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98章 京郊殯宮(34)1更+2更+3更……(1 / 2)

加入書籤

五個小時。

做五個小時。

追夢人發蒙,鬱和慧沉默。無數種複雜情緒湧上頭,鬱和慧深吸一口氣——最關鍵的,他還得去看門。

有那麼一瞬間,鬱和慧覺得自像古代的大太監。

“和慧,辛苦了。”

但當聽到衛洵誠懇:“有你幫忙,我才放。”時,鬱和慧釋然了。也對,除了他以外,衛洵還能信任誰呢。

“不要這麼說,有追夢人和哪吒靈在,你不會有事的。”

甚至怕衛洵這話惹得追夢人和哪吒靈不高興,鬱和慧還貼幫他找補。

“人不能,起碼不應該……”

追夢人喃喃,他深吸一口氣:“我去盯著黑寡『婦』和傀儡師。”

說罷追夢小龍消失在原地,要再留在這他恐怕忍不住想說教了。

精紓解精紓解,怎麼能用‘做’這個詞呢!

五個小時,這不太過分了??

他相信安隊一定能把持自我,拒絕丙五零上癮的無理要求的,起碼做時間短點啊!

但潛意識中,追夢人怕安隊拒絕不了,說真的,誰能拒絕丙五零呢。不說彆的也不說背景,這麼天賦優秀的年輕導遊眼裡裡全你,殷殷切切隻想和你做精聯結,這哪個旅客能把持的住啊。

尤其還你把人家整上癮的,你不能不負責吧!

換位思考一下,追夢人覺得自都忍不住。他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不然他怕自把安隊往法製咖上麵去想。

“弟弟大了,哥哥不留在這討人嫌。”

哪吒靈難得懂事,笑嘻嘻衝衛洵眨眼,饒有深意偏頭望了右側方一眼,著重:“好哥哥該知什麼時候要避。”

說罷哪吒靈化作一團紅光,也消失了。鬱和慧注意到哪吒靈這一眼,往那邊看去,卻什麼都沒有看到。而衛洵這時正在摘麵具。

摘下麵具,整個世界好像都亮了。雖然導遊的假麵沒有太多重量,戴起來像另一層皮膚,但衛洵不喜歡任何束縛,戴著總覺得有些憋悶。

“哎你!”

鬱和慧見狀裡一驚,下意識要阻止。

“放,直播屏蔽了。”

衛洵摘下兜帽,甩了甩略長的發絲,隨手把頭發紮在一起,顯清爽。他戴著項鏈王冠,虛假的王一層屏蔽。他披上了隱形鬥篷,這層屏蔽。

鬱和慧還很急:“不,我說——”

“他知。”

衛洵對著鏡子看了看自『裸』·『露』在外的皮膚,檢查有沒有斑駁泥點,有的話用火烤了。但想到一會可能會出汗流淚,反正都有水,他深吸口氣,乾脆放棄了。

“雖然這樣,但總要遮掩一下吧。”

鬱和慧苦口婆。雖然安隊大概率知衛洵丙五零了,但這不還裝作沒有發現,想衛洵留條後路嗎。

總得有層遮羞布吧!

“你說的對。”

衛洵琢磨了下,卻在外麵披上了嬉命人的猩紅鬥篷。雖然他信任鬱和慧,但萬一有他都無法阻攔的意外發生,嬉命人鬥篷在總能為他扛過致命一擊。

鬱和慧無言以對,他說的不這意思!

但見衛洵不在意,鬱和慧也勉強忍了下來,不再多說,隻看衛洵像小紅帽似的再戴上兜帽,『露』著臉披導遊鬥篷的裝扮,他忍不住了——在大眾印象中,導遊都秘詭異,永不『露』真麵目的,衛洵此刻『露』臉的裝扮,簡直像光著身子披鬥篷一樣!

披的還嬉命人的鬥篷!

“這不不太合適?”

忍了忍,最終鬱和慧委婉勸。

雖然隻精紓解,但在嬉命人的鬥篷上做嬉命人的弟弟……不,精交流。鬱和慧想想都覺得自萎了——這哪可能集中精啊,還不得疑疑鬼,生怕被嬉命人當場鯊掉?

