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那個人烤的鳥蛋(1 / 2)

加入書籤

那個人第二天一出門,杜楠立刻拍拍杏郎,示意杏郎帶自己跟上。儘管他爸反複叮囑他不要往山裡跑,可是他現在顯然決定不聽了。

臨走前,杜楠表情嚴肅的對著自己的小夥伴們比劃了一下,示意其他人不要跟著自己,確定杏郎們都停下了準備跟上的動作,他這才放心離開。

不過,顯然他放心的太早了,就在他離開沒多久,杏郎們該抱娃的抱娃,該收拾草席的收拾草席,沒多久就利索的朝杜楠離開的方向追去,還高高低低排了一隊!

等到杜楠再次跟丟了對方,回頭卻發現不知何時跟上自己的娃娃小分隊時,心裡的鬱悶可想而知。

他大概不是一個很好的獵人——不但追不上自己的獵物,連自己什麼時候被追上都沒知覺。

不過這也不怪他,杏郎們走起路來原本就沒什麼聲音,隻會偶爾發出沙沙聲,混在森林裡,就和風吹樹葉的聲音差不多。

“又是你們。”就在他看著後麵高低不齊的小夥伴們懊惱的時候,那人的聲音又從旁邊忽然冒出來。

轉頭一看,杜楠果然再次對上了那人的臉。

依舊是笑笑的眉眼,不過,白皙的額頭上卻多了一道長長的傷口。

不是剛弄出來的傷口,卻也不是陳舊傷。

看新鮮程度,大概也就是昨天晚上出來的——經曆過上輩子,杜楠多少對傷口比一般人了解。

因為注意到這道傷口的緣故,杜楠打量那人的時間就有點長,打量的那人都眯了眯眼了,他這才一個激靈,然後下意識的摸摸口袋,半晌“啊”的一聲,把從口袋裡掏出的東西遞到了那人麵前。

一顆小紅果——剛好杜楠如今的巴掌那麼大,是他上午的加餐。

這種果子皮很薄,杏郎們的枝條就可以刺穿,裡麵的果肉就像濃稠的果汁一般,吸著就能吃,因為簡單易食,這種果子成了村裡一歲左右孩子們的標準外出零食,不止杜楠,旁邊大牛他們的兜兜裡也有至少一個這種果子。

眼瞅著杜楠從自己兜裡掏出了一個紅果子,其他四個娃立刻有學有樣的摸向自己的兜兜,沒多久,另外四個小巴掌也伸到了那人麵前,前三個小巴掌裡也是水靈靈的小紅果,到了最後春雪……呃……這娃能吃,他已經把自己今天的小紅果吃完了,沒辦法,他隻能掏出了一顆蛋。

“嗯?”看著五隻肉肉的小巴掌和他們掌間的各種吃食,那人歪了歪頭:“給我的?”

也不點頭,杜楠隻是繼續遞著巴掌,其他的小娃娃自然是和他一樣,眼瞅著幾個小娃娃沒有把東西拿走的意思,那人隻能從他們手裡拿過了那些果子和雞蛋。

拿過東西,那個人並不吃,而是用兩根手指夾了一顆紅果細細打量,大概是以為她和自家的娃娃一樣不懂得怎麼吃著紅果子了,大牛的杏郎還從旁邊伸出一根枝條幫她刺破了果皮,紅色的果汁噴出來,流了她一掌心,還有幾滴噴到了她的衣服上。

一瞬間,杜楠差點以為她會生氣,不過並沒有。

他看到那人抬起掌心,就著掌心舔了舔流在那裡的汁水,然後抬頭看向他們:“好甜。”

“謝謝。”他還對大牛的杏郎道了聲謝。

然後才慢條斯理的將手裡的果子慢慢吃完了。

儀態這種東西,大概有一部分是先天的,同樣一個吃紅果子的動作,杜楠內芯還是個大人呢,然而吃起來依舊挺不雅觀,之前他還安慰自己——這玩意兒要用吸的嘛!有幾個人能吸的雅觀?

偏生他今天就見到了個把“吸”這個動作做的非常優雅的人。

一手拿著杜楠他們給他的其他吃食,另一隻手輕輕捏住被刺開口子的紅果子,她慢慢的吸,期間一點聲音也沒出,沒過多久,她的手裡就剩下了一個被吸得癟癟的小紅果皮。

“還想麻煩你一下。”緊接著,她又捏起第二個紅果朝向大牛的杏郎了。

大牛家的杏郎便利索的又給她戳了一下。

一點也不浪費地吃完最後一個蛋,那人伸出一隻手擋在嘴巴前,輕輕打了個飽嗝,然後才看向他們,這一回,她的表情還有些鄭重:

“謝謝你們的果子,我總算吃飽了。”

哎?這句話的意思是……她本來是餓著的嗎?孫家沒給她吃飯嗎?

杜楠的腦袋上半晌飄出個問號來。

“不過,這些是你們的家人給你們帶的食物吧?給了我,你們幾個小娃娃豈不是要餓肚子了?”那人說著,拍拍身後的草屑站了起來:“餓肚子的感覺很不好,可不要餓肚子。”

最後一句話她說得喃喃,也不是對他們說的,杜楠看她環顧了一下四周,半晌朝一個方向走去,臨走前還伸手點了點他們幾個:“不要亂跑,在這裡等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