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99章 補更三不能吃(1 / 2)

加入書籤

白老太太盤踞在地宮三層,是白鹿告訴衛洵他們消息。

“穿山甲探查出情報傳達給我,但卻暴『露』了行蹤,也白老太太他們抓住了。”

白鹿悲傷垂淚,呦鳴如泣血一般。

“他們是想用穿山甲引誘我過,抓了我然後搜山。”

穿山甲隻是座小湯山上,偏向山神善良妖怪,不像白鹿跟了山神無數年,對座山理解更深,一跺蹄子就探知天上山中與地下。

“而且披上我皮,以不天雷鎖定。”

白鹿是山中靈物,和妖不同,天罰是不會劈它。

妖怪們想抓白鹿,正是因為道理。

“現在它們看你自投羅網,應該高興很吧。”

衛洵挑眉,掃了眼小雪。小雪當即一激靈,連忙彙報道:“報告主人,周圍沒有其他妖氣息。

無論有是沒有,白鹿在,那群老妖們肯定不會無動於衷。

“地宮有三層?”

“不止有三層。”

話多了,白鹿膽子也大起來,不再哆哆嗦嗦,它回想道:“穿山甲座地宮總共有五層,但老妖們不敢下。傳地宮底下鎮著條龍。”

“傳?你也不清楚地宮裡到底有沒有龍嗎。”

衛洵反白鹿,卻見白鹿無奈搖頭:“我不進來。”

它輕歎道:“裡曾是山神大人府邸,哪怕山神大人在時都不會讓我們接近裡。因為是龍脈所在之地。”

起事時,白鹿有些哀傷:“數百年前大地震『蕩』,龍脈動『蕩』,生氣潰散,到處都是一派死寂之像。山神大人令我們安撫山林,自己了地宮龍脈之地,然而大人他一不返。等山林回歸生機後,白蛇曾地宮中尋找過大人,卻也再未回來。”

久而久之,裡就成了禁地。

據白鹿,山神強大無比,神威籠罩著燕山山脈與太行山脈,到處都是靈物靈獸。但山神隕落後神威也在逐年減少,到現在隻有小湯山和天壽山仍有神威殘餘,供靈獸靈物們生存。

鬱和慧道:“老妖們不知道底下有龍脈?”

“就算知道也敢來。”

點白鼬小雪倒是更感同身受:“山川大河間多少年再沒見過龍身影,所謂龍脈之地也不過隻有一些氣息殘存罷了。”

“再者,就算是有真龍又怎樣?”

它語氣有點自嘲:“吞吃靈參,白日飛仙,省得修煉數年仍是濕生卵化之輩,『毛』戴角之徒……咳咳,當然了,那般老妖們躲在山中地下潛修,多少年不見日月,雖然實力強大,但也如井底之蛙,守著老一套規矩罷了,絕對不是主人對手。”

真正,適應時代妖怪們早就跟著人類混到一起了,那些想著通過吃靈參來得到成精,很多是放不下舊日榮耀,不願放下姿態老妖。連帶著族內小妖們都跟著帶歪了。

白鼬拍馬屁手段有些生疏,畢竟也是一次沒經驗,在族內它才是黃袍老祖,是拍那。

但它很快就熟練起來了,甚至主動提出要幫忙刺探情報。

不僅是為了向衛洵遞投名狀,更重要是——

再蟲子包圍白鼬也要受不了了!

白鹿顯然是衛洵重點留意,一想到屋中每一塊青磚裡都鑽了蟲子……小雪就覺得渾身發癢。

“白鹿需要你照看。”

衛洵似笑非笑望了小雪一眼,隨口道:“再者,我也有彆布置。”

“翠導布置是我嗎喵?”

離開隔壁,回到自己房間,衛洵隨意望了眼牆角穩穩當當很是安生陶罐,本想看下玉米筍生長情況,但梅恪爾已經等在房間中了。

六尾狸花貓仍是貓態,百無聊賴『舔』著爪子,衛洵注意到他身上多了很多傷口,部分『毛』發脫落,渾身浸著血腥妖氣,顯然經過了不少戰鬥。

和陽壽鎮相比,梅恪爾想要在裡打下勢力不容易。沒有多,衛洵和梅恪爾小等了幾分鐘,門口便又又有人來。

是隱蔽行蹤,悄然前來狼人奧古斯都。

身為‘妖怪’陣營,他們景點任務是由負責妖怪陣營旅客丙二五零交代。

“怎麼麼晚。”

奧古斯都抱怨道,他雖然跟著旅隊聽了魔鬼商人交代景點任務,但那是‘道士陣營’。他一直都在等丙二五零消息,卻沒想到一氣等到現在。

都快六點半了!

“嗤。”

鬱和慧冷笑一。

晚?六點半算是太早了,簡直是福報!

要知道衛洵原本是打算做到八點!多虧安隊給力。

鬱和慧出,奧古斯都臉『色』變了變,眼中多了一分忌憚,倒是不多了。

“旅社是為了給大家更多自由行動時間以及更豐富旅程驗。”

衛洵也不在意,輕笑道:“想必旅客們朋友們一定對今晚行程充滿了好奇,那就由我來告訴大家。”

“在之前,我先給大家講故事。話在千年前,小湯山有一修煉成精,將要化形白蛇妖——”

**

“《白蛇傳》不是白素貞許仙那版。”

輪換到白小天和雲良翰看守棺材,周希陽終於解放出來,和半命道人商討晚上演出。

白小天和雲良翰實力一般,周希陽不是很放心,但很多細節必須親眼看找。周希陽便果斷留下了一塊夕陽石,和半命道人走到了地宮西側殿。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