“挺合適。”

衛洵不浪費時間,他把種著玉米筍的陶罐放到房間陰暗角落中,讓小蠕蟲自由生長。盤點了自身上的魔蟲們,把隱蔽『性』最強的魔蚊小金放出去探尋情報,魔蜂也放出去了十數隻,讓它們飛落在他房間外各處甬中。

一旦有人來,或哪隻魔蜂失去聯係,衛洵能一時間覺察到。

不用說他還把批一千隻變異惡鬼之蟲全都種在了地宮中。要知惡鬼之蟲不僅能吃泥土,它們喜歡吃的其實石頭。此刻這些惡鬼之蟲們早把地宮青磚啃漏了,統統潛伏在了地宮磚層裡。

那個小洞正在衛洵房間角落處,被陶罐擋得嚴嚴實實。

一切準備緒,衛洵坐在睡袋上,抬眼望向鬱和慧。鬱和慧憋著口氣,轉身走向外麵。行動間雪狐『毛』長出,他變成狐態,為衛洵守門。

等鬱和慧出去後,衛洵再低頭看向鏡中。他撥額前發絲,注視著那由安雪鋒血『液』和三昧真火凝成的殷紅圓點。他這次摘下麵具,正為了好觀察額紅點的變化,最好這一次交流夠了,把三昧真火收入囊中。

“我相信你能聽到,我一定要收這縷火焰的。”

拿出火紅鳳羽,撩過自額,衛洵慢條斯理輕聲:“精交流,讓我染上你的氣息,我很需要這縷火焰,否則下個景點危險。”

他這隔空安雪鋒做理建設,否則憑安雪鋒的『性』格,要衛洵真要搞五個小時精紓解,他真可能會拒絕的!

但衛洵有理有據,情況不一樣了。

“你不覺得五小時太長?”

衛洵低笑,閉目將羽『毛』置於鼻端,深深嗅了口它上麵的燥熱火氣。

“那你可得用力點,彆留情。”

什麼時候染上氣息,什麼時候這場精交流結束,衛洵這個意思!

想要速戰速決?

那拿出真事。

短暫沉默後,一縷火光映照在眼皮外,熾熱明亮,衛洵眼前一片橘紅。他試圖睜眼,但卻覺得自眼皮像被什麼東西壓住,無法睜眼。對方似有些冰冷怒意,壓製他的力量比過去大,動作也有些粗魯。

衛洵感到濕漉漉的『潮』氣,眼皮上濕滑冰涼,卻小隔了熱氣,讓衛洵的眼球不會被灼傷。

這感覺像***的觸手,如果往常衛洵可能會順便安撫一下***。但他額前這滴血安雪鋒的,衛洵此刻需要的也鳳鳥安雪鋒,根沒空分出注意力來。

再想到自現在可泥人,***濕潤觸手糊在眼前會造成怎樣的慘狀,衛洵……

衛洵沒有動的勇氣了,他難得安靜躺屍,隻想***的觸手遮住眼行,彆往彆處動。有***的觸手擋在眼前,精方麵的感知卻敏銳。

衛洵仿佛‘看’到了金紅『色』的人影,對方居高臨下看著他,仿佛正在艱難抉擇什麼。他向衛洵伸出手,但動作罕見不那麼果斷,反倒有些猶豫遲疑。

但衛洵不喜歡這個姿勢,精世界中他直接拉住安雪鋒的手,往下勁一拽——但沒有拽動,安雪鋒站的很穩。他像意識到衛洵不喜歡被人俯視,於蹲了下來,視線儘可能與他平齊。

“速戰速決。”

衛洵見安雪鋒似想張嘴說話,直接捂住了他的嘴,低聲笑:“你難不想要精紓解嗎?”

“加深精聯係,對你我都好。”

但不應該這樣!

安雪鋒不喜歡這種純粹交易,隻各取所需的交流。他皺起眉頭,握住了衛洵的手。剛想說什麼,目光落在衛洵的臉上,卻被他眸中的笑意晃的中一怔,下意識轉過頭去。

導遊都有麵具遮掩麵容,旅客從來不能,也不該去探究導遊的真實身份、真正長相。哪怕旅社中有導遊旅客結為夫妻的,旅客方很可能到死也不知導遊真正的樣子。

旅客最熟悉的,應該導遊各式各樣的麵具,而不對方的真實麵容。這規矩,也互相間的尊重。

衛洵卻覺得有趣,他捧住安雪鋒的臉,硬要讓他轉過頭來。見安雪鋒不轉,衛洵故意:“怎麼,不敢看我?”

他滿肚子壞眼,故作恍然大悟狀:“還說我這鬥篷,礙你眼了?”

說著衛洵狀若不悅要起身,但衛洵抓住猩紅『色』鬥篷的刹那間卻愣了一下。他竟然感到這鬥篷在微微發燙!和火焰灼燒感不同,這種乾燥的熾熱像正午時分的太陽,霸散發出光與熱,讓大地裂,河水乾涸。

鬥篷發燙像某種感應,衛洵中微動,下意識想向自右側看去。

但這次卻他被安雪鋒擋住了臉。

衛洵臉『色』一下子冷了下來,不出聲直接掙紮。安雪鋒歎了口氣:“小狼崽子,翻臉真快。”

“你不能看,知嗎?”

見衛洵完全沒有半點合作的架勢,甚至始無師自通攻擊他精世界了。安雪鋒‘嘖’了聲,擰眉轉頭:“趕緊走,你想讓他發瘋?”

