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杜英(1 / 2)

加入書籤

這裡是修□□。

所謂修真,又叫修仙,有靈根的人可以通過修煉掌握神通,綿延壽數;而普通人在這個世界也不會淪為碌碌,為修仙者宰割,相反,因為生活中加入了修仙者們的一些手段,他們的生活便利了不少。

比如杜楠百日宴上他阿公阿婆乘坐的木鳶,那就是修仙者搞出來的東西,雖然是修仙者製造出來的,然而普通人也能使用,雖然價格不算便宜,可是保養得宜的情況下用個三四代人不成問題,杜楠他阿公阿婆家那架木鳶據說就是祖上傳下來的,到了他阿公阿婆這代,剛好是第四代。

村口不遠的地方有專門的供木鳶起飛降落的地方,這東西起飛的時候雖然不至於像飛機一樣噪音轟鳴、也不需要太大的場地,不過木鳶起飛降落時要掠過好多人家的院落,考慮到大夥兒的隱私問題,木鳶們原則上要停放在村口的指定場所。

這也是百日宴上他阿婆乘坐木鳶直接到他家門口向眾人道歉的緣故了。

杜楠如今就在村口,木鳶停放處掛了個很簡陋的牌子,上麵畫了個簡易的木鳶形狀,這就是指示牌了,他站在這裡待了半天,統共就有一架木鳶降落過,由此可見這裡的木鳶還是稀罕物。

他的右邊是木鳶停放場,左邊開始就是一片綿延的綠色田地。

那些田地就是他這輩子生活的村子賴以為生的東西了,搞不好也是他將來謀生的手段。

據他觀察,村裡的人家幾乎家家都靠務農為生,他們種的作物基本上就一種,那就是如今地裡這些綠油油的草,因為一點經驗也沒有,杜楠完全分不清這到底是稻子還是麥子,看起來也不是吃的蔬菜,起碼這些天他在家裡的飯桌上也沒有見過類似的菜。

這大概是一種經濟作物——杜楠一臉嚴肅地想。

“你們快看,那是嬰嬰的大胖孫子,這麼小就一臉嚴肅,和他奶一模一樣!”杜楠正在思考日後的生計問題,旁邊不遠的田地裡有人忽然高聲說笑了。

嬰嬰——是這輩子他奶的名字,第一次意識到這是他奶的芳名時,杜楠根本沒在第一時間將這名字和他奶對上號,他奶是個高瘦的中年女子,一臉高冷,嘴又毒,真心和嬰嬰這個名字不搭調啊!

偏偏他奶確實就叫嬰嬰,彆人喚她嬰嬰的時候,她一臉高冷的答應的很爽快。

聽到那人略帶調侃的話聲,杜楠一臉嚴肅的轉過頭去——

那是個一身短打的女子,大概和他奶的年紀差不多,在她身後不遠的地方還有對年輕夫婦,應該是她的女兒和女婿。

她的女兒女婿沒說什麼,倒是隔壁田地裡又有個差不多年紀的女人直起腰來,一看杜楠他們的方向,樂了。

“還真是,嬰嬰這個孫子長得和她可真像,不隻是嚴肅的表情像,就連長相都像。”對方笑道。

“長相像麼?這娃太胖了,我都沒看出他五官像誰,這幾個娃娃最近天天來這裡看我們種田,這麼小就對種田感興趣,將來怕不是幾個好把式?”

沒錯,就是幾個娃娃。

因為杜楠想要出村兒看看,他也不會說話,就是老往外頭看,他家杏郎不知怎麼就懂了,當真把他架了出來,然後他們一動,其他的杏郎也動了,跟在杜楠家杏郎的後麵,它們各自扛著各自的娃,高高低低排著隊出村了,杜楠坐在自家杏郎身上往田間地頭那麼一蹲,它們也一蹲,幾個娃娃就又和杜楠一個朝向了,可以說,杜楠在這邊蹲看了幾天,他們也就蹲看了幾天。

他們不知道,這幾天他們都快成為村頭的一景了,村裡人每每路過都會好奇的瞅他們一眼。

“是不是好把式我不知道,這幾天我倒看出來一件事。”又一塊地頭冒出個人來,這次冒頭的是個胖大嬸,說完她還特意賣個關子頓了頓,等到所有人都看她的時候她才繼續道:“這幾個娃娃每天玩在一起,體型越來越像了,都和嬰嬰家的娃越來越像了!”

其他人一看,彆說,還真是這樣!之前還沒覺得,如今一看,這幾個娃娃居然都是村裡少有的胖娃娃了!

“這個我作證,是真的。”她們正在細細辨認,旁邊一塊地慢悠悠走過來一個老爺子,背著手,他走過來彎腰摸了摸杜楠旁邊那個已經能扶站的娃娃的頭:“這是我家的小孫子,之前不愛吃東西,瘦的我們老兩口並他爹娘小兩口每天發愁,自從和嬰嬰家的娃娃玩在一起之後,胃口不知比之前好了多少,飯量翻倍不說,晚上還得加一餐,可把我家老伴高興壞了。”

“大牛,乖乖跟弟弟學學怎麼好好吃飯啊,杏郎,好生跟著嬰嬰家的杏郎,他們去哪兒你就帶大牛去哪兒,彆落下。”和其他人說完,老頭還對孫子和他的杏郎叮囑道。

名叫大牛的小奶娃有聽沒有懂,倒是他家的杏郎點了點最上麵那越長越像顆頭的斷枝,然後端著自家的娃又往杜楠那邊又靠了靠。

它這一靠,其他的杏郎也各自端著娃挪動了,竟是同時都往杜楠的方向湊了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