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0、第 40 章(1 / 2)

加入書籤

("非典型咒術聯姻");

第四十章

“恭喜兄長大人。”

夜深,

所有來客以及五條家的族人終於全數散去,剩餘的族人也都暫時安置在了尚還完整的院子裡。

將一切輔助處理完後,禪院扇難得麵色帶了些許的喜意,

找到正在後半山上所造立的鐘閣前俯瞰的禪院直毘人。

“父親大人的遺願終於完成了。”

禪院直毘人撫著鐘體上歲月留下的痕跡,他曾幾何時也是敲鐘的一員,對這裡也是分外熟悉。

他含著笑意:“深雪果然不負所望,

除了「十種影法術」、「投射咒法」以外,還繼承了十餘多種術式。更是將往日教授給她的術式一一運用,

……這樣一來,

自從父親逝世後禪院家一直被五條家所壓製的場麵,也該掉一掉個了。”

禪院扇點了點頭。

“其實今天就算五條悟不幫忙說話,

以深雪現在的實力,

高層那些人也不敢說些什麼。”

提到這個,

禪院直毘人哼笑了一聲,“如果深雪最後沒有倒下的話,

他們的確不敢說什麼。高層那些人,

向來膽子不大,我們禪院雖然不像五條家與他們關係惡劣,但也沒有和加茂家一樣混入其中,能不起衝突自然是最好的。”

“的確,

深雪的身體還是一個問題。”禪院扇微皺了下眉,

“「天與咒縛」未免也太過於蠻不講理了,

已經給予了諸多副作用,還要剝奪深雪的健康。”

禪院直毘人點了點頭。

他看了眼階梯下星點的燈光,

“應當是直哉來了,正好問問他,深雪的身體如何。”

但等到禪院直哉真的走上來時,

帶來的消息,卻讓他臉上的笑容頓時沉了下去。

無論是詛咒隻解除了一半,還是深雪的咒力供五條悟任取任用,這兩件事無論是哪一件都讓禪院直毘人無法接受。

更何況……

深雪的高燒不退竟然是因為五條悟一直在持續無下限的高咒力提取,而無法好好調整體內咒力流轉平息身體的原因。這根本就是把她的生命直接交給到了彆人的一念之間,而且毫無阻止的辦法。

“五條悟怎麼說?”禪院直毘人壓著牙問。

這份詛咒的另一種更快捷的解法,那就是……殺了另一個被詛咒的人。

如果五條悟趁此機會……

禪院扇:“兄長大人不要急,如果五條悟真的要殺了深雪,之前的四年他早就動手了。”

他深吸了口氣,壓下心中的震動。

剛剛的喜悅蕩然無存。

“和叔父說的一樣,”禪院直哉想到剛剛五條悟毫不猶豫的樣子,嘴角略扁了一些,“五條悟並沒有在意我和安倍晴明在場,直接就將術式解除了。”

從這一點看,他的確算得上是關心深雪姑姑吧。

禪院直毘人或許是因為喝了酒的原因,即便聽了這些,也依舊壓不住內心的怒火。

“難道真的要我禪院與五條兩家和解才能徹底擺脫這個詛咒嗎?!開什麼玩笑!”

他之前所作的所有預想,到現在隻能成為空想報廢。

-

解除無下限和一切術式,就意味著五條悟處於無防備的狀態,但他連猶豫都沒有,直接就卸去了一身防備。醫師他們離開後,就一直跪坐在深雪的身邊,略著旁邊浸著冰塊的水盆,不停替換著濕帕。

安倍晴明歎了口氣。

他側頭看向外麵,察覺到了另一股熟悉的咒力波動。

看來今夜還真是熱鬨啊……

這些人,該來的時候不來,不該來的時候倒是全湊到一起來了。

深雪這裡應該沒有什麼大礙了。

安倍晴明思忖了片刻,起身走了出去。

障子關上前他淡聲說:“深雪是個非常孤獨的孩子,她渴望自由,也渴望著不會背離的感情……如果你對她仍然是單純的愧疚,那還是趁早離得遠遠的好。”

五條悟沒有回答。

他發現濕漉漉的毛巾蓋上去會有水順著深雪的額頭落到頭發裡,但擰的太乾又沒有什麼效果,想了想,就把自己的手浸在了冰水裡,等涼透了再擦乾,捂在深雪還發著燙的額頭上。

兩隻手輪流替換,這樣就可以保持降溫的同時,不會有水落下去了。

有些笨拙,但這是五條悟目前能想到的最妥帖的辦法。

他並不後悔自己去見了傑。

隻是在想,去之前要是好好跟深雪解釋一下就好了。

……

…………

誰的手?

涼涼的,好舒服。

深雪原本急促的呼吸一點一點的平緩下來,眉頭的糾葛也被撫平。

燒紅了的臉也暈成了淺淺的粉。

咒力緩緩平息,高燒也漸漸退了。

耳邊有零零的水聲,深雪的意識逐漸恢複過來。

她睜開眼睛,眨了兩下。

視野中的畫麵逐漸清晰起來。

是在房間裡……

她摸著額頭,隻覺得自己做了一場漫長的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