“體都沒出來,安生點。你難想——”

後麵的話衛洵聽不到了,像有人屏蔽了他的聽覺。他陷入一片茫茫然黑暗中,看不到也聽不到,但這卻讓衛洵冷靜。他將安雪鋒的話思考了一遍一遍,不能看,發瘋,也說嬉命人來的不體,而類似***的主事人態。

體還沒出來,嬉命人仍被困在印加太陽門。但精態時衛洵能‘看到’嬉命人的主事人態,也說,對方極有可能和***一樣,此刻都在京郊殯宮旅程中。

他有兩位主考官。

衛洵什麼都想明了。

與此同時,守在門口的鬱和慧也遇到了難題。

“吞噬先生,你不應該在這裡。”

三尾天狐戒備站起身來,嚴肅盯著忽然出現在麵前的,如英倫貴族般的男子,平靜:“魔鬼商人不在這裡,想必您走錯了。”

在鬱和慧剛守在門邊不久,吞噬悄無聲息到來了。

“沒有走錯。”

吞噬淡淡,他拄著手杖,站在距離鬱和慧三米的地方。墨綠眼瞳仍漠然如冰,旋渦狀秘銀麵具遮擋麵容,令人無法通過表情琢磨出他的意圖。

“我在等人。”

等人?等誰?

鬱和慧對吞噬多幾分警惕,他死亡時吞噬還完全沒有崛起,鬱和慧對他沒有太多了解,隻知他的橙『色』稱號似乎與那隻金『色』的史萊姆有關。

能勝過蜥蜴公爵和黑寡『婦』兩個牌強大導遊,坐穩西區s1高位的,絕對不能小覷。

“這裡沒有你要等的人。”

鬱和慧表現出了完全不歡迎的態度,滿不善與戒備。在吞噬出現的一時間他通知了追夢人,如果吞噬有什麼異象,鬱和慧毫不猶豫將攻擊。

但像吞噬說的,他好像真隻在等人而已,隻安靜等在原地,沒有上前。在追夢人趕到這邊的頃刻間,吞噬動了。鬱和慧剛要動手,卻感到一股熾熱烈風從身邊刮過。

恍惚間鬱和慧仿佛看到一個冷漠瘦削的身影,他披著有星月紋路的黑袍,如寂寥夜空般冰冷,卻如岩漿般熾熱。那黑袍如凝固冷卻的熔岩,構成星月紋路的耀眼斑痕不像星輝月光,像流淌不定的岩漿。

隻看一眼鬱和慧便覺得頭腦刺痛,眼前一陣陣發黑。對方似掃了鬱和慧一眼,明明看不清容貌,但鬱和慧卻覺察到了對方冰冷怒意。仿佛被狩獵鎖定,鬱和慧跳猶如擂鼓,直到那人和吞噬一同消失後半晌,他才緩過來。

“他。”

鬱和慧緩過來時追夢人已趕到他的身邊,追夢小龍化作人形,情冷肅。

“主事人。”

鬱和慧臉『色』難看,有一分疑『惑』與沉思。

主事人,衛洵的主考官。

嬉命人一直隱藏的切片化身。

但,怎麼會他?

“誰?”

鬱和慧記憶中沒有身披星月黑袍的主事人,也說對方在前十年並不活躍。

“不能確定。”

追夢人顯然認了出來,但卻仍舊搖頭:“太刻意了。”

披指向『性』如此明顯的星月黑袍,簡直像故意的。要真因此輕易確認嬉命人的主事人身份,這才愚蠢。

“我要離一會。”

追夢人。

說實話,嬉命人的主事人切片和吞噬一同離,這比終於認識到嬉命人隱藏的主事人身份誰,讓追夢人在意。

嬉命人切片和吞噬走了,追夢人也離。衛洵門前隻剩下鬱和慧。天狐轉了兩圈,鼻尖頂了頂門,狐耳貼在門邊,傾聽房間內的動靜。

嬉命人切片從房間內出來的,這讓鬱和慧十分擔衛洵的安危。但通過兩人間的契約仔細感知,確認衛洵沒事後,鬱和慧終究還沒有推門去打擾他。

天狐盤坐在門前,三尾如沒有一絲瑕疵的蓮花瓣環繞身邊。鬱和慧雙眼微闔,一邊警戒四方,一邊運轉破碎的天狐內丹,汲取其中的力量。

這次事件令鬱和慧警醒,他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多時間——說來可笑,明明他現在能算特級四星的旅客,實力超出衛洵很多,但衛洵麵臨的危險卻超前。

像吞噬,或一步的某些主事人,鬱和慧目前實力都無法阻擋。

他必須儘快恢複原有實力才行。

“還要精紓解嗎?”

