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859章 允兒歐尼說(1 / 2)

加入書籤

李富真一個人進了肖淺的臥室,大家看在眼裡,誰也不敢說什麼。

這就是韓國第一貴女的氣場,金泰熙和孫藝珍儘管很擔心,但什麼也做不了。

她們麵對彼此的時候,還能互相較勁,並不覺得比對方差。但麵對李富真,那真不是誰更漂亮的問題。

不得不承認,在這個世界上,人是有地位差距的。

同時兩女心底也萬分委屈。

你身為三星貴女,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為何要和我們來搶呢?

李富真就是不知道她倆的埋怨,否則的話,非得當場哭出來。

我就算是韓國第一貴女又如何?

還不是輸給了某個丫頭片子。

那個丫頭,才是你們的敵人啊。

好在這麼多人在,李富真還是要臉的,隻進去了一會兒就出來了。

看到肖淺果然隻是喝醉,並沒有被人趁虛而入,她也就放心了。

“多謝你倆了,不然的話,這個家夥指不定多狼狽呢。”

重新恢複正常的李富真,氣場賊大,說的話儼然很有女主人的風範。

孫藝珍瑟瑟發抖,雖然不認同她說話的態度,但是不敢當麵頂撞。

得罪了這位,麻煩可就大了。

金泰熙倒是玲瓏心竅,裝作不懂的樣子。

“歐尼客氣什麼,照顧好他不是我們應該做的嘛。”

沒人注意到的地方,李富真不由得捏緊了手指。好像她的五指中間,正捏著某個討厭的妖精。

隻需要她輕輕一捏,就能把妖精掐死。

然而很可惜,哪怕她是三星長公主,也做不了什麼。

金泰熙的家世是不如她,但也不是白給的。

金泰熙的父親金裕文乃是韓國最大的運輸公司老板,在韓國社會的人脈關係,那也是頂尖的。

所幸李富真睿智非常,穩重異常,並不會被這小小的事情搞亂了心緒。

“行了,他沒事,我就放心了。今晚就辛苦你了,好好照顧他。”

李富真拿得起、放得下,最主要旁觀的人太多,她也不想在這裡耗著,顯得自己掉價。反而借勢做出了安排,語氣非常的理所當然。

看似把金泰熙留下,好像給了機會。但今日這麼多人見證,誰都知道,金泰熙也不敢做什麼。

反而金泰熙好像是聽從她的吩咐才留下來的,在兩個人的地位上,李富真憑空高了一頭。

金泰熙冰雪聰明,焉能不知道她的心思。

但李富真的做法就是**裸的陽謀,她不接著也得接著。

而且也隻有她留在這裡照顧肖淺,才最名正言順。

她更不想讓孫藝珍留下,那就隻能聽命行事。

“歐尼放心吧,我會等他明早再離開的。”

“那就這麼辦吧。”

李富真露出勝利的笑意,又看向裝吃瓜群眾的允兒和知恩。

“你們兩個小家夥也不要偷懶,知道嗎?”

好吧,即使這樣了,她還弄了兩個小間諜看著,保險措施一流。

都不用她說,允兒和知恩也不放心啊。

“歐尼,我就是不睡覺,也會照顧好歐巴的。”

允兒信誓旦旦地說著,那明亮而執著的眼神,好像在月下高舉著叉子,發誓要好好守護瓜田的某人。

全都交待完了,李富真才對李美敬等人道:“夜深了,大家奔波一程,也都辛苦了。都回去休息吧,不要耽擱了明天的工作。”

李美敬和孫藝珍的經紀人巴不得立刻離開呢。

這樣的場合,他們可不想摻和。

唯一不想走的孫藝珍,卻最沒有留下的立場,隻能被經紀人領著,委屈巴巴地出了門。

那年十八,被人呼喝如嘍囉。

她發誓,總有一天,她要堂堂正正坐在這裡,再不讓人把她攆走。

回程的車裡,看著神情懨懨的孫藝珍,經紀人忍了又忍,還是沒能忍住。

“都看到了吧?還要執迷不悟嗎?”

孫藝珍隻是低著頭,揉搓著自己的手指,聲若蚊鳴。

“我不比任何人差。”

經紀人頭暈眼花,好懸把車開到樹上去。努力平複了心情,在路邊停好了車。

到底是發掘了她的人,對她十分的了解。

“孩子,肖代表確實很優秀,你被他吸引也很正常。不過你能給自己一點時間嗎?讓自己冷靜一下。好好想想,也讓時間來證明,他究竟適不適合你。”

孫藝珍豁然抬頭,看著目光裡飽含擔憂的經紀人,頑固的心終於鬆動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