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百日宴(1 / 2)

加入書籤

這裡搞不好真是仙境——

杜楠很快對自己來到的這個世界有了新的認知。

在他爸他媽的大力操辦下,他的百日宴辦的那是相當熱鬨。

不止村裡的人都來了,就連他住在鄰村的阿公阿婆也來了!

也就是他爸此生的爹娘了。

村裡的人也就罷了,鄉裡鄉親住得近,大家走路就過來了。

這裡的席辦的相當接地氣,就憑杜楠家的小院兒顯然是盛不下整個村子裡的人,這席是直接在外頭吃的,家家戶戶出桌出凳,鍋碗瓢盆大勺子,將杜家準備的大菜裝了,裝滿各式菜肴的長桌就這麼擺在各家各戶的籬笆牆外頭,就在那粉雲一般的大樹冠下,打扮一新的杜楠被他奶抱出來的時候,直接被這外頭堪稱壯觀的席麵嚇了一跳。

然後,他被他阿婆阿公的亮相方式再度嚇一跳——

他這輩子的阿公阿婆是從天而降的!

你可以想象一下那情景:一隻鳥自那遙遠的天邊、掠過斜陽與雲彩飛過來,先是一個小點,然後變大了一點,然後又變大了一點,直到杜楠發現那並不是一隻小鳥,而是一隻大鳥,那大鳥身上還載了三個人!

杜楠的嘴巴一下子張圓了。

然而讓他震驚的還在後頭,就在他旁邊,他老爸朝那三個人揮手了,還叫了一聲爹娘和小妹。

這……這輩子的阿公阿婆到底是什麼身份?杜楠驚悚了。

驚悚不過一秒半。

很快的、由於那隻大鳥越飛越低,越飛越近,伴隨著杜楠將大鳥乃至它身上的人打量的一清二楚,杜楠默然:

首先,那根本不是什麼大鳥,而是一架木頭……架子?杜楠說不好該怎麼形容,總之,那東西遠看像隻鳥,然而隻要稍微離近一些就會發現那隻是勉強做出了翅膀形狀的一個木頭架子,原本還上了漆的,隻是如今那些漆掉得七七八八,就很寒酸;

其次,那寒酸木頭架子上坐著的三個人實在忒接地氣了,兩大一小,兩個大的看著就比他奶大一點,一男一女,男的又瘦又小,女的又高又壯,都穿著短打,看著和旁邊吃席的鄉親一般無二,被他們夾在中央的是一個小女孩,那女孩倒是好看的很,雖然年紀尚小,依舊可以看出眉目如畫,雖然穿著不比周圍其他人好上多少,然而絕對可以讓人眼前一亮。不過就算再出塵的長相,配上旁邊兩人、再加上身後的大包小包,怎麼看都樸實的很。

看著老爸熱情跑過去叫人的樣子,杜楠知道:這就是自己這輩子的阿公阿婆了。

唔……還有小姑姑。

應該是小姑姑吧?這輩子的輩分關係有點亂啊,他有點吃不準。

“實在對不住啊,我家這木鳶老舊了,落下來的地方不聽使喚,原本打算依規矩停在村外的,結果怎麼也停不住,好險最後聽話了,不然非得撞上親家這圍牆不可。”憨厚解釋的人是杜楠此生的阿婆,雖然又高又壯完全超過了杜楠的想象,可是看起來很好相處。

看起來很好相處的阿婆緊接著就注意到了被奶奶抱在懷裡的杜楠。蒲扇大的手一把將杜楠拎起,徒手掂了掂,大嗓門再次脫口:

“哎喲嗬!這就是五花?哎呦嗬!十九斤二兩!這小子,肥!”

杜楠:……這阿婆到底是什麼身份,徒手就能稱體重?

很快有人回答了杜楠的疑問:“朱屠戶說是十九斤二兩那絕對是十九斤二兩,賣肉賣了半輩子,她這手比外頭的稱還準!”

那人邊說便朝朱阿婆豎起了大拇指。

原來是職業的——這是杜楠腦中第一個想法;

幸好沒跟他爸的姓——這是杜楠腦中的第二個的想法,朱五花什麼的,這名兒不能要!

將大胖孫孫攬在懷裡不住的看,朱阿婆好險沒忘了正事。

作為杜楠的阿公阿婆,他們不但要給杜楠禮物,這禮物還得比其他人重幾分,這不,他們帶過來的大包小包都是給杜楠的,將這些全部交給杜楠的奶奶不說,緊接著,一直被杜楠阿婆擋在身後的阿公終於從自家婆娘身後探出身來了,他從身後解下一個盒子。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