房門外發生的衝突衛洵無法覺察到,很快的,他的五感恢複了。但手中攥著的猩紅鬥篷失去溫度。

與猩紅鬥篷相關已經離,衛洵攥住鬥篷的手收緊,然後鬆。精世界中他睜雙眼,冷靜眸光正對上安雪鋒的眼眸。

被鳳鳥羽『毛』引來的安雪鋒眼珠金紅『色』的,像兩汪岩漿池。他這次沒有避目光,而坦然直視衛洵的臉,將他眼中臉上所有情儘數收入底,中翻湧著許多情緒,但安雪鋒的目光卻很平靜。

他鬆了衛洵的手,向後退去,如果衛洵想要斷精聯結,他不會拒絕。但在鬆手的刹那間,衛洵卻反握住他的手,上半身靠近過去,壓住安雪鋒,看起來像坐在了安雪鋒的腿上。

“做吧。”

必須要變得足夠強大才行,衛洵無比冷靜理智。

但當他們精始糾纏,氣息互相浸染時,衛洵卻趁安雪鋒放鬆之餘咬住了他的脖頸,聽安雪鋒悶哼一聲。

雖然理智冷靜……但他還很生氣。

安雪鋒沒有鬆手,也沒有推他,而任由衛洵發泄怒意。他咬破了安雪鋒的脖頸,精上的創傷比傷在身體時痛,卻也讓他們緊密聯結在了一起。

氣息通過密切接觸的創口互相浸染,難以忍受的痛苦和痛快貫穿衛洵全身,眼淚滑落,他揚起脖子,張嘴無聲嘶喊。明明想要遠離,但身體卻渴求這劇烈的痛苦與快·感,反倒貼近安雪鋒。

安雪鋒盯著衛洵近在咫尺的脖頸,他下頜繃出一硬線,眸中火『色』越來越深,到最後近乎暗紅,仿若火焰燒儘後的餘燼。人『性』的理『性』藏在餘燼中,隱約暴『露』出藏在深處的,屬於獸『性』的獨占欲。

他忍了忍,最終還咬住了衛洵喉結。

那***魔種所在的地方。

火熱滾燙的氣息烙印在那裡,仿若一個標記。卻激起了對方冰冷的不滿,衛洵沉浸在精世界中,忽然覺得呼吸不暢,好似被巨蟒纏繞緊縛,那現實世界中***的觸手纏繞上了他的身體。

泥人的身軀遇到濕氣變得比平時軟,輕易能做出任何動作。觸手纏繞間有意令自身氣息凝為『液』滴,融入糅合到泥人的身軀中。

濕淋淋的泥漿中滿飽含***氣息的『液』體,被熾熱鳳羽一次次烤乾,被觸手一次次弄濕,如此反複,最終讓自身的氣息染遍衛洵全身,留存於他身體深處。

——衛洵精染上安雪鋒的氣息,泥人身軀卻融入了***的『液』體。

這可比正經導遊和旅客間的聯結過分多了。但想讓他臟,想讓他失控,想讓他渾身布滿自的氣息。隨著氣息浸染不斷加深,衛洵額前紅『色』血滴逐漸褪『色』,隱沒。

這代表這滴血『液』漸漸被他掌控,與衛洵融為一體,不再涇渭分明。卻也隱隱像代表貞潔的守宮砂因為主體失去童貞,而消隱於無。

沒有男人看到如此情景會不激動,觸手激烈纏繞在衛洵身上,漆黑陰暗的愛意與欲·望如潛藏於底深處的猛獸除去了枷鎖。這猛獸同樣影響到了安雪鋒——他們畢竟一個人。

——五個小時的時間,真的很長。

**

“你怎麼現在來了?”

津津有味吃著薯片看直播的張星藏沒想到追夢人竟然突然來,下意識把高熱量的垃圾食品藏到身後。但追夢人卻沒空理他,隻簡短:“去歸途駐地,跟我走。”

追夢人有歸途那邊的權限,順利帶著張星藏到達了歸途的會客廳。王澎湃已經在門口等他們了。

“發生什麼事?”

追夢人會突然帶張星藏來拜訪,絕對有要緊事。

“安隊有空嗎。”

“啊這,哈哈。”

王澎湃有點尷尬乾笑兩聲,咳了下:“那啥,安隊剛歇下。”

“安隊他現在狀態這麼差嗎?”

張星藏奇怪:“我記得那會他精力充沛的很,都連夜不睡覺的。根沒人能熬得過他。”

“百曉生在嗎?”

追夢人不動聲『色』踩了張星藏一腳讓他閉嘴,跳過這個讓王澎湃尷尬的話題。

“這個,百曉生和鹿書橙現實見家長去了。”

王澎湃滿口胡謅,覺出追夢人語氣不對,正經起來:“怎麼了?”

“有什麼事跟我說。”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