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杜楠的新任務(1 / 2)

加入書籤

一開始隻有杜楠動手而已,沒過多久席子上的小夥伴們也來了。按理說這個年紀的小娃娃根本沒有幫同伴打架這個概念,他們就知道大人吩咐了,肚腩去哪兒他們就去哪兒,肚腩乾什麼他們就學,就算他們沒聽懂這個吩咐,這不是還有他們的杏郎嗎?

每天端著自家的娃跟著杜楠跑了這麼久,杏郎們駕輕就熟的在杜楠一動手的時候就行動了,幾乎是同一時間將自家的娃端了過來,自家的娃娃們也爭氣,被端過來之後立刻有學有樣,沒有鋤頭他們就用小拳頭捶,還在睡覺的……沒關係,他至少有體重,彆小看這些小黑胖,對於大人們來說,他們充其量有點壓秤,對於另外一個小孩子,哪怕是年紀是他們三倍的小女孩,這些重量足夠把她壓得死死的,就算她能掙脫這五個小娃娃也沒用,還有五位杏郎幫忙壓著她呢!

如果說其他三隻豆丁隻是習慣性的過來湊數的話,那大牛就是實打實的報仇。

他一邊哭一邊打,嘴裡還說著:“壞!”“壞!”“壞!”

五個平均年齡一歲的小屁孩把一個五歲的小屁孩按在地上打這個畫麵實在太過驚人,以至於周圍唯一可以阻止他們的女孩們都驚呆了,整個過程中她們壓根沒想起來去阻止。

就這樣,夥同自己的四個小夥伴,杜楠將小女孩揍了一頓。

然而,雖然是團體作案,然而等到村裡流言蜚語冒出來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就成了:杜嬰嬰家的黑大壯把新來的老孫家的大孫女打趴下了。

團體變成了單兵。

對於這個新聞,村裡百分之八十的人家都是完全不信的。

杜嬰嬰家的小孫子確實又黑又壯,可是他再黑再壯也是個才十一個月的小娃娃,一周歲都沒有哩!怎麼就能把老孫家的孫女、還是“大”孫女揍趴下了?

老孫和老孫家的閨女她們都見過,又高又壯還又黑,她們才是真正的黑大壯,她們自己都長這樣,生出來的孫女又能弱雞到哪裡去?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閨女會打洞啊!

偏偏老孫家生的老鼠……真不會打洞。

老孫和老孫家的閨女確實又高又壯沒錯,可是她們家的孫桃真的不高也不壯,再加上她鼻青臉腫的倒黴模樣實在挺有說服力,村裡人隻剩下百分之四十的人完全不信這個新聞了。

於是村裡又悄悄興起另外兩條流言——

第一條是關於杜楠:杜嬰嬰家的孫子是真壯!這麼點就能把年紀是他五倍的丫頭揍趴下,等他長大了不得更了得?!

第二條還是關於杜楠:老孫家的大孫女為什麼被揍啊?因為她手賤揭了人家的麵紗,不止手賤她還嘴賤,她居然嫌棄人家黑大壯了!然後黑大壯就惱羞成怒,把老孫家的弱雞揍了。

甭管這兩條流言聽在其他人耳朵裡是什麼感觀,反正聽到杜嬰嬰耳朵裡就剩下兩點:壯!又黑又壯!

你爺爺的!一個男孩子家,才這麼小就得了這麼個名聲,以後可不結結實實砸手裡了?

心裡咯噔一聲,她本能覺得不妙。

於是她惡狠狠的殺向了孫桃她家。

她是準備充足才殺過去的,這件事她壓根沒想著問杜楠,她直接找了村裡的丫頭們,沒過多久就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問出來了,問完事情的始末,她還抓了年紀最大的一個丫頭,直接去了杜楠的同席家,呃……就是和他一張席子玩耍的小夥伴家,讓那丫頭把對她說過的話又對那幾家子說了一遍,說的另外幾家也義憤填膺了,這才集齊人馬一起黑壓壓殺到了村尾。

村尾,就是那新來的孫家了。

孫家是外來戶,也不能說是全然的外來戶——她家幾代之前正是這村子裡的村民,後來也不知道是發達了還是其他什麼原因,總之出去了,然後前段時間又忽然回來了。

幾代之前就遷出去了,又是舉家遷走的,村子裡早就沒她們什麼親戚了,不過她們卻不像是落魄後沒辦法才回來的,一家子穿著不錯,回來又大手筆修葺了老房子,還請全村人吃了席,席上的吃食相當不錯,這倒讓村裡的人沒敢瞧不起她們。

不過這是今天以前的事兒了。

杜嬰嬰,脾氣在村裡是出了名的又臭又硬,一個人把閨女拉扯大,又當爹又當娘,這意味著什麼啊?這意味著她不光乾得了女人的事兒,還乾得了男人的事兒←哦,這邊世界男人們的事兒,比如……

罵街。

根本不進孫家的門,把大門踢開之後,她直接堵在門口開罵。這是位邏輯清晰的女士,她一邊罵還不忘記把這件事的因果說了一遍,特彆是將孫桃那幾句特彆招人嫌的話重點敘述,挑明了是對方是先來欺負自己這邊的小孩子的,直接讓村裡人對孫桃起了反感。

對了,她還很有技巧的先用大嗓門把村裡的人都勾搭出來看熱鬨,等到人聚集的差不多,她才有條有理的將事情這麼一說,除此之外,她的時間還卡的特彆好,剛好是村裡人都在家閒著沒事乾的晚飯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