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媽呀!那個人也來了!(1 / 2)

加入書籤

看著連滾帶爬撲倒在自己腳邊的大牛,杜楠有心想問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沒多久他就發現這根本不可能。

你怎麼連話也說不明白——杜楠看著哭花了臉的小黑胖,一臉無奈。

不過他很快想到:他自己也說不明白啊!

這還沒捋順溜的舌頭!

不能說就用看的,杜楠目光如炬在大牛和他家杏郎身上掃了一遍:大牛還好,身上雖是臟了點,倒也和他之前的樣子區彆不大,不過他的杏郎“頭”邊上的一根枝條卻斷了。

大牛的杏郎是幾個小杏郎裡最大的,也是最愛花哨的,其他杏郎還木頭木腦隻知道抱孩子的時候,就它偷偷摸摸在疑似頭的主體最粗的枝條……的旁邊悄悄長了一支嫩嫩的細枝,上麵固定隻長三片嫩綠的葉子,這讓它看起來與其他杏郎格外不同。

如今,那長了三片嫩葉子的枝條斷了,斷枝就在幾個小女孩中正中間的丫頭手裡。

行吧,不用說了,他已經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

任由大牛哭濕了自己的開襠褲,杜楠扶著鋤頭轉向了幾個女孩。

一共六個女孩,比自己這邊人數多一個——杜楠先是習慣性的清點了一下人數,不過他很快對自己的習慣無語了:就算自己這邊的人數多一個又怎麼樣?自己這邊平均年齡一歲,對方可是看著五六……七八歲?

杜楠在判定小孩子的年齡方麵並沒什麼把握,不過對麵這幾個女孩子顯然年紀不小了——話都能說利落了,都能欺負小孩了,這就不小了。

隱隱將幾個小夥伴掩在自己身後,杜楠看向拿著斷枝的那個丫頭。

那個女孩看著大概有五六歲?他印象裡沒見過這個女孩,好吧,其實他對其他幾個女孩也沒什麼印象,村裡的孩子性彆涇渭分明,男孩和男孩玩,女孩和女孩玩,而且這裡的男孩在大人們眼中更需要照顧一些,大人們將他們分在村人平時比較多聚集的村頭,而女孩們則沒什麼人管,她們更喜歡去通往後山的村尾。

不過大人們呢?需要他們的時候全都不見了——看著底下空無一人的兩棵大樹,杜楠手持鋤頭立得穩當,目光牢牢鎖定那個女孩。

帷帽下,杜楠的目光是犀利的,起碼他自我感覺很犀利,可他太小了,這個舉動非但沒有震懾住對方,對方理都沒理他。

杜楠:=_=

“孫桃,你這樣不太好吧?你把人家小孩子的杏郎身上的枝條折斷了。”女孩的同伴皺了皺眉頭,她身後也跟著一名杏郎,和杜楠這些事事需要杏郎照顧的小豆丁不同,她們這年紀的孩子已經不喜歡杏郎離自己太近了。

“還不是因為你們不讓我動你們的杏郎?你們都有杏郎,就我和妹妹沒有,我好奇!”這女孩個子不高,年紀應該也不會太大,不過說話已經利索。

就是這話很不中聽。

她說著,將手裡的斷枝扔給旁邊一個比她略矮一點的女孩,那女孩又矮又瘦,其貌不揚,拿著斷枝把玩了一會兒,很快就不感興趣的丟開了。

“你們放寬心,這些小豆丁這麼小,話也不會說,我就算欺負了他和他的杏郎,隻要你們不說,他們又怎麼可能告狀呢?”那女孩又道,說完,還一臉乖巧看了其他人一眼:“我們可是初來乍到,村長讓你們領著我們姐妹玩,還讓你們不要欺負我,你們不會一開始就拿這件事去告狀吧?”

其他女孩就猶豫起來。

她們就是普通的鄉下小孩子,她們隻知道不能欺負大人不讓她們欺負的人,可是大人不讓她們欺負的人欺負了其他人,這要怎麼辦呢?她們有點轉不開了。

這一轉不開,她們就愣住了,而這樣一來,那小女孩自以為攔住了其他人,轉而又將注意力放在了杜楠等幾個小孩子身上。

“這些都是你們村兒的男娃娃嗎?你們村兒的男娃都這麼黑嗎?還這麼胖……”她一邊說一邊朝杜楠等人所在的草席方向走,她的視線最終落在杜楠身上:

“哈哈哈哈哈,你們看這個矮豆丁,他還戴著帷帽,鎮上隻有那些大戶人家的好看男子才戴帷帽,怎麼說,他莫非是你們村兒最好看的男娃娃不成?”

“我要看看……”那女孩說著,伸出手就向杜楠的帷帽抓去。

怎麼有這麼討厭的小孩子?雖然從上輩子就知道不能忽視任何一個小孩子,可是這麼討厭的小孩子,他還是第一次遇見……

杜楠握緊了手裡的小鋤頭,他正在評估自己如今這小身板對上小女孩的可能性,他家杏郎已經勇敢的擋在了他的身前。

不過他家的小杏郎快,另外一道身影更快,還是從對方那邊跑過來的。

一道細瘦的身影將他和他家杏郎護在了身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