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二十九章 不能說(1 / 1)

加入書籤

第二十九章不能說

一路行至落腳的鎮子,卻是發現雙方落腳歇息的地點不一樣。

慕容複有些訝異,“連莊主要去驛站落腳?這恐怕不太合適吧,畢竟是朝廷的地方。”

連城璧笑著說道:“我家夫人乃是官員家眷,所以我這是托了她的福,這下方才能夠在驛站落腳歇息。”

慕容複的神情在一瞬間有些變化,卻是一閃而逝,“連莊主倒是不覺得奇怪啊。”身為江湖人卻在朝廷的驛站落腳歇息,這難道不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嗎?

“這倒是不會,”連城璧麵上的微笑依舊純良,“驛站之中比可真更為清淨,而且地方夠大。我帶的人多了些,在客棧的話並不好安置。”

“倒也是。”慕容複也跟著笑了笑,“既然如此,我們就隻能先就此分道揚鑣了。”

連城璧說道:“慕容公子,就此彆過。”

慕容複說道:“就此彆過。”他將王語嫣帶回了自己的馬車之上,而後騎著馬帶著王語嫣和另外四個家臣前往客棧投宿了。

沉浸在需要改變計劃的慕容複並沒有發現,以往一心放在他身上的王語嫣,似乎有了些旁的變化。

看著慕容複一行人離開的背影,連城璧的笑容變得有些玩味。這位慕容公子看著可沒有江湖傳言中的那麼好,有些表裡不一啊。因為他自己也是表裡不一的人,所以就能夠感覺得到。

在慕容複那張文雅和善的麵孔之下藏著的,到底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連城璧輕笑了一聲,果然,當今的江湖武林實在是太有意思了。不過如此正好,倒是不會叫他覺得厭煩。

到了驛站落腳,夏琬琰有些詫異地看著連城璧,“夫君,你好像有點奇怪。”有一種戰意滿滿躍躍欲試的感覺。

在她看來,連城璧是一個非常自律且自控的男人。在他的身上,似乎都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情緒起伏,而現在她卻能夠清楚地感知到他的情緒變化,真的是讓她有些奇怪。什麼事情讓他變了?

連城璧看了裁雲繡雨一眼,示意她們出去。而後他一把抓住了夏琬琰的手,將站著的人拉到了自己的懷中。“娘子覺得為夫哪裡奇怪,嗯?”

夏琬琰沒有想到連城璧會有這樣的動作,對他也向來都是毫無戒備的。她被他突然的動作弄得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想要從他的腿上站起來。

隻是連城璧卻沒有要放開她的意思,雙手緊緊地抱著懷中的人。儘管不會勒疼了人,卻也叫她走不了。“去哪兒?”

“我……我隻是想站穩。”夏琬琰一時之間有些磕巴,“你先讓我起來。”

連城璧彎了彎唇,隻是抱著人說道:“娘子還未言明,我到底哪裡奇怪了。”

發現自己掙脫不了,夏琬琰也就隻好乖乖的了。“就是你好像,有點想要打人。”她的大腿和他的貼在一起,隻覺得他的溫度都透過衣衫傳了過來,叫她整個人都很不自在。

也幸好此時房中無人,否則的話,她是一定要站起來的。坐立不安的她說話都沒有了思考,就衝口而出。而後說完了才發現好像有些不對,但又不知道該怎麼改口,整個人都顯得有點蔫。

連城璧突然就放聲大笑了起來,弄得夏琬琰一臉蒙圈。不是,她說的話難道有哪裡很好笑嗎?笑點在哪裡,她怎麼沒有感覺啊。

“娘子說的沒有錯。”連城璧停下了笑聲,一手扣著她的腰不放,一手把玩著她的右手。“我方才的確是想要和人過招,也就是想打人。”

這隻纖纖玉手上戴著他送的血玉鐲,更顯得她的皮膚瑩白如玉,叫人都有些愛不釋手了。

“為什麼啊?”夏琬琰的右手往外抽了抽,發現抽不出來就放棄了。反正她的力氣是敵不過他的,內力還是淺淺一層更加敵不過。既然打不過,那就躺平唄。

連城璧輕笑了一聲,“那個慕容複很是有意思。他的眼底的野心雖然掩飾得很好,但卻無法逃脫我的眼神。”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他們也是有相同的地方的。“而且他明明一副居高臨下的卻還要裝出平易近人的樣子,實在是叫我有些手癢啊。”

也不知道那個慕容複在高傲些什麼,儘管很細微,但他還是看出來了。那種眼神,看著就很是惹人厭煩。連城璧的下巴搭在了夏琬琰的肩窩上,垂下的眼簾擋住了眼底的嗜血之色。

他重活一世,最討厭的便是有人對著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上一世他落敗了以後,那些往日都要求他的人卻都在他的麵前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用那副樣子來可憐他。那種作嘔的模樣,他是再也不想看到的。

所以哪怕慕容複隻是擺出了一點點,但是他依舊覺得很是讓人厭煩。若不是他裝得好,說不定就要和慕容複動手了。

“是因為他的來曆吧。”夏琬琰遲疑了一下,還是繼續往下說,“姑蘇慕容家的祖宗是燕國的慕容,他們似乎還想要複國。大概覺得自己是皇室後代,所以會有些與眾不同吧。”

對了,這件事情一定要告訴爹爹才行。不管這慕容複到底能不能搞出大亂子,該預防的還是要預防,所以她還是要告訴爹爹才行。現在的皇帝可是一個好皇帝,若是換了人,誰知道會怎麼樣呢。

此行還會回去京城,為了免去這途中消息暴露的可能性,還是她親口告訴爹爹吧。

“燕國?”連城璧挑眉,“這我倒是想起來了。這都滅國多少年了,還想要複國?豈不是在開玩笑?”這都過去了好幾百年了,還想要複國?這簡直是可笑至極啊。

夏琬琰聳聳肩,說道:“人嘛,總是要有夢想的,萬一見鬼了呢。”

“娘子這話倒很是有趣。”連城璧歪頭,氣息吐在了夏琬琰的脖子上。他看著微微紅起來的那片肌膚,滿意地笑了笑,“不過說起來,為何娘子知道慕容氏想要複國呢?”

夏琬琰的心裡一個咯噔,登時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她要怎麼說,難道告訴他是因為自己看過書所以才會知道?她不知道要怎麼說,也不知道該怎麼說。若是說了,一長串的事情都要解釋。

她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夠這樣信任他,畢竟連爹娘都不知道她的來曆。可是,她又不想騙他。直覺告訴她,若是騙了他的話,她一定會後悔的。

頓時,屋內一片寂靜,氣氛似乎都凝重了不少。

連城璧開口,“娘子?”他的眸色深沉,眼底不知帶上了什麼樣的情緒。因為太過於濃重的墨色,將所有的情緒都隱藏了。

“我……”夏琬琰咬了咬下唇,“我不能告訴你我怎麼知道的。”

連城璧輕笑了一聲,“不能說就不說。”他親了親她的唇角,眼底帶上了滿意的神色。

她沒有騙他,很好。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