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這女尊男卑的異界(1 / 2)

加入書籤

哭過這第一場,杜楠徹底放下了心理負擔。

他開始變得更像這個年紀的小嬰兒一點了,餓了尿了會輕輕哼唧,不再強忍著。

這多舒服,紅屁股都沒了!

天知道他之前礙於麵子老是忍著,尿了拉了好一會兒,等到他爸媽忙完了才會示意他們,在他們注意到之前就一直屁股泡在屎尿包裡,長期以來,屁股都紅了,紅屁股的痛苦哦!誰紅誰知道!

尤其是如今他又有了杏郎。

不愧是祖祖輩輩都是乾這行的,小杏郎對他的照顧那叫一個仔細,時刻注意他的情況,沒過多久杜楠就發現他甚至都不用自己哼唧了,他稍微一動身子杏郎就知道他是拉了還是尿了,細細的根須立刻將臟了的尿布拉掉,然後架著他往大人在的地方跑。

唔,他家這位杏郎隻會脫尿布,不會換尿布,也不會洗尿布。

不過即使是這樣也幫了很大忙了。

尤其是杜楠。

杏郎的到來在他認識這個世界方麵,簡直是起了翻天覆地的作用。

沒錯,就是翻天覆地……的作用。

得虧有了杏郎,還不會走路的杜楠可以到處溜達了,先是在他這輩子的一畝三分地兒裡溜達,等到杜楠把家裡逛膩歪後,他就開始讓杏郎帶著他出門溜達。

大概是這裡的人們都是被杏郎帶大的緣故吧,也是知道杏郎們根本不會帶著孩子跑到太遠的地方,對於杏郎帶杜楠出門這件事,家裡愣是沒有一個人阻攔。

不過,等到杜楠真的被杏郎帶出去,他也就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了。

杜楠麵前是一群小娃娃,剛會坐的,滿地爬的,開始扶站的……年紀雖然大小不一,不過都比杜楠大的有限,考慮到那天百日宴上聽人說的他是這段時間村裡唯一一個百日的小娃娃,杜楠猜自己大概是這裡麵最小的,不過小的隻是他年紀,看了眼其他人的胳膊,又看看自己的,杜楠覺得自己有理由相信自己大概也是這幫小奶娃裡最……最壯的。

畢竟,他最近又長了兩斤。

=_=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看起來大小不一的小奶娃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是自家的杏郎抱來的。

想也是,這些小娃娃裡進度最快的一個也不過是剛剛能站,自己走的過來才怪。

被自家杏郎架著,杜楠舒舒服服看著眼前的小奶娃……旁邊的杏郎們。

和這些小奶娃高矮胖瘦進度不一一樣,這些杏郎也是環肥燕瘦,那個剛剛會坐的娃家的杏郎看著就比他家的杏郎大一圈,滿地爬的娃家的杏郎雖然高度/長度(?)沒什麼變化,隻是身子又粗了一圈,而那個正扶著自家娃娃學站的杏郎看著無論是高度還是粗壯程度,就更勝一籌了。

和他在所有小嬰兒中看起來最胖……壯剛好相反,他家的杏郎恰好是所有杏郎裡最瘦弱的那株。

不過,即使最瘦弱,他家的杏郎還是用儘全身力氣,儘職儘責的頂著他從村尾來到了村頭這個娃娃開會的地方。

沒錯,在杜楠看來,就是娃娃開會。

難怪大人們對杏郎帶他出門這件事毫無異議,敢情他們早就知道杏郎帶他出門也是來這種地方。

地上鋪著一張草席子,編席子用的草看著已經枯黃,顯然已經用了好些日子,不過席子卻相當乾淨,有些地方還被擦得發白,顯然是每天被人好好擦過的。

這塊席子明顯就是讓杏郎們帶孩子過來玩用的,他們這個年紀的孩子就被杏郎們帶著在席子上玩,在他們不遠的地方還有幾個明顯大幾歲的孩子,更遠的地方又有更大的孩子,不過那些更大的孩子就不是坐在席子上玩了,他們追逐著跑來跑去,玩著如今的杜楠可望不可及的遊戲。

所有孩子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們周圍都有杏郎。

而在他們這張草席子不遠的右方有一顆異常粗壯的一棵大杏樹,樹下,她們組了個棋局正在下棋。

而在她們的另一個方向,也邊是一口井,那邊聚集的是村裡的男人們,他們手上拿著衣服在縫縫補補,再不然是拿了草席在編。

=_=

沒錯,就是女人們……下棋,男人們……縫縫補補……

要不然怎麼說杏郎的到來讓杜楠對這世界的認知翻天覆地了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