看著他。

熙光長的好,是件已經不需要再說明的事了。隻是方才他眉間赤紅印記妖異,膚色又白,更襯出幾分從未有過的風情,清亮透徹的一雙眼,被覆蓋上一層薄薄的紅,驚心動魄得不似人間顏色。

看久了便被引誘,引誘後便無處可逃。

……是妖啊。

熙光見她神色不對,心下有些不安,雙眸中出現了一瞬沉晦的色彩,很快又被牽起的細碎笑意所掩蓋。

他小心翼翼的拉著她的手,問她:“姐姐,怎麼了嗎?”

薑聽白回過神來,搖了搖頭,“沒什麼。”又牽起笑問他,“去做什麼了呀?”

“我去……”熙光想了想,拉長聲音,故意將話說得有趣了些,“去做正事了!”

“妖與妖之間也要交際嘛。”他回想了下方才發生的事情,努力用聽起來比較可愛的話糊弄過去,“我去處理了一下親人之間的債務。”

兔子之間的債務?誰欠了誰幾捆胡蘿卜不還還當老賴?

熙光的目的達成了,薑聽白確實有被可愛到,忍不住笑起來。

看她臉色終於好起來,他心裡方才鬆了一口氣。

周身似乎仍有妖血腥鹹刺鼻的味道,他虛虛握住手,強壓下-體內奔湧沸騰的修為。

……方才從一場混亂的廝殺中脫身,他體內的血脈泛濫肆虐,便帶出來幾分平日專門隱藏著的妖相。

希望不要嚇著姐姐。

他一邊著迷的注視著眼前人的笑顏,一邊心不在焉的想著方才那一群死在他手裡的妖物,是被千裡迢迢從妖界派過來的大妖……

確實是親人之間的債務……不算說謊。

隻是到底逼他動了手,恐怕這樣一來會引起注意,他自己倒是無所謂,就怕會有不長眼的東西對姐姐不利。

他這樣想著,便不由自主的將她的手牽得緊了些。

得想個法子。

薑聽白自己也一腦門子官司,故而沒有察覺到熙光的情緒變化,隻是又思索起那張字條,朝著內室走去。

給熙光買的點心盒子擺在小幾上,她坐在一旁的圈椅上,拍拍木質的盒身,像是以前給自家貓貓開罐頭一樣喚他:“買了梅花糕哦。”

嗯,無論有什麼煩心事,總得給自家崽崽吃好吃的。

熙光走了過來,卻沒有去看小幾上擺著的點心,而是走到她麵前蹲下來,仰頭看著她。

他輕輕靠在她膝頭,用清澈柔軟的眼睛直直的看著她,將她冷冰冰的一雙手合在自己的手心,有些擔憂的說道:“姐姐有心事。”

是肯定句,他對她的情緒變化敏感的不可思議。

薑聽白眨了眨眼。

她覺得自己沒有瞞著熙光的理由,於是壓低聲音悄悄告訴他:“我剛剛出去的路上,收到了一張杭玉寫給我的字條。”

熙光又湊進幾分,也學著她壓低聲音緊張兮兮的問:“寫了什麼?”

薑聽白從一旁的紙袋裡拿出那張字條遞給他:“說是讓我回雲中…不過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杭玉寫的……”

熙光將那張字條接到手中,快速的看了一眼後,輕輕閉上眼睛。

隻是一瞬,他又立刻睜開眼,抬起頭看她:“是杭玉寫給姐姐的。”

薑聽白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熙光可不是自己心目中的小可憐了,既然能修煉成妖,肯定也有許多本領。

糾結了許久的問題終於得到了答案,她隻覺得心頭輕鬆了很多,忍不住用亮晶晶的眼睛看他,真心誇讚他:“熙光怎麼這麼棒啊,超級棒。”

熙光被她誇得眼睛都眯起來,若是有尾巴此刻肯定搖得歡快,隔了一會才問道:“那姐姐要回雲中嗎?”

薑聽白深吸了一口氣,有些煩悶的低下頭:“現在這裡亂七八糟的,我是想回去的。”

隻是肯定得偷偷跑路。

“那就按照字條上說得做就是!”熙光輕輕鬆鬆下了結論,“我保護姐姐回去。”

薑聽白想了想。

她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得到答案。

“我還是很擔心我的…父親。”她解釋給熙光聽,“就是肅王,你知道的吧,在他打了勝戰返回盛京的路上,大概是在扶風一帶,突然失去音信了。我覺得無論是杭玉的離開,還是院子裡這些看守我的守衛,都跟我父親的失蹤有關係。”

“我擔心他是否遇到了什麼不測。”

一方麵,肅王畢竟是她這個身份的父親,她有關心他的義務。另一方麵,說得實際些,肅王也是她最大的靠山,她不希望他出事。

要是她有修為就好了,薑聽白有些沮喪,她就能扛著一把劍自己去扶風把肅王找出來。

“那我替姐姐去扶風吧。”

熙光聽完了她的話,隻思索了片刻,便立刻說道。

“嗯?”薑聽白聽他這樣說,下意識要拒絕,“不行,扶風太遠了,你一個人……”

“是我一個妖。”熙光笑眯眯的糾正她,“我很厲害的,去扶風一趟耽誤不了多少時間。”

他撐著下巴伏在她膝上,將這件事說得極其輕鬆,彎著眼睛安撫她的憂慮:“就算是有什麼危險,凡人而已,我都能應付的。”

薑聽白還是覺得不妥:“你去過扶風嗎?”

“我……”熙光一滯,立刻從善如流的接上,“當然去過。”

當然沒去過。

在這個世界裡,妖界與人界的關係類似於兩個平行的界麵,雖然妖會因為各種原因逗留人界,修為高的修士也會前往妖界獵些小妖或尋些珍寶,但大部分情況下還是聚集而居,井水不犯